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把修憲當兒戲,民進黨是在急什麼?

·3 分鐘 (閱讀時間)
立法院昨起啟動臨時會,在野黨反對處理修憲和地制法修正案。(中央社)
立法院昨起啟動臨時會,在野黨反對處理修憲和地制法修正案。(中央社)

立法院昨起召開臨時會,民進黨黨團打算一併處理中央政府及海空戰力採購特別預算兩大預算案、攸關新竹縣市合併升格的《地方制度法》修正條文和蔡政府認為最迫切的修憲案,期盼趕得上年底的九合一選舉,同時舉辦修憲複決投票。但在野黨已表明「恕不奉陪」,重申不能倉促修憲,況且地制法涉及層面廣泛,連行政院都提不出版本,所以在野黨「一定強烈反對」。

民進黨要在短短三個星期的臨時會期間,以審議今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案為由,順帶強行要脅在野黨配合處理修憲條文及地制法草案,一舉達到政治盤算,其「司馬昭之心」不難理解:拆解中華民國憲政體制或操弄國家認同,並且分裂國民黨傳統票倉,目的就是為了鞏固執政優勢。

眾所周知,憲法乃國家之根本大法,因此無論是修改或增補,所需過程是何等嚴謹,豈容某一政黨上下其手、為所欲為!就以美國憲法修正案為例,不僅需由國會兩院的三分之二投票同意提案,還需經由全美四分之三的州議會表決批准,整個修正案才會通過。雖然耗時費日,但經由這些漫長的立法長程序,各政黨才能充分理性討論,社會大眾才有表達意見的機會。

根據最新媒體報導,立法院目前共有七十五項修憲提案,其中民進黨有四十二項,國民黨提二十六案。試問,如何在短短二十幾天內審查完成所有修憲提案?更不用說還有其他更迫切的預算案待審。立院針對法律修訂都會召開公聽會聽取專家學者建議,希望讓立法過程更加嚴謹,兼顧廣納雅言的功效。民進黨一意孤行,全然忽略社會大眾在修憲程序中的重要角色,如此專斷草率、有如兒戲,絕非國家人民之福。

從民進黨想在臨時會強行通過修憲案的作法來看,不僅與民主精神背道而馳,更無法達到社會對話的目的。必須要問的是,民進黨從去年初開始研議憲改到提出修憲版本為止,曾幾何時與社會尋求共識?為何國人自始至終只聽到民進黨鼓吹降低投票年齡,卻不知道民進黨修改其他憲法條文的理由?

民進黨立院黨團將中央政府總預算案及地制法修正案逕付二讀,引發社會輿論批判才自行撤回,露出欲達目的不擇手段的真面目。很明顯,民進黨亟欲廢除監察院及考試院,除了有與中華民國大陸時期的歷史徹底切割的政治意圖外,更要將所有權力歸屬於行政及立法兩權。必須考慮的是,倘若任令透過修憲成功廢除監察、考試兩院,則我國向來自豪的公務員體系是否將成為民進黨的禁臠?國人是否也更難有公正管道揪出貪贓枉法的官員?雖然當前的監察權不彰,但倘若廢除,貪官汙吏是否更會有恃無恐?

民進黨既然掌握所有政治權力,就不該只牟取黨派私利,而應該認真為國家的長治久安徵詢在野黨及社會大眾的建議,尋求共識後再推動修憲,而不是只想憑藉多數暴力,企圖以修憲案的大帽子扣在反對黨頭上,並且偷渡地制法修正案,為自己擴大政治版圖做盤算。

放眼全球,很難看到一個健全民主國家的執政黨會以如此極端手段,欲強行通過倉促討論的修憲案,令人不禁質疑民進黨到底是在急什麼?面對勢在必得、來勢洶洶的民進黨,在野黨更不能畏懼其立院多數暴力而退縮,而應拚盡全力為中華民國憲政體制守住最後一道防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