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廠房堆放廢棄物 農地慘遭汙染

台北市 / 綜合報導

事業廢棄物汙染農地,一直是頭痛難題,情況怎麼發生的?聚焦真相小組記者不久前,實地到新竹地區發現一處廠房,被堆放了大量的廢棄物,採訪當時,剛好遇到了稽查人員,調查後了解,原來是有人以租廠房的名義,用來堆放廢棄物,到底怎麼回事,背後有什麼祕辛,帶您直擊第一現場!!

走進這間廠房,裡面居然堆放大量噁心不明垃圾,假租借非法棄置廢棄物,發現時嫌犯早就落跑,地主拿不到租金外,光清運就要3300萬元,我哪有那麼多錢,我們小百姓就這麼吃虧,什麼都不能做,環保蟑螂抓不勝抓,留下來的爛攤子,成了土地最醜陋的傷疤,地主/王先生VS廢木回收業者/羅先生:「說我賴著不走是嗎是啊,我今天就進去,有種就告我侵入住宅。」

當著警察的面當眾大吵,一場環保稽查火爆上演,廢木回收業者/羅先生VS新竹縣議員/連郁婷:「等一下等一下,這記者的東西,你是誰你為什麼要拿我的東西。」擋在大門前不給拍,戴黑帽的羅姓男子,是這塊土地的承租人,他不想曝光的畫面是這幅模樣,踩著雜亂堆放的木材,像登山一樣,放眼望去到處都是,很難想像這兒曾是一片,兩千多公頃的農田,廢木回收業者/羅先生:「你們認定這些是廢棄物,但是政府這幾年,一直在推行綠能環保,為什麼這些東西會屬於廢棄物。」

堆成這樣到底有沒有違法,羅姓男子堅稱,這些是能再利用的資財,不算廢棄物,但這樣的說法,地主們很難接受,地主/王先生:「這是農地啊,本來就不可以堆非農用的東西啊。」地主:「我說上次開會的時候,你也跟檢察官說要清,你也沒清。」新竹縣議員/連郁婷:「他(羅姓男子)可能就認為說,他有再回收計畫,但是重點是他一直都沒有在執行,他的再回收計畫啊。」

雙方各執一詞,但地主們卻拿這名不速租客沒轍,事實上這塊土地,經由繼承分家轉賣後,現在有一百多名持有人,兩年前卻被其中一名地主的親戚,擅自出租給羅姓男子,引發連串爭議,108年遭環保局裁罰,土地非法回填後,整件事情才曝光,但因為有租約在手,羅姓男子請也請不走,其他地主只能眼巴巴,看著一卡車一卡車的木材,運到自己的土地上,地主/王先生:「如果要把這些地上跟地下物,全部清除掉,大概要花一億兩千萬,地主們在2019年提告羅姓男子,違反廢棄物清理法,檢察官在調查之後,決定不起訴,認定這些東西不是廢棄物。」地主/王先生:「他就是把這一攤賺完以後,可能到最後就跑人了,然後就丟給我們地主,要去承擔這些清除的責任,因為環保局或是縣政府,一定會找我們地主,請你恢復原狀。」

就怕羅姓男子租約到期,撒手不管一走了之,地主們的憂心,並非空穴來風,看守台灣秘書長/謝和霖:「非法棄置的現象其實是,長久以來都有的問題,搞不好他來用個假的名字,或者他立刻就破產了。」廢棄物一整套清理流程,從清運到焚化或再利用,都是以噸計算費用,許多不肖業者租地後棄置,省去處理費,幾乎成了無本生意,數個月內就能不法獲利,數百甚至上千萬,看守台灣秘書長/謝和霖:「這樣子的一個,獲取不當利得的方式太過容易,所以有一些不肖業者就趨之若鶩。」

專家也指出,就算找得到犯人負責,一開始僅能限期清理,屆期不清理要扣押財產時,負責人脫產,也拿他沒轍,地方政府更無力負擔,廢棄物很容易就這樣擺在那,截至2020年,環保署查獲非法棄置廠址,超過869件,完成清除的只有8%,立法委員/洪申翰:「你如果不在源頭,就把它的申報勾稽流向給處理好,然後你整體處理的量能要足夠,你如果不把這些基礎工作做好,廢棄物每一個環節,可能都是風險存在的地方。」看守台灣秘書長/謝和霖:「環保署應該成立一個,廢棄物的管理基金,然後跟污染者來收費,然後來好好的管理這些,廢棄物非法亂竄的問題。」

專家立委示警,非法棄置只是,廢棄物處理亂象的冰山一角,長久以來包括廢棄物流向監控,浮濫發放牌照罰則過輕等問題,都懸而未解,去年開始,各界陸續呼籲環保署修法,若不建立完整的控管機制,只在末端取締,就怕非法棄置廢棄物,就像打不死的蟑螂,仍是繼續流竄。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