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診療分級 避免資源濫用

台灣新生報

流感疫情發威,急診塞爆如壓力鍋,加護病房一床難求的現象恐持續到三、四月。衛福部加強呼籲病人配合疏散就醫,未來擬比照SARS修法,強制流感病人接受官方安排轉診,以免急診壅塞、影響重症病人。

台灣的「醫療體系」在大家認知下幾乎直接等同於「全民健保」;於是任何醫療體系的問題,大家都認為是健保的問題,醫療千錯萬錯都是健保的錯。但全民健保其實只是一種財務設計,而真正的醫療服務,還是要靠醫院及醫護人員組成的醫療網絡來提供;而醫療服務的種種爭議,所牽涉的制度缺失,需要逐一去檢視核心問題,其中又以「濫用」醫療資源最為人詬病,事實上「濫用」醫療資源者,只是醫療院所的少數管理階層。

大家誤以為醫療濫用主要來自民眾貪心,然「濫用」只是問題的表面;問題的核心於潛藏在背後醫界人士樂觀其成,成為推波助瀾的營利體系;專業的「轉診制度」、「家庭醫師」、「醫療分級」、「全人醫療」改革工程,多年來都是雷聲大雨點小,背後也隱藏著相同原因,這是台灣醫療界為求利益喪失專業的共同業障。

當醫療發展成為一門賺錢生意,對於以營利為標的的醫療院所而言,民眾的濫用就是財源滾滾的保證,自然形成鼓勵濫用的醫療現況;造就醫學中心醫師哀嘆看不完的「病人」,區域醫院抱怨經營不下去,病人抱怨醫療品質服務有落差,急診再三發生醫療人員遭暴力相向,但醫院老闆卻有可觀的「健保盈餘」。

「濫用」醫療資源過程中,民眾往往沒佔到多少便宜,不僅讓自己暴露於更多的疾病風險,過度接受不需要的醫療介入,也常因小小病痛墮入慌亂的五里霧,反而是多花了時間及虛耗心神;甚至養出對醫療過度依賴,喪失了預防保健和自我照護的健康知能,失去對於自己身體的認識與自主權而不自知。

大陸雖也有相同的醫療問題,目前上海在推動簡單疾病或者慢性病應該到基層去,三甲級醫院聚焦於疑難、危重、急診的疾病政策,正如火如荼推動中;通過互聯網醫療進行分流,以常見病、多發病、慢性病分級診療為突破口,引導醫療資源均衡發展,形成合理就醫秩序的分級診療制度。上海建立分級診療制度的策略為對服務供方建立激勵與約束機制,利用物聯網及大數據,同時從服務模式與服務體系入手,已漸進式推動,形成分級診療制度,逐步解決醫療過度集中亂象。

台灣醫療體系崩壞,這究竟是醫界自甘墮落、政府部門的疏懶怠惰、亦或是財團勢力的百般阻撓,該好好檢討,當現有的營利醫療體系對於醫療需求近乎盲目成長,使台灣成為濫用醫療專業最為嚴重國家之一;世界各國均知醫療人才與技術的養成,需耗費十幾年,所以具有高風險性的醫療應該貴重且特殊。在台灣健保制度默許姑息下,翻轉了民眾對醫療的認知,讓大家都誤以為便宜、方便、快速,有如速食服務。醫療有其市場化屬性,但主要靠政府來主導,台灣健保應對分級醫療的體系進行規劃落實執行、搭建系統誘導出合理醫療體系並保障醫療品質。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