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民族主義興起 各國拚發展半導體

台北市 / 綜合報導

半導體是全世界各國,在疫情後亟欲發展,希望有朝一日自給自足的產業。美國更是計畫分批投入,總數高達1100億美元的資金,來促進美國的半導體業。我們的護國神山台積電,在這波風潮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要如何維持台灣立於半導體界的不敗之地,來聽財經專家,丁學文的解析。

幫你讀懂全世界,各位觀眾大家好,我是丁學文,我今天想跟大家談的議題,還是跟台灣的相關性很大,就是台灣的護國神山群,有關半導體產業未來的展望,5月14號,美國多位的參議員,共同起草了一個法案,要求美國針對半導體產業的發展,還有研發,撥款520億美元,這520億美元,其實是根源於美國,一個最新的法案,叫無盡邊疆法案,Endless Frontier Act,EFA,這個法案預備,整個撥款1100億美元,去支持美國整個半導體的發展,實上美國很多的政治人物,都一再強調,由於中美的對峙,他們看到中國的經濟實力越來越強,而半導體很多東西,其實中國未來是有可能趕上的,而事實上他們也引述了一個數據,遠在1990年的時候,其實美國在全世界的,半導體製造業,占有率大概是37%,可是到今天只有12%,這個讓整個美國,對於半導體產業的發展,有了很大的憂慮感。

而事實上我們看到,最近其實不只是美國,全世界對於晶片的短缺之後產生了所謂科技的民族主義,其實越演越烈,包括印度包括日本包括歐洲,我們都看到這樣的一個情況,而事實上,其實整個半導體的發展,尤其最近,我們也看到很多的國家,都在關心台灣未來的發展,譬如說最關心的,三星的祖國韓國,韓聯社就特別引述了,《南華早報》的說法說,如果台灣的疫情由北往南遞延,有可能會影響整個晶圓代工,也就是半導體製造業的發展,對於全球的半導體產業,確實會有負面的影響,而事實上我們也看到,最近剛好無巧不巧,5月14號,英特爾的CEO叫PAT GELSINGER剛好拜訪了柏林和布魯塞爾,他在拜訪德國的時候,獅子大開口,他跟德國要求,你最少要給我80億美元的補貼,我才可能幫助你德國或者是歐洲去發展所謂半導體產業,這引起了德國當地,媒體的正反兩極的評議,譬如說支持這個論點的,德國《商報》,他們就認為,德國確實需要跟英特爾好好合作,才有可能發展半導體。

所謂在德國,因為德國大家知道,有BMW賓士奧迪,都是汽車廠,他們也擔心未來晶片繼續短缺,不過另外一方,《經濟周刊》,也是德國很有名的一個媒體,他們則不贊成這樣的看法,他們認為,英特爾其實沒有辦法,跟台積電和三星競爭,所以德國不應該,拿那麼多錢來補貼,這對於英特爾在歐洲之行,確實是有些負面影響,不過我們也要引述,5月14號的時候,PAT GELSINGER針對英特爾的企業社會責任報告,特別提出來了,在未來10年到20年,他認為半導體產業,有四個非常大的POWER,這四個POWER,包括了雲端,包括了所謂聯網性的5G,包括AI,還有所謂的AI邊緣的應用,這四個POWER會互相連結,充充分分地,去影響我們的生活跟工作,他覺得這對半導體產業來說,是非常正面的一個幫助。

不過我們認真來說,全世界的半導體,現階段確實有它很多很多的威脅,我要特別引述,在最近一個月,KPMG出了一個2021年的,全球半導體產業的研究報告,這個報告裡面特別呼籲,全世界的半導體產業,面臨三個挑戰,第一個挑戰呢,其實就是科技民族主義,或者屬地主義的興起,這個挑戰主要在說,其實從台積電2020年,突顯了它的一個市場占有率之後,加上汽車晶片的短缺,全世界很多的區域,都開始在發展自己的半導體,而這種民族主義跟屬地主義,可能牽涉到,所謂跨國企業的課稅,包括關稅的一些調整,包括各國的一些各種的政策,或者是一種經濟制裁,所以這個民族主義,是第一個挑戰。

第二個挑戰是屬於供應鏈,只要中美之間的對峙不緩解,其實對全世界的供應鏈,不管是短鏈斷鏈,或者是供應鏈上面,彼此的超額訂單,都會影響整個半導體,未來的一個CAPACITY的安排,就是產能的安排,第三個,我覺得台灣可能感受更深,人力資源的追求,也就是說過去台灣的台積電,之所以可以成功,沒有人會否認,台灣的人才,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可是現階段半導體人才,水漲船高洛陽紙貴,全世界都在追求,半導體人才的培養,那基本上我要引述的是,在上個月,《經濟學人》特別有針對,台灣的台積電問題,提出一個看法,在過去中國跟美國,能夠容許台積電獨立發展,是因為他們有各自的科技目標,如果哪一天,哪一家衝動,不再允許它的獨立發展,台積電還是有很大的一個壓力,事實上我們最近看到它不管在美國南京,都有一些新的產能的安排,可是都沒有辦法討好雙方,我想這需要非常有智慧的政治家,幫台積電或台灣的護國神山群,去找到下一個5到10年,半導體發展的新路徑,以上就是我今天要跟大家分享,有關半導體的議題,希望大家喜歡,我們下次見。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