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富陽》「阿富汗戰爭」對兩岸的影響!

·5 分鐘 (閱讀時間)
程富陽》「阿富汗戰爭」對兩岸的影響!
程富陽》「阿富汗戰爭」對兩岸的影響!

【愛傳媒程富陽專欄】烽火20年的「阿富汗戰爭」,似乎從今年8月15日塔利班部隊進入首府喀布爾而暫告一個段落,但這場涉及內戰、恐怖主義、難民問題及世界強權戰略部署的大戲,似乎欲語還休似的還在「低眉信手續續彈」;莫說北方聯盟仍由阿富汗民族英雄馬蘇德之子小馬蘇德兵聚「潘傑希爾峽谷」(Panjshir Valley)頑強抵抗;連自行宣布接任阿富汗看守總統的原副總統沙雷,也集結部分原政府軍部隊撤退到該處匯集,已形成一股強而有力對抗塔利班的「新北方聯盟」組織。

事實上,縱使在塔利班於1996~2001年統治阿富汗期間,也一直沒有消滅這支從對抗前蘇聯到美國,原屬於塔吉克族的北方聯盟勢力,而現任的副總統沙雷,更是當年投效於這支地方部隊而發跡的政治人物;因此,雖說塔利班從原阿富汗政府軍接收了眾多美式的精銳武器,但想一舉殲滅這兩股有著堅定意志的反塔勢力,恐非短時間可以用武力達成,這也是塔利班目前釋出願意無條件開釋前朝所有官員,甚至同意已逃至阿聯酋的甘尼前總統,可以返國與塔利班政府議談和平協定的原因。

而美國的拜登政府,雖急欲在「911事件」20週年之前,撤走所有部隊,以集中於印太地區,好全力制衡中國崛起的威脅;但依美國以往的秉性,要他放棄這麼一塊眼前可資利用的反塔勢力,幾乎是不可能;因此,美國在往後,對阿富汗問題是否「猶抱琵琶半遮面」的由幕前轉幕後,改轉提供軍援給北方勢力,讓塔利班與反塔勢力形成對峙局面,藉以挽回此次撤軍留予國際對其倉惶挫敗印象的顏面,並避免讓中共從中便宜得利,以阻止大陸加快擴展「一帶一路」的綜合戰略,實值得後續觀察。

當然,畢竟阿富汗這潭池子的水太深了,深到讓19世紀的大英帝國黯然銷魂,20世紀的蘇聯折戟沉沙,21世紀的美國狼狽退場,難怪它能獲得「帝國墳場」之名而不墜,要解析這其中的種種因素,實非單一因素可以說明;試想,昔日大英帝國之資源豈不厚實,前蘇聯的現代化軍事豈不堅強,美國的綜合國力豈是虛名,但他們之所以在此境,先後無功而返,關鍵乃在於他們攻略的目標,或各自扶持的政府,都無法獲得阿富汗廣大的民心支持。

看來,咱們中國老祖宗孟子說:「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可說斯言至理了。這場歷經20年的阿富汗戰爭,最終不但讓美國黔驢技窮,鍛羽而歸,也讓這齣由其一手主導的反恐大戲演到盡頭,卻反成將造成國際難民災難,甚至影響兩岸的未來走向的劇本,實在令人噓嘆!

事實上,由於美軍未能在其優勢的軍力維持下,先行完成非軍事人員及武器的撤退,致使塔利班在短短3個月不到的時間,由30%不到的局部佔領到幾乎近90%的控制全阿富汗全域,除迅速建立了「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更造成數以萬計無法隨美軍撤走的阿富汗難民,已分向南亞印度,西亞伊朗,中亞烏茲別克、塔吉克,中東土耳其及歐洲方向湧入;對此情形,新政府若無法作迅速有效治理,不但將形成如敘利亞一股難以控制的難民潮,亦可能夾帶恐怖組織滲入;這也是8月26日在喀布爾遭激進組織伊斯蘭國(IS)發動雙重自殺炸彈攻擊,造成美軍12死15傷,60多名阿富汗人死亡及逾百人受傷,讓撤退的歐美各國及塔利班都嚇出一身冷汗的原因。

而美軍在阿富汗急忙撤軍,所引發美國所扶持的政府軍一夕垮台,已引發全球一股普遍對美國在對待聯邦盟友忠誠度的強烈質疑,以致無論國際或臺灣內部都屢屢出現「昨日越南,今日阿富汗,明日臺灣」的言論傳播,為臺灣當局投下一顆震撼彈;這也是臺灣蔡政府在阿富汗首都喀布爾落入塔利班之手後,要緊急召開國安會議,並向國人宣示,面對中國大陸的軍事威脅,只有靠國人團結一致,才是真正解決威脅之道。

顯然,臺灣對美國此次所表現出淋漓盡致的「現實主義」,讓向來抱持「唯美主義」的民進黨政府,亦產生了「寒蟬效應」的憂心,這也是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傑克・蘇利文日前趕緊出來滅火,並表示:「即使這次美國從阿富汗撤軍,也不能表明是對臺灣或所有美國盟邦及全球夥伴的承諾有所削弱。」的原因。但阿富汗情勢的驟然變化,卻隱然已讓台灣被推到未來「美中博弈」的熱區最前線,對此刻正坐在權力雲端上的臺灣政治人物,豈能不知!

作者為退役上校

照片來源:作者臉書。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