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放下殘害新聞自由的屠刀

主筆室
·4 分鐘 (閱讀時間)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即將就中天新聞台換照案進行實質審查,過去幾個月,NCC違法濫權,不但踐踏憲法對新聞自由與人民財產權的保障,更操控遊戲規則、突襲式公布新的審查辦法,對中天更加不利。看來,在這場公權力砍殺異議媒體的攻防中,幕後黑手不但球員兼裁判,還兼比賽規則的制定者,更賦與自己極大的自由心證權,媒體的生死全在幕後黑手一念之間。中天在這樣專斷的權力下任憑宰割,台灣的言論與新聞自由也將同時被斬斷命脈。

NCC屠宰中天的動作,一步緊接著一步毫不遲疑,似乎鐵了心非置中天於死地。理解政治遊戲的人可以推想到,電視台現在多是一片綠友友,中天是少數非綠媒中最勇於批判的刺頭,如果把這根刺頭拔掉,順帶恫嚇其他非綠媒,整個電視新聞就都成了挺綠傳聲筒。民進黨不用再怕在野黨搞出聲勢,因為媒體環境已做了生態改造,人民從此不會聽到批評民進黨施政的聲音,一言堂的洗腦世界於焉成型,再加上大打反中牌,民進黨以後躺著選也可以千秋萬代了。

專斷權力下任憑宰割

NCC為了中天換照安排了聽證會,評鑑人明顯不公,和主持人唱雙簧般地一心想入中天於罪,手腳全在直播中被民眾看破。接著NCC又突然公布了新的「衛星頻道節目供應事業一般頻道換照審查評分表」草案,改變了評分配比,新配比還違反了NCC自己之前發布的「換照審查辦法」,這根本應該無效,虧NCC也推得出來。

更可怕的是,評審第3關是由NCC的7位委員複審「其他應審酌事項」,等於給了委員強大的自由心證權。這就像是老師決心不讓一個討厭的學生過關,在考試中途突然更改評分規則,學生己經很難考好了,最後就算分數過關,老師也能憑自由心證死當學生,這算什麼公平審查,不過是片面的屠殺罷了,既於法無據也不公平,更是嚴重戕害了新聞與言論自由。

NCC磨刀霍霍,擔心的中天新聞台員工集體寫公開信給蔡英文總統,一開頭就問「我們還是您心裡最軟的那一塊嗎?」信中指出,政府手握中天新聞台的生殺大權,員工們憂心「蔡總統領導的政府要以傷害言論自由為代價,剝奪中天新聞員工的工作權」,盼望總統傾聽475位中天基層勞工和數千位家屬的心聲,大家靠中天的薪水養家糊口,「我們的專業表現,並不遜於其他新聞台同業」,「不希望我們及我們的家庭成為政治祭品,我們僅僅要求的是保障工作權」。「NCC無視法紀要將中天新聞關台,我們即將面臨失業,在年底寒冬之際,我們徬徨無措,充滿恐懼。」

前NCC委員翁曉玲及何吉森共同提醒台灣社會,NCC組織法第一條的精神,就是落實憲法保障之言論自由,謹守黨政軍退出媒體之精神,促進通訊傳播健全發展,維護媒體專業自主。但現在我們赤裸裸地看到,NCC自己就在踐踏新聞自由,破壞媒體專業自主。對敢批判民進黨政府的中天追殺到底,對海派媒體大亨笑傲民進黨則不置一詞,渾然忘卻要黨政軍退出媒體的宗旨,對不同顏色的媒體更是抱持雙重標準。當NCC指控旺旺集團董事長蔡衍明介入中天新聞時,卻沒有一句話談到民進黨政府和綠媒的你儂我儂。NCC已然成了披著公權力外衣箝制異議的打手,以球員兼裁判兼規則制定者的多種優勢,赤裸裸地霸凌媒體,壓制新聞自由。

私有財產權受憲法保障

中天電視台是一家民營媒體,人民的私有財產權理應受到憲法完全的保障;其員工生計攸關數千家人的活路,更是政府必須關切的議題。NCC砍殺中天,不但是在毫無法律依據下斷人資產,更是砸破了數百人的飯碗。要奪人資產、斷人生計,必須當事人有違法行為,由司法作判決始能為之,試問,中天除了不向民進黨政府低頭,敢提出批判異議之外,是做了什麼殺人放火的淊天大罪嗎?就算有犯罪,也應該是由司法來判處,怎麼會由公權力的幾個委員就能斷一家媒體的生死呢?

何況,媒體的天職是監督政府施政,唯有保障媒體自由報導及評論的空間,人民對執政表現的良寙才有完整的資訊作評判。但現在卻反過來由公權力來評分媒體,並且決定媒體的死活,當屠刀向中天砍下時,台灣的新聞與言論自由也將跟著殞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