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蔡政府崩潰之路

·4 分鐘 (閱讀時間)

數位振興五倍券開放綁定,一上線就大當機,紙本五倍券開放預定,也出現排隊人潮,行政院長蘇貞昌洋洋得意,稱五倍券大受歡迎。但立委高金素梅不以為然,指去年買口罩要排隊、登記紓困要排隊、領三倍券要排隊;今年快篩要排隊、預約疫苗要排隊,五倍券又要排隊,疫情下「人民生命財產損失慘重,還要被政府驅遣跑斷腿」。台灣出現「排隊經濟學」,絕對不是人民的享受,而是政府製造的「活受罪」。

民眾被迫爭搶與排隊

「排隊經濟學」是匈牙利經濟學家亞諾什‧科爾內在1980年代,針對東歐社會主義國家經濟問題所寫《短缺經濟學》一書中的概念,主要是說,社會主義制度下,國家與企業間的「父子」關係,造成企業利潤動機薄弱、預算約束軟化、官僚組織臃腫、行政控制過多等問題,加上資源先天的限制、上層決策錯誤、企業經營者和消費者的自利行為,往往造成物資短缺「求過於供」的問題。

「短缺」進一步影響了人民生活質量的提高,也造就「賣者」支配「買者」的社會關係,民眾為了獲得所需物品,往往要為尋找、等待、排隊而付出代價,還經常得忍受賣者或物資分配者粗暴無禮和漫不經心的對待。

科爾內「排隊經濟學」的研究對象,是冷戰時代東歐社會主義國家,拿來檢視民進黨治理下的台灣卻若合符節。正如高金素梅所批評,從去年口罩到今年五倍券,民眾一而再被迫到街頭排隊,付出時間與體力代價,才能得到所需物品。分析起來,民進黨政府的威權心態,偏向採取「資源限制」策略,才會讓人民到處排隊。

新冠疫情初起,口罩出現「資源限制」現象,政府組成「國家隊」主導生產與分配,並協調與配置人民用量,供給因而逐漸充裕,口罩短缺是因為疫情突然爆發,事起倉促可以理解。疫苗是另一次「資源限制」,迫使人民在大太陽下排隊施打,究竟什麼原因造成疫苗短缺,是指揮中心刻意、疏忽,或是外部干擾,要等疫情結束,監察院或反對黨調閱文件調查才能確知。至於五倍券,是政府發錢鼓勵人民消費,希望刺激經濟,絕無「資源限制」問題,卻因為蘇內閣堅持不肯發放現金,而要印製五倍券,讓人民再排一次隊、又受一次罪,蘇內閣卻自詡為「德政」,真是高高在上不知民間疾苦。

蘇貞昌所謂「德政」,是政府製造「短缺」,讓人民在領五倍券時付出時間與體力成本,感受到政府的存在,因而產生「德政」的感覺。這就延伸到「短缺經濟學」所稱國家與企業的「父子」關係。社會主義國家政府嚴密控制企業,出發點是把企業當成控制人民的工具,政府控制企業,企業控制人民消費,食衣住行被政府控制,人民還能造反嗎?

民進黨的蘇東波之路

這也是中國傳統「作之君、作之師」的觀念,國家或政府是「人民的爸爸」,兒子還敢造老子的反嗎?不幸的是,社會主義國家做「人民的爸爸」想法,在1980年代末就破滅了,蘇聯東歐集團垮台後,政府不再是「人民的爸爸」。在民主國家,包括台灣在內,政府是人民的公僕,這是誰也改變不了的。

但是,蔡政府就是不信邪,以為掌控國家機器就可以為所欲為。政府忘了自己是公僕,卻以驅使人民排隊為樂,還認為人民會感謝政府「德政」,但人民不吃政府這一套。這次國民黨主席選舉,張亞中儘管被定位為「紅統」,卻還能獲取3成總計60632張選票,代表民進黨執政5年,一再用「紅色恐慌」威嚇人民,但支持九二共識的選票並沒有被嚇跑,反而更緊密團結起來,未來將是國民黨反制民進黨「紅色恐慌」的基礎力量。

張亞中所彰顯的九二共識基本盤,也讓大陸看清台灣的事實,就是台灣人民還是有一部分人堅定不反中,朱立倫當選國民黨主席,中共總書記習近平隔天就發給國民黨賀電,展現大陸對國民黨支持兩岸和平穩定的信心。朱立倫也在第一時間勇於以堅持「九二共識」、「反台獨」回應習近平,將讓國民黨重新奪回兩岸關係的發言權。

這就是蔡政府執政5年所造的業,他們強奪國民黨黨產,造成國民黨資源「短缺」,製造國民黨支持者的怨氣。放在整體台灣層次,蔡政府施政刻意製造「短缺」,迫使人民排隊,人民滿腹怨氣。這許多怨氣,將跟民進黨算總帳,讓民進黨在2024年走上「蘇東波」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