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日本可以是印太地區棋手

本報訊
·5 分鐘 (閱讀時間)

美國總統拜登積極重新拉緊與盟國的關係,在印太戰略中,首重對日外交及美日安保合作,謀求一致的對中政策步調,促使日本在外交上往美國傾斜。在美、日「2加2」會談的《共同聲明》中直言,中國的行動與國際秩序不一致,造成美日同盟與國際社會面臨挑戰,此被視為1972年日、中建交以來日本對北京最露骨的強硬發言。日本不再避諱與美國共同直指中國的不是,無疑將日本推上美、中戰略對立的直接當事國,難以扮演美、中之間緩解緊張的「中介者」角色,頓時使中日關係改善失去動力,出現滑坡的現象。

中日關係將出現滑坡現象

對此,大陸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批評日本「甘願仰人鼻息,充當美國的戰略附庸」。無獨有偶,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會見日本駐北京大使垂秀夫時亦抗議美、日對話涉及台、港及新疆等問題,認為「嚴重破壞朝著良好方向發展的中日關係」。北京以近年來少有之嚴厲口吻示警中日關係可能倒退,日本首相菅義偉的對外政策似乎難以延續「安倍外交」既維繫美日同盟,又改善中日關係的左右逢源態勢,而漸失平衡。

其實,大陸實施《海警法》使自民黨中的右派撿到槍,壓縮「日中友好」的聲量,大陸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聲稱,頒布實施《海警法》是例行的國內立法,不針對特定國家,完全符合國際法。但日本仍認為《海警法》實施,不僅是法律戰,更為中國以力量改變釣島現狀的意圖展現。日本外務大臣茂木敏充說明日本對中國在東海的研判,認為「日、中在東海問題上變得敵對起來」。面對中國存在於釣島的新情勢,美國除重申支持日本對「尖閣」的「施政權」,更矢言「尖閣保護」,承諾介入在釣島發生的緊急事態,此亦暴露日本自衛隊無法自力對應釣島情勢的戰略窘境。

為因應東亞的變局,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與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擬議今年9至11月間舉行動員全軍約14萬人規模的演習,此距前次1993年的類似演習已逾28年。據悉,美、日將以「奪回尖閣(釣島)」為演習想定,且以黃尾嶼(久場島)與赤尾嶼(大正島)兩處美軍過去的炸射練習場為演訓地點,而「外國武裝勢力侵奪尖閣」的想定顯然針對中國而來,意味中國取代俄羅斯成為美日同盟的頭號假想敵,此勢必嚴重衝擊美、日與中國的關係,甚至升高東海緊張。

未擺脫對美從屬慣性思維

釣魚台列嶼為日本與兩岸間具主權爭端的島嶼,若在釣島範圍內的黃尾嶼及赤尾嶼進行美、日大規模聯合軍演應是打破「現狀」的舉措,此不符美國在釣島爭端堅守「維持現狀」之既定立場,亦使中、日難以透過對話管控釣島爭端,平添東海波瀾。美國在外交上既然呼籲降低衝突,鼓勵、支持爭端各方對話,即不應在爭端所在的釣島協同日本舉行對抗性的軍演,此不僅無助於爭端的緩解,更易招致日、中衝突,使美國捲入,事態擴大為美、中的戰爭,戰火延燒至相鄰的台海,屆時日本亦將成戰場,難以脫身。

美、日在「2加2」會談中論及「台灣有事」,憂心南西諸島遭到捲入,日本控制的釣魚台列嶼將不保,日本自衛隊須與美軍共同進行從「東北」轉向「西南」的戰力驗證,以因應不測。然而,在釣島大動干戈的演習反將適得其反,令日本安全上顧慮的「尖閣有事」從演習想定走向現實危機。

菅內閣在美、中的激烈競爭中,藉倡議釣島軍演,公開站邊助美,凸顯日本保守派「對美從屬」的慣性思維,但「過度追隨」美國的戰略目標,將失去印太戰略的話語權,淪為美、中對抗的「棋子」,陷入中日關係較中美關係更形惡劣的外交不利局面,壓縮日本安全戰略的迴旋空間,難以走出「戰敗」,對亞洲秩序做出貢獻。此應非日本近代「亞洲主義」的初衷。

美國對日本釣島「施政權」的支持及適用《美日安保條約》第5條的承諾雖不是空口白話,但絕非「尖閣有事」美國必出兵相挺的法律保證,對此日本有識之士心知肚明。若換個角度思考,台灣寄望「追隨美國」的日本在「台灣有事」時挺身而出,亦有違現實。

中國是日本搬也搬不走的鄰居,應汲取歷史教訓,被冷戰構造遺緒制約的「對美從屬」不是因應中國崛起的有效路徑,日本須耐心摸索與中國「交往」的方法,始能走出「戰敗」,以「自立外交」的姿態,在印太地區扮演「棋手」,而不受制於大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