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中共建黨百年,習近平應誠實面對問題

·3 分鐘 (閱讀時間)

今年七月一日是中國共產黨建黨一百周年之日。中共從一九二一年創黨之初的十三名共產主義小組代表,成長為擁有超過九千兩百萬名黨員的超級大黨,更在短短數十年將中國大陸從一窮二白、瀕臨亡國的邊緣,翻轉成為當今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如今中國大陸的政經實力讓中共政權興起「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這種起伏歷程在人類史上堪稱罕見。

當習近平於二○一二年接替胡錦濤、出任中共第五代最高領導人時,他就提出慶祝中共建黨百年及中共建政百年是其兩大目標。然而,誰都無法預料,在習領導之下,中共體制、乃至於整個中國大陸短短十年間會有如此天翻地覆改變:權力集中於一人、重返毛澤東時代的與歐美民主國家對抗路線、剛萌芽的中產階級意識被民族主義取代及國家全力整軍備戰等。

但是,顯然現階段的中共領導人並未因政經實力快速增強而更有自信,因此中國大陸的政治經濟環境更加左傾,鄧小平定下的集體領導及隔代接班兩項制度都被習近平終結。表面上是政權因打貪腐收效而更加穩固,深層意涵應該是習等人對失去領導威信的擔憂。

要知道,當政權的存續需要倚賴人民對領導人的歌功頌德,才能鞏固其統治合法性時,不僅自曝其內心恐懼,更是充滿諛詞連篇的心虛。中共為建黨百年出版的《中國共產黨簡史》,四分之一篇幅竟然在吹捧習近平擔任八年多總書記消弭貧窮、打造小康社會及追求中華民族復興的貢獻等政績。對比起鄧小平一九七八年上台,還敢誠實面對毛澤東的錯誤,如今中共卻又重新造神,令人感嘆歷史發展的弔詭。

為了彰顯自己不同於歐美民主制度的統治成就,中共統戰部日前公布其「中國新型政黨制度」,標舉「在這個制度下,既沒有反對黨,也沒有在野黨」,強調中國大陸施行的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換言之,在無法將一黨專政自圓其說為普世接受的民主之下,中共另闢蹊徑,力圖以本身打造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路線與歐美民主制度相拚搏,爭取國際聲量,希望能早日進入世界強國之列,以恢復「民族復興」達到共產黨永久掌權的目標。

然而,從中共處理香港事務的手法來看,非但難以服眾,更無法取信於其他國家,根本原因就在於其執政違反基本的人性需求,即便中共意圖以民族主義支撐其做法的正當性,但仍遮掩不了其不信任自己人民的本質。從前蘇聯集團垮台的歷史經驗來看,如果習近平等人不誠實面對問題,中共遲早也難逃歷史宿命,因為違反人性需求的政權是難以長存的。

對外界而言,中共既是挑戰也是機會,唯有正確認識中共政權之本質,才能確實掌握其政策走向,並深入理解中國大陸的未來發展,甚至藉由交往進而影響其人民思維。

對兩岸關係而言,民進黨固然可藉炒作仇中激情贏得選舉,但兩岸對抗絕非台灣之福。許多觀察家早已示警,當前美國與中共陷入意識形態對抗,台灣不見得能獲利,因為台灣在攸關兩強重大利益的地位完全不同輕重。值此中共建黨百年的十字路口,台灣應憑藉自身優勢,發揮和平槓桿作用,甚至進一步成為改變中國大陸的華人典範,這才是化解台海對峙的釜底抽薪之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