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業"長尾效應" 台灣半導體產業呈兩極

台北市 / 綜合報導

財經專家丁學文,今(24)日要跟大家分享的議題是,全球科技業的長尾效應。尤其是台灣的科技業,正面臨下冷、中溫、上熱的情況,我們的半導體產業該如何提前做好戰略布局,來聽專家的分析。

幫你讀懂全世界,各位觀眾大家好,我是丁學文,今天我要跟大家談一談的,是科技業,在全世界現階段最新的變化,我想我在節目中談過好幾次,所謂的長尾效應,我想今天要針對長尾效應,再跟大家分析一下,大家如果記憶猶新,我曾經說過的長尾效應,最主要就是說,當需求一下很多的時候,很多工廠會感覺供不應求,說我要擴大我的生產線,可是蓋過他的生產線,通常要一個時間的延遲,而我生產線蓋好之後,需求萬一降下來就會產生高庫存,這就是長尾效應,我們看到7月13日,台灣的宏碁董事長陳俊聖,直言不諱講得非常白,他說台灣現在整個科技業,在全世界其實面臨一個,下冷中溫上熱的一個,兩極化的情況,所謂下冷就是說消費者的需求,尤其在PC跟3C端,確定是往下走,可是中間很多的,所謂的零組件廠不上不下,你又必須要備貨,又擔心庫存過高,在中間帳期的拉扯之下,壓力非常大。

而最重要是在上游的,半導體設備廠,還有半導體的晶圓代工廠,現階段在擴充產能上面,還是非常地積極,可是這樣的情況其實對於台灣,半導體這麼集中度的國家來說,確實有風險為什麼,因為全世界現在,正在蓋的所謂12吋成熟晶圓廠,大概有54座,中國跟台灣就佔了各20座,如果每一座1200億美元的話,代表一年的總預算是2.4兆,4兆其實比台灣的一年總預算,2兆還要高,所以在這種情況之下,其實如果沒有適當的,一些戰略布局,確實對所謂半導體,護國神山在台灣,這樣的一個口號在2022年,2023年的挑戰就會非常的大,如果大家印象深刻會說,為什麼會有這種長尾效應,或者是半導體的代工廠,拚命擴增產能,如果大家記憶猶新我們回頭看,2020年因為疫情突然爆發,所以全世界的供應鏈,有人說短鏈有人說斷鏈,所以供不應求的情況出現。

接著我們看到美國FED為首的,財政大撒錢,造成所謂的報復性需求,需求一下上來,供不應求的情況就非常的嚴重,而加上很多的零售商發現,既然需求這麼大,它就基本上,有重複訂單的情況,擴大資本支出擴廠,跟所謂的重複訂單,就造成我們現在看到,很多的企業開始宣布,第三季他的營收可能會往下走,包括三星包括美光,其實調降的營收預測,都非常的高,最主要就是因為庫存的壓力,開始出現,事實上科技業在過去,是一個made in time,就是全世界,全球化的過程裡面,其實是牽一髮而動全身,可是隨著整個疫情的爆發,尤其俄烏戰爭中國封城之後,全球的供應鏈,已經變得非常的撕裂,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其實科技業面臨的壓力,就非常大,而在過去一年,會有那麼大的反轉,其實在世界上的科技業,最喜歡舉的例子就是,美國很有名的一個,work from home的一個,健身器材的公司獨角獸,叫Peloton(派樂騰),它最高的時候,它的估值曾經高達500億,不過隨著這半年,所謂科技股的下殺,它的估值掉得非常兇,可是他甚至曾經花400億美元,併購了很多周邊的企業,所以他在給硬體廠商下訂單,就下得非常兇,而這個過程裡面,隨著他自己自顧不暇,所以很多的供應鏈,就受到了非常大的破壞,這也是這一波,所謂庫存過高的原因之一,現階段其實我們再回來看台灣,台灣因為大部分,是屬於製造代工,而且大部分在上游,其實在半導體晶片這一塊,如果下游的需求一旦降低,其實反過來往上壓,長尾效應對台灣的影響就很大,事實上一般的企業,在所謂擴大資本支出的時候,其實有兩個方式,第一個是在既有的生產線上面,去買更多半導體的設備,可是這樣子的設備,通常延遲的時間大概是一年,也就是說在2022年,你去買的新的半導體設備,陸續到場之後呢,它可能產能能夠開始上陣,大概是在今年年底,可是另外還有一些是蓋新工廠,新工廠大概要兩年的時間,所以到2023年跟2024年,還會有很多新的晶圓代工廠,陸續開工,而這樣代表說,其實供給會增加得非常快,這就是為什麼最近在科技業,其實如果各位有朋友在科技業,其實最近的壓力都非常大,因為前面有非常多的,不確定因素,尤其進入2022年之後,所謂的經濟衰退,recession這個英文字,取代inflation,變成大家心裡面,非常大的一個痛點。

而更重要的是還有地緣政治,跟政治的因素,我們看到從去年開始,所謂美國有半導體的補助法案,撥款的預算是520億美元,歐盟也有430億美元,甚至包括韓國日本印度,都有所謂的把半導體,視為國安產業然後加以補助,這樣的一個情況也會扭曲,所謂的供需關係,所以在上面這一個,所謂的供給過多需求下降,加上政治因素的干擾,當然對於整個科技業,尤其上游的半導體業,就會有很多不確定的因素,當然好消息就是說,其實跟10幾年前比,現在半導體不管是在記憶體,或者是封裝代工這一塊,其實巨頭所剩不多,所以怎麼樣在新的過程裡面,面臨區域分化,而這些所謂的半導體大廠,很多是台灣的,重新回到資本支出,該有的principle,去做好該有的戰略布局,可能是台灣在這一波,不確定因素的陰霾裡面,能夠重新找到一條出路的,最重要一個思考方針,以上是今天,我大概想跟大家分享,有關科技產業,在最前緣的一些最新變化,希望大家喜歡,我們下次見。

點我看更多華視新聞>>>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