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之手 搶救影像留住歷史|揭開膠卷裡的祕密|華視新聞雜誌

台北市 / Siku Yaway 採訪/撰稿 盧松佑 攝影/剪輯

您見過知名影星林青霞,在20多歲的清秀模樣嗎?還有70多年前,水源汙染,又是如何造成台灣烏腳病的盛行呢?半世紀前,電視台的新聞影像,都儲存在這些16毫米膠卷裡,不過隨著影音發展進入數位時代,膠卷或錄影帶,也漸漸告別你我的生活。近年來,台南藝術大學有一群專家們,不斷走入各地,搶救消失中的影像,日前他們更深入華視檔案庫,讓337卷已經超過50年歷史的16毫米膠卷,重現天日!這些重要影音,今年也通過古物審定,成為全國第二筆具有文資身分的影視資料。台灣還有哪些凋零中的記憶?又該如何還原?搶救影像文化資產大作戰,一起來看。

1970年代的樂生療養院,刺繡、縫紉、木工、烹飪樣樣來,您能想像,為了培養院民有一技之長,院內竟然還設有這麼一處磚窯廠嗎?資料畫面說:「由病患者自己經營,每年出產銷售的磚瓦不計其數,為院方增加不少收入。」資料畫面說:「無法謀生的病患,也得到了收留和適當的養護。」

這是台灣人70年前的痛,台南學甲、北門及義竹等鄉鎮,1950年代,因為當地地下水,含有超高濃度重金屬「砷」,居民長期飲用井水,罹患烏腳病。資料畫面說:「病情嚴重的患者,時常被劇痛擾了徹夜。」當時無藥可治,只能反覆切除發炎壞死部位。

這位看起來既甜美又眼熟的女孩,她是22歲時的影壇巨星林青霞,戲裡戲外,一路走來都天生麗質。頂著俏麗短髮,眉上齊瀏海,女神青澀模樣曝光。身為華語影壇的玉女掌門人,大墨鏡配上高腰喇叭褲,穿搭造型總是當年流行指標,儘管揮桿姿勢不太標準,仍充滿親民迷人丰采。1976年在韓國釜山舉辦的亞洲影展,盛大酒會招待各國團員,也看見男神女神「二林一秦」的珍貴同框畫面。當年,林青霞以電影《八百壯士》楊惠敏一角,拿下最佳女主角獎。

這些全是1985年之前,華視深入全台各地,第一手影像紀錄。但一幕幕台灣昨日記憶,隨著放映規格從膠卷走向數位,差點消失於時間洪流中。

南藝大音像藝術媒體中心主任曾吉賢說:「我們一直覺得台灣的三家無線電視台,它是伴隨台灣,從50年代、60年代、70年代一個非常重要的產業類別。可是在這之前,電視台裡面到底有多少的類型,文物文獻物件跟文化性資產有關,這件事情基本上,那時候還沒有一個一定的論述跟確認。在過去這四年當中,我們基本上走入了中華電視公司的各個角落,特別是倉庫,發現事實上華視已經有意識地,保留過去所發生的,每個階段電視產業的變遷。」

記者Siku Yaway說:「走進華視的檔案庫,你會發現到這裡很像是一座圖書館,而架上擺放的,全部都是在華視曾經播放過的珍貴檔案。像是我現在手上的這卷錄影帶,它就是百戰百勝在77年的時候所錄的第一集,接著再過來,當初我們會發現到這珍貴的16毫米膠卷,其實就是擺放在這個不起眼的架上。」

曾吉賢說:「發現有一櫃是膠卷,而且這膠卷,在我當時判斷,應該是新聞部當時的新聞膠片,因為那個膠卷轉磁帶的機器壞掉了,沒有辦法再把它轉到磁帶。」華視多媒體中心副主任周雪璉說:「轉的過程當中,這些16釐米膠卷,因為機器設備老化,然後也壞掉了。轉轉轉到最後,那機器已經一修再修,到沒有零件也修不好的時,就剩下這三百多卷,我們只好把它放著。」

337卷膠卷能夠重見天日,推手在南藝大。曾吉賢說:「這個櫃子,是我們放置華視,搶救的337卷重要的櫃位,原本片盒不是這個樣子,我們都做了置換,做了整飭,所謂整飭就是做物理修復。」

這裡被稱為膠卷評估處理現場,也是進入16毫米膠卷墳場前的最後一站,影音數量高達2千多件。不希望塵封多時的歷史篇章,就此止步,南藝大團隊不斷從布滿時光痕跡的片盒,挖掘再挖掘。

曾吉賢說:「以前這種鐵盒會生鏽,一看就知道它的環境是潮溼悶熱。如果這是一部非常重要,僅存的一部很重要的台灣電影,我就會想要救。可是救它的問題很大,第一個它後面這裡結塊,所以要跟時間賽跑,我們搶救到這樣的膠卷,都會很難過。」死命搜救,所有一息尚存的老影片

為了喚醒珍貴畫面,他們努力和時間賽跑。南藝大音像紀錄研究所副教授王明山說:「因為上面會有殘膠,要用棉花棒沾尤加利精油,用這樣子的方式,去把上面的殘膠給拿掉。」透過國內首屈一指影片修復師的巧手,啟動磁帶迴圈,彷彿走進蜿蜒的時光渠道。挽救華視檔案,經過9個月的整理數位化工作,總共修了792萬影格、5500分鐘、6萬米長的膠卷,相當於117座101大樓高。

隨著歲月流轉,載體變質,播放器材走入歷史,國際影音保存組織,將磁帶類影音素材的死刑,宣判在2025年。一部影片,代表一個時代的一段記憶,聯合國大會也將每年的10月27日,訂為「世界影音遺產日」。

而華視這批重要歷史,今年也通過古物審定,成為全國第二筆具有文化資產身分的影視資料。台北市立文獻館館長詹素貞說:「8月30日我們所召開的古物審議大會,也獲得非常大多數的共識,所以它目前在會議當中是通過的,但還要再繼續完成一些必要的程序。膠卷它記錄的是過去的歷史,這一刻過去不會再現,當它是列冊追蹤的時候,政府都不管是文資局,或者是我們台北市政府,我們都投入相對的資金。」

將歲月侵蝕的影像,精雕細琢,台灣首部35毫米膠卷的傳奇台語電影《薛平貴與王寶釧》,消失半世紀後,也由南藝大成功搶救重現風華。難得的是,這部苗栗尋獲的拷貝片,經過客語重新配音、配唱,也能一窺地方當年的文化面貌。Siku Yaway說:「2019年趕在新興戲院被拆之前,南藝大團隊進駐搶救,把這兩部重達上百公斤的碳精棒放映機,保存下來,」

曾吉賢說:「我們進入搶救的時候,很驚訝地發現,除了被改為包廂式的KTV以外,它的放映室是很完整的。就像時光膠囊一樣,就好像放了最後一部電影之後,就關燈離開了,上面的工具,上面的膠卷都還掛在牆壁上,還掛在放映機上面。」曾吉賢說:「一座老戲院,基本上就是一部電影史,從早期的台語電影、愛國電影、瓊瑤電影,到新電影到後來的成人電影,基本上就是一個非常活的電影史呈現。」

讓民間歷史影像,能再次被述說,舊戲院、垃圾場、老相館都不可錯過,一場搶救影像馬拉松,敲響時代警鐘。曾吉賢說:「我們每次出去都會用搶救這兩個字,那有些人就覺得為什麼一定要搶救呢,它有那麼緊急的狀況用搶救兩個字嗎,確實是。」

曾吉賢說:「從整個搶救的系統來看,國家應該要訂定一個非常完整,對歷史影像資產搶救的配套措施,除了片庫的設立以外,事實上機制也必須要趕緊地完成。」周雪璉說:「影像的典藏跟管理,通常不是一個電視公司很重視的部門。每天做這些大家看起來很重複,很枯燥很無聊的工作,但是我們其實內在裡,跟影像是有互動,這個工作還滿迷人的。」

小小暗室中,這群人揮灑生命,走入記憶之匣揭開膠卷裡的祕密,讓絕代風華不再凋零。曾吉賢說:「如果我們可以早20年前,有計畫性地搶救台灣的影視資料,我們可能會幫台灣留下更多珍貴的影視資產。很可惜,20年過去了,我們其實流失地更多,如果現在不搶救,那我們就會失去更多。」

影像乘載台灣記憶,也是描繪社會樣貌的重要拼圖,攜手保存土地歷史,為老影片找到新觀眾,將消失中的光影復活,再次按下播放鍵,留住感動。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