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美國、香港、台灣的民主浩劫

主筆室
·4 分鐘 (閱讀時間)

美國、香港、台灣,民主同遭浩劫!美國被視為世界民主的堡壘,卻出現一個拒絕承認敗選的總統煽動支持者抗爭,演出抗議群眾占領國會,議事因而中斷的民主醜聞。香港警方6日以涉嫌違反《港區國安法》第22條為由,逮捕53位去年參與基層選舉的人,猶在襁褓中的香港民主遭到狙擊,民主前景令人悲觀。而一向以民主發展自傲的台灣,遭海外獨立媒體《亞洲週刊》譏評為「民選獨裁」。這3個民主發展程度不一的社會,同時面對民主流失或淪陷的威脅,究竟何以致之?代表什麼意義?

根據香港警務處國家安全處官員的說明,《香港基本法》雖賦予議員否決預算案的權利,但「否定的目標絕對不應該為了推翻政府政權,阻礙政府運作」。香港民主派紛紛指控,此舉是對《港區國安法》的擴大解釋,港府將擁有壓制民主、製造威權的武器。無論這個指控是否屬實,原本嗷嗷待哺的香港民主,遭此摧折,將更難獲得成長所需要的陽光、水分與肥料。民主發展受到重挫。

美式民主遭嚴重威脅

香港民主受挫,一方面要歸咎眾多抗爭群眾違背民主規矩,大搞暴力,破壞社會秩序,還有人高唱香港獨立,更有人公然勾結外國勢力干預香港事務,使得執政當局不得不加以遏制;另一方面也歸因於北京只願給予香港鳥籠式的有限民主,對於部分港人的民主奪權計畫,當然不會接受與容忍。在這兩大因素制約之下,香港民主發展當然充滿險阻,在黑暗的隧道中見不到出口的亮光。

香港並非主權國家,民主先天不良、後天失調,從全球民主發展大潮而言,或許無關宏旨,但是,在全世界民主發展上的完善、成熟與穩固程度都名列前茅的美國民主,早已被奉為典範,具有燈塔引領作用,如今卻因一個不接受敗選結果的總統,喋喋不休指控選舉有系統性舞弊問題,既拿不出證據,在窮盡體制內手段翻案不成之後,又動員群眾包圍國會企圖施壓,不幸演變成暴民衝入國會、迫使議程停止的紊亂局面,儼然出現政變態勢,致使美國民主暫停,更令美國蒙羞,真是令人訝異與痛心。如果不是底子厚實,美國民主程序乃至於制度本身在遭受嚴重威脅之後,難保不會有陷入紛亂與淪陷之虞。

這個民主蹈險的過程,誠如美國前總統小布希發布譴責聲明所說的,「令人作嘔且心碎」。導因只在於「某些政治人物自選舉以來的魯莽行為,對於美國體制傳統和法治的的不尊重。」他直稱「這是『香蕉共和國』才會發生的選舉爭議,不是我們這個民主共和國。」民主穩定運行兩百多年的美利堅合眾國,險些從一個堂堂民主共和國淪落為香蕉共和國,脫序又無序,令人浩嘆民主制度何其脆弱,只被一個獨夫強力搖撼,就搖搖欲墜。

暴力群眾之敢於如此囂張,當然是仗勢川普總統的號召與煽動,他稱許前來「勤王」的群眾為「偉大的愛國者」,由於「長久以來受到不公平對待」而有此舉。這個錯亂景象讓老牌民主國家英國的首相強森也看不過去,發推文稱闖入國會的行為「可恥」,呼籲和平的政權交接,「美國是全世界的民主代表,現在和平有序的政權交接至關重要」。

蔡政府戕害台灣民主

「和平有秩序的政權交接」不是民主政治最起碼、最基本的要求嗎?現在竟在民主儼然穩如泰山的美利堅合眾國被卡住與攻擊,顯見再穩固的民主都是脆弱的,隨時有淪陷的危險。越是在權力遊戲中居於重要地位者,在權力系統中居於上位者,更應守護民主制度,捍衛民主價值,否則基於權力的保持、鞏固與爭奪需求,就踐踏其身、摧毀其靈,則必使民主塌陷,甚至殞滅。

一再聲言支持香港民主的美國政要,現在看到自己的民主火燒屁股,國會議員被迫戴上防毒面具,被休會,被撤離,是否該想想自己的民主隨時有被吞噬之虞?至於靠「撐香港」保住政權的蔡政府,看到美國民主差點滅頂,是否該想想自己層出不窮的破壞民主惡行,使發育尚不完全的台灣民主備受戕害,民主成長所需的陽光被遮蔭了,水分被稀釋了,肥料被減量了,那民主又如何能繼續生根茁壯而穩固不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