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富陽》北京冬奧的「冷與熱」!

·4 分鐘 (閱讀時間)
程富陽》北京冬奧的「冷與熱」!
程富陽》北京冬奧的「冷與熱」!

【愛傳媒程富陽專欄】當2022年的中國北京冬奧,在昨日(20)晚間8時所舉行的閉幕式中,其所展露的不僅注入中國傳統文化,也凸顯北京這個「雙澳之城」的多元元素畫像,更揭示象徵緬懷與傳承世紀冷熱交替的合作意象時,可說與在2月4日那一場標誌著以「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為核心的「冬奧開幕式」,相互輝映;也昭示著這場在中國北京舉行的第二十四屆冬季奧運會,將ㄧ如2008年的北京夏季奧運,已再次為全球帶來不僅止於運動與視覺的震撼。

不少國際與兩岸媒體,都拿此次的「中國北京冬奧」與去年的「日本東京夏奧」作一比對,只要不是有刻意偏向報導的,大都不無感嘆的表示:「日本把這屆的夏季奧運,辦的可說是奇冷無比,但中國卻把本屆的冬季奧運,辦的是熱氣四溢。」連日本自家媒體都灰溜溜的說,這次的中國北京冬奧所揭示的真正意涵是,在亞洲的運動上,日本儼然已是由影響中國轉為向中國學習的關鍵點了。

事實上,中國在20世紀初的1908年,於天津開辦南開大學的張伯苓校長,就曾提出《奧運三問》:「中國能什麼時候能夠派運動員參加奧運會?我們運動員什麼時候可以得到第一面奧運金牌?我們的國家什麼時候能舉辦奧運會?」他認為只有達到這三個目標,中國才可言立國,中國方可冀望成為強國,他疾呼無體育而奢論國強,就是妄言,就是妄想。

然而,張校長的三個體育強國願景,還是等到整整一個世紀以後,才在中國大陸開花結果,得以完全實現。事實上,回顧整個奧林匹克運動會,中國也一直到1980年,才首次參加在美國紐約寧靜湖(Lake Placid)舉行的冬季奧運,並在上一屆的2018年南韓平昌冬奧上,方在短道速滑贏得第一面金牌。

但此次北京冬奧,中國代表隊卻參加了總數105項分項競賽中的96項,還創下歷屆最佳與賽各國金牌數第三佳績的9面金牌;而中美混血滑雪好手谷愛凌代表中國,更一舉奪下本屆冬奧個人2金1銀的空前紀錄,正式宣告21世紀的優秀運動華裔人才,正向回歸中國大陸的這條道路前進中。

另此次冬奧,中國以新疆越野滑雪選手迪妮格爾‧依拉木江,作為北京冬奧聖火的傳遞代表,並公佈《中國冰雪旅遊發展報告2022》,將為新疆位於維吾爾自治區的阿勒泰,塑造成中國未來的滑雪勝地,且預計在2025年使其成為世上最大的冰雪運動市場,此舉可謂等同用行動粉碎以美國為主的西方國家,其意圖惡意栽贓中國新疆人權問題的藉口。

中國大陸並藉著此次冬奧全程,作即時深入的競賽活動報導,向全世界昭示,體育的競技本身,既是一種追求自我提昇的價值,也是覓尋探究勝利者背後所付出的淚水與努力;其競賽過程與結果,不但是在闡述宣揚人類靠卓越競技掙脫底層貧窮與酷窒的動人故事,更是證明體育競技亦是激發一個民族自覺,及展現國家自強的必經之路。

當全球把目光放在中國北京奧運所提「一起向未來」的競技時,連俄羅斯都放緩與烏克蘭的衝突步驟與時程;反而是台灣當局,竟還抓著中華台北代表隊的速滑選手黃郁婷,因於個人社交媒體貼出一段身穿中國大陸隊隊服滑冰的影片,而遭到上至台灣府層高峰,下至網路無盡無休的霸凌打擊,真是讓人興泛一股「夫復何言?」的感嘆!

日本把東京夏季奧運吹冷了,中國把北京冬季奧運炒熱了;而台灣卻不思進取探究其中原因,竟還把一個本可作兩岸正面和諧的文宣素材,硬給反向操作成背叛國家意圖的意識對抗;只是人家中國大陸是寒冬飲冰雪,努力不懈,屢屢迭創佳績,我們台灣卻是一昧無畏於「雪夜渡危橋」的躁進,熱衷於「盲人騎瞎馬」的自我瞎折騰。

在這場為期16天的北京冬奧裡,真是讓我們小老百姓,如置身於「雪似胡沙暗,沙場秋點兵」的征伐江湖裡,既看到如戰場精采萬分的運動競技之熱,也看到運動以外的國際殺伐,兩岸較勁之冷,真是讓我們為之冷熱交織,激盪難止!

作者為退役上校

照片來源:北京冬奧官網截圖。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