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該有人為內政混亂下台了

主筆室
·4 分鐘 (閱讀時間)

來台就讀的馬來西亞女大生慘遭擄殺案,震驚台馬兩地,更重挫台灣國際形象,而蘇內閣對本案後續如何檢討、究責與改正的顢頇態度,更是令人憤慨不解。從防疫、紓困、萊豬進口到疫苗分配等爭議,再到兩岸對抗危機、中天撤照風波,一連串的政策與行政失誤層出不窮,不斷挑戰民意的忍耐極限。包括食安與治安兩項應定期召開的重要會報,相繼被爆出超過1年以上未召開,內政部長徐國勇更是一問三不知,連自己就是治安會報執行長都不知道;蘇內閣螺絲全鬆掉滿地,蘇揆果然不愧為全國最被討厭的政治人物。

這起「隨機」殺人案,其實並不那麼意外或偶然,而是因為整個過程中的大小環節,從中央政府、台南市政府,到警察局、長榮校方,幾乎全部「落鉤」,因此原本可能防範進一步的悲劇於未然,最後竟然導致無法挽回的慘案,以致民憤沸騰、輿論嘩然。

出事罪推下屬檢討別人

從蔡英文總統以降,行政院長、內政部長、警政署長、校方一路道歉下來,但道歉完後,竟只是快速將發生所在地的分局長懲處調職,彷彿此案所引爆的政治與行政責任,通通就讓一個地方分局長扛下,而出了事就直接甩鍋警察,斷尾求生竟成為蘇內閣的治理模式。

今年7月中,蘇貞昌為了一件械鬥案而震怒,硬要換掉高雄與台南的警察局長,4個月不到,就發生了更嚴重的女大生命案,依此標準,蘇當時刻意拔擢的現任台南市警察局長豈不應該罪加一等,怎麼會只拿一個小小的分局長開刀呢?這不是雙重標準推諉卸責、霸凌基層員警,什麼才是?

而且這一年多來,蘇貞昌、徐國勇各以國家高官名器、分擁黨內派系力量,對警政人事大肆安插自己屬意的人馬,嚴重破壞警察升遷正常體制,基層士氣早就大受挫折;推動地方治安需要由了解地方的人才能勝任,蘇貞昌卻跨過內政部直接插手警政人事,強勢拔擢現任局長,如今果然在任內很快出現大紕漏,蘇揆難道還不該負起政治責任嗎?

蘇貞昌只會震怒,罪推下屬,拔官究責,檢討別人,卻無視自己違法不召開治安會報,而面對立委的質疑,他坦承確實已有一年多未召開治安會報,卻在自以為是的回應中流露了他的傲慢與好辯。首先,他先把球踢給「新冠病毒」,說是防疫期間不需進行「不必開的會議」;但疫情是從今年1月底後才爆發,治安會報卻是從去年10月就沒有公布會議紀錄,除非蘇貞昌有預知未來的能力,不然所謂「因應疫情停開」的說法,根本就是說謊和卸責。

其次,什麼叫做「不必開」的會議?蘇過去多次自詡為最重視治安的行政院長,如果治安會報不重要、不必要,什麼才是「必須要開」的會議?還是過去開過的治安會報,都是隨便開開而已、如今剛好停掉?而且現在剛好也出大事了,你卻還要硬辯狡辯說是「不必要」嗎?最後,蘇還順帶拉新北市長侯友宜來救援,說行政院召開治安會報是從他在扁政府時開始的,「當時的警政署長就是侯友宜,可以去問他,我重不重視治安」。問題是,那都是十幾年前的事了,一碼歸一碼,每個人都有當年勇,現在扯當年如何,不正好凸顯如今的退步與難堪?

與蔡總統作風格格不入

蘇貞昌敗選回鍋任閣揆,因緣際會下成為民進黨2019年逆轉選情的重要人物,蔡總統因此在2020就職後繼續委以閣揆重任,但他酷吏霸道的風格,以及行政權的過度擴張,已經成為政壇不穩定的因素。不僅現在諸般政務與行政手段迭生爭議,在兩岸關係與中天換照案上,蘇貞昌都展現鷹派的強硬作風,與蔡總統的低調穩健,以及在兩岸關係上一再強調不挑釁,呼籲對岸重啟對話的態度,都顯得格格不入。

蘇貞昌替蔡英文擋下不少炮火,這絕對是他與蔡英文合作的重要原因之一,但他的鴨霸與猖狂,乃至外界對他意欲更上層樓的臆測,已令整個社會與民進黨內產生反感與戒心,這些都在民調中流露無疑。加上民進黨內派系為2024總統大選各自部署、暗潮洶湧,蘇貞昌的閣揆之路能否再走下去,充滿變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