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狗場不合法 爆超收危機恐難控管

台北市 / 綜合報導

2017年流浪貓狗零撲殺政策上路後,全台動物收容所已經面臨爆籠危機。全台各地的公立動物之家,相繼傳出超收情形,而且根據統計,全台有超過180間私人狗場,同樣爆滿超收,現在這些貓狗沒人要認養,只能擠在一起成為另一個頭痛難題。

台北動物之家技正翁綉雯說:「全國零撲殺開始之後,狗貓的數量開始,有在慢慢的累積,SB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執行長朱增宏,牠沒有適當的運動的空間,沒有足夠的治療,雖然號稱沒有安樂死,但實際上狗可能就,很自然的死亡。」

從狹窄的鐵籠,望著外頭不斷鳴叫,3坪大狗籠原本只能住2到3隻狗,台北動物之家技正翁綉雯說:「現在卻得擠進4到5隻,我們實際收容量只有4百多,那現在其實狗的話,已經到7百多隻了。」,這裡是北市公立動物之家,不只狗隻超收,來到貓舍同樣面臨爆籠危機,台北動物之家技正翁綉雯說:「我們的一些美容室、暫留室或者是病房,全部都塞滿了狗貓,擠到連走廊上都得擺滿貓屋。」

台北動物之家,貓犬最大收容量610隻,現在已經逼近1000隻,2018年更一度達到1431隻,超過兩倍。記者謝昀燐說:「台灣在過去收容問題仰賴安樂死,2017年之後,零撲殺政策因應民情上路,而配套卻沒跟上腳步,收容所只能不斷超收,而流浪動物想要離開動物之家,唯一的方法就是透過認養,但是我們的認養數,卻是逐年降低,尤其像這樣中大型的米克斯犬,民眾認養意願本來就不高,隨著年齡的增加,牠們待越久,被認養的機會卻是越來越渺茫。」

台北動物之家技正翁綉雯說:「除了送養大概就只能終老在這邊,可是公立收容所,它是一個中繼站,而不是終點站,我們希望說這邊的狗貓,都是可以有一個幸福的家庭。」,新聞資料說:「流浪動物民雄收容所,70隻狗塞一籠,有40幾隻熱死,牠們餓很久了吧,不然怎麼可能自己吃同伴呢?」

爆籠危機引發動保亂象,放眼全台桃園、台中、雲林、台南、高雄等公立收容所同樣超收,而其他地區在養隻數也面臨緊繃,能維持帳面數字,幾乎是仰賴民間愛狗單位。

一進門就受到熱烈歡迎,浪浪能這麼親人其實不容易,在進到金汪汪動物家園之前,牠們對人類充滿戒心,金汪汪動物家園理事李志強說:「好了美女好了,牠是...,幾乎是瞎子啊,我們救援很多傷殘的嘛,醫療費啊飼料費啊,狗園的建設費啊維護費,都是算私人拿錢出來。」,細數狗狗傷疤,他是李志強15年前開始跟志同道合的夥伴,展開浪犬救援,今年更幫忙新北市動保處收容50隻狗,諷刺的是同時間他們也收了不少來自新北市府的罰單,金汪汪動物家園理事李志強說:「開了還滿多的啦,像這種違建的啦,有那個水土保持的,(他們一邊麻煩你們幫忙收),(一邊跟你們開單),是有點矛盾啦聽起來。」

民間狗場合法爭議已久,依照現行法規,0.5公頃以下農牧用地可合法設置狗場,但0.5公頃以上則需變更地目,飼養環境也複雜規範,這讓自主申請合法困難重重。金汪汪動物家園理事李志強說:「我們自己是預估,可能要準備1千萬,可是這個不太可能這樣子,畢竟我們不是營利的團體嘛。」,五股幼幼保育場理事長王文評說:「現在所面臨到的問題,大家想合法而不能合法的時候,公部門他也必須要默許這一點嘛。」

事實上全台有180間以上的私人狗場,因為被擋在高牆之外,全都不合法更不受管制,面臨收容壓力的政府也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執行長朱增宏說:「無論如何這個收容所的經營,它還是要有一個相當程度的管理,政府能適當的給予補助,或者是政府訂立一些評鑑的方式,讓民間可以選擇說,我今天我如果要捐款,去救助這些動物,那我要捐助給好的(狗場),流浪貓狗一直是我們心中的痛。」,零撲殺如同一面照妖鏡,不能執行安樂死之後,從公立到私立的收容問題一一浮現,政府若再無明確方針,就怕情況只會越來越嚴重。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