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政經壓力 台灣待解的難題

·2 分鐘 (閱讀時間)

公投過後,台灣政經依舊存有諸多待解的難題,包括政治上持續不斷的藍綠對決,經濟上難以擺脫的經貿衝突與供電疑慮,面對政治與經濟尚處不定變數的今天,台灣要如何再邁大步走出新局,仍將成為二○二二朝野政黨必須面對的重要課題。

全球政經變化迄今仍屬動盪多於持穩,面對即將來臨的二○二二年,台灣必須思考一條有利於國家未來發展之道,尤其近年全球經濟衰退因素未歇,只要疫情繼續,就難擺脫此一不確定的陰霾,加上美中台三方政治上的持續較勁,台灣未來的政經發展,勢將受到一定程度的影響。

產業持續憂心的供電問題,儘管台電強調將持續確保供電穩定,並說明因核四重啟至少十年,原本就不是短期選項,至於三接外推延後的兩年半,會影響到後年起的供氣問題,因此會持續讓大潭八、九號機組如期完工,將現有氣源優先供氣給較高效率的燃氣機組,以提高全廠總發電量,同時也會加強各電廠機組維護,以減少機組故障的機率,精進歲檢修技術,提高機組運轉的可靠度,另外也會擴大需量反應機制等作為,以持續維持穩定供電。

近年我國投資大增,電力需求劇增已是不爭的事實,未來國內新廠陸續運轉,電力缺口勢將將急遽擴大,面對核四已確定無法重啟,產業對現有核電廠若仍無法延期除役,護國神山等產業一旦被迫外移設廠,對我經濟動能恐將造成重大影響。

全球經貿近年失衡,除了疫情的不確定性,另一大衝擊點,則是國際政經關係的穩定度不足,美中兩大世界經濟體持續角力的變化,對未來國際局勢演進仍將扮演關鍵性的角色,其中對台灣半導體零組件需求的增強,未來台灣的積體電路、半導體產業都有可能維持一定的領先優勢,但政府也必須考量,是否相關的資源能滿足國內產業所需生產條件的各種支援力度。

進入年末的二○二一,當全球都在最後一晚迎接跨入二○二二的同時,台灣也和全世界一樣,在讀秒邁入另一新時序的同時,更應與時俱進,順應時代的脈動。面對國際政經發展的蛻變,台灣必須走出阻礙經濟發展的政治內耗,讓台灣經濟競爭力看到十年後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