社評/拜登向左轉 和中國競爭

本報訊
·4 分鐘 (閱讀時間)

美國拜登總統就職百日前夕到國會發表演說,展現強烈企圖心,一掃外界對其體力與雄心的質疑。他提出具體的國力振興計畫,承諾將團結美國。在對外關係上基本沿襲川普路線,以中國為主要競爭對手,強調美國製造、購買美國貨,重視盟邦關係並強調回歸國際領導地位,但並未做出太多承諾,重點在內部改革。

拜登對社會福利改革下猛藥

拜登宣布投資1.8兆美元推行「美國家庭計畫」及日前已推出的「美國就業計畫」。針對美國國力衰退、社會分裂、貧富失衡等諸多問題,都提出解決方案,也頗能對症下藥。

拜登將在教育上投注大筆經費,從幼教到大學,構想十分宏大。比如在全國實行小學學前教育、斥資2250億美元用於幼托服務,讓每一個有孩子的家庭,每個月至少獲得250美元補助、高中畢業生可接受兩年免費社區學院教育,有助於公民素質的提升與社會矛盾的化解。

由於全球化以及自動化的影響,美國產業失衡,傳統製造業工作機會大量流失,剩下的不是低薪服務業,就是高薪但就業門檻高、機會少的高科技或金融產業,這正是川普主義崛起的溫床。「美國就業計畫」著力投資公共交通、鐵路、機場、供水管道、道路橋梁、高速網絡等基礎建設,一方面解決美國基礎建設落後的問題,一方面也解決大量工作尤其是藍領工作機會流失所造成的社會矛盾,從根本解決失業或偏鄉白人的失落感,減少白人極端主義的激化。

華人導演趙婷的電影作品《游牧人生》在本屆奧斯卡獎上大放異彩,該作品赤裸裸地呈現出美國富裕表象下底層人口的悲哀。美國的社會保險網在富裕國家中最為落後,甚至一些人類發展指標還落後部分發展中國家。2017年聯合國人類發展報告指出,美國人的平均壽命為79.2歲,在世界上排第40位,還低於智利、哥斯大黎加和古巴等拉丁美洲國家。根據美國國家貧困中心的研究,擁有大學學歷的白人男子平均壽命為80歲,教育程度較低的非洲裔美國男子則是66歲。拜登在演說中重申強化醫療保險,改革失業保險,也希望提高勞工所得與福利,寄望工會發揮功能保障勞動權益。

拜登的國會演說是1960年以來最大刀闊斧的社會福利改革計畫,一共要花6兆美元,這還不算川普時代的紓困支出。但問題是錢從何處來?拜登念頭動到富人身上,計畫將最富有美國人的所得稅稅率從目前的37%提高到39.6%,收入超過100萬美元以上的美國人資本利得稅率,將從目前的20%提高到39.6%。拜登政府預計通過這些加稅措施將在10年內徵得1.5兆美元的稅款。

負責任大國應有的作為

拜登在演說中對於雷根經濟學的「涓滴效應」提出批判,他不認為降低企業和富人稅來刺激商業投資,最後會逐步惠及經濟低層群眾。透過賦稅重分配、福利發放以及政府創造就業,才能改善社會平等。有經濟學家指出「拜登主導的抗疫大戰,正在演變為對抗不平等,堪稱是雷根經濟學的終結。」

拜登看上富人的口袋,但能否如願還有待觀察。第一,拜登政府在參議院只是微弱多數,期中選舉過後更不樂觀。大法官中保守派占大多數,一旦訴諸法律,勝算不大。加上鈔票對政治的影響有時更勝於選票,金權政治下,得罪巨豪富室難以想像。第二,美國社會傳統重視個人主義,對社會主義抱有疑懼,反對大政府、政府過度干預和社會福利依賴。雖然經歷新冠疫情的肆虐,隨著經濟復甦,對於政府對經濟、家庭、教育等方面的介入,人民共識不高。別忘了川普還有7千多萬票,社會保守力量仍然很大。第三,富人避稅和資產轉移的方式很多,新稅率能否徵收得到是一大疑問。除非像《二十一世紀資本論》作者皮凱提的建議,設立一個全球累進的財產稅系統,並建立國際合作機制。但問題是,誰會把肥羊往外推呢?

拜登偏左的宏大計畫無論是否成功,都代表美國與中國的競爭,不只是地緣政治的爭逐,也不限於經濟與科技較量,而是制度性的競爭,美國正在努力證明民主體制在社會、經濟與政治的優越性。以人民福祉為出發點的制度競爭將有助於人類共同的福祉,這樣的大國競爭才是負責任大國應有的作為,台灣內部有政黨競爭,外部與大陸競爭,更需要以人民福祉為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