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上精美內衣,守護女性尊嚴

犬山紙子
·11 分鐘 (閱讀時間)

這個連載記錄專欄作家犬山紙子就各種問題與活躍在各界的女性進行對話交流的過程。這次的嘉賓是內衣品牌Nao Langerie的法人代表兼設計師栗原菜緒女士。她曾任職外務省,有著不同一般的經歷,轉身為設計師後,還在日本橋高島屋破格擁有常設專櫃,受到多方關注。這次,熱心於社會活動的栗原女士和犬山女士,探討了有關女性的各種議題。

對外務省的狀況不再抱幻想,投入內衣世界

犬山 這次之所以請栗原女士來做訪談,是因為我對您品牌的理念「精美地包裝守護女性的自豪和尊嚴」深有同感。

栗原 那真是太高興了。

犬山 您原來是在外務省工作吧。

栗原 是。動機是因為我在高一時讀到「南京大屠殺」時,深感震驚,衝到教師辦公室喊道「日本到底是怎麼回事!」老師對我說,「這是一種見解。還有很多別的說法,所以你要自己先全部學習一遍再發表意見」。

犬山 真是個好老師啊。

栗原 於是我對政治產生了濃厚興趣,進入了外務省國際法局。不過,進去之後才知道「官僚社會很不妙啊」(笑)。政治家聽取國民的請願並提出方案,而官僚是去毀掉這些提案的人。而且地位越高,人際關係的羈絆越多,事情全靠揣測衡量來決定。這種工作要幹40年?我就感到在這裡不能待下去。


栗原菜緒女士

犬山 那是太痛苦了…

栗原 那時我的夢想一下子破滅了,於是辭去了外務省的工作。喜歡內衣的我開始在矯形內衣店打工,這時我意識到自己喜歡的其實是像藝術那樣精美的進口內衣呈現出的世界觀。

犬山 完全相反啊。

栗原 對啊。所以,向顧客銷售一套要10萬日圓的矯形內衣,我是良心不安的。那麼哪個品牌可以讓自己充滿自信地去銷售呢?找來找去,我發現日本並沒有自己喜歡的,我想那我就自己來創業吧。

犬山 「因為沒有就自創一個」,這種行動力真是夠帥啊。

栗原 我非常喜歡「想好了就要付諸行動」這句話。「我想創造一種能讓自己感覺活著也不錯的某種價值」,我想正是這種強烈的願望促使我去行動。

花紋胸罩為女性帶來自豪感

犬山 你究竟為什麼那麼喜歡內衣呢?

栗原 說來話長,其中一個原因是我成長在「家長制」的家庭。祖母擁有最高權力,全家人把關愛都給了運動棒學習好、又長得帥的哥哥。而家裡一有什麼沒了就是我的錯,吃飯的時候也單單不給我盛飯…。對我來說,家裡就是戰場,一直覺得那裡沒有自己的位置。嫁過來的媽媽也是同樣的處境,這都是因為我們是女人的緣故。

犬山 還有這種事…

栗原 還有一個原因,我在幼稚園、小學、初中共受到三次性侵。所以,我強烈感到,就是因為自己是女人,才會如此受傷害。

犬山 竟有三次…,真是太痛苦了。我上幼稚園時也遇到性侵;初中時上學乘電車,其間很多次遇到色狼,他們總是盯上看起來無力反擊的女性下手,當你被認為是軟弱無力的人,就會遭遇這種事情,我對此感到極其憤怒。

栗原 我也遇到很多很多次色狼。高中時我還抓到過一次。

犬山 你可真有勇氣啊。因為不知道對方會做出什麼事情,所以我不敢有任何反抗。

栗原 不過,抓住色狼之後,等待我的卻是令人驚愕的現實。女員警說,「他是初犯,原諒他吧。本來你也不該穿那麼短的裙子」,倒是我挨了她一頓批評,言外之意是我不好。

犬山 女員警這麼說的?!太差勁了。

栗原 大人不保護我們,還認可那種行為,這是很可怕的。

犬山 我們鼓起了勇氣去做,卻得不到大人的保護,反而還受到責備,這真是二次傷害啊。受到傷害,以後就不會想依賴大人,這也是很嚴重的問題。受到性侵害和遇到色狼的時候,我還是未成年的少女,但我對自己的隱私部位無法再感到自豪,也不再覺它們的重要。當時只是頭腦一片混亂。跟誰也沒法說,為了讓自己混亂的心情平復下來,我甚至還想將色狼的行為正當化。現在想想,那是一種自己對性的自主性被剝奪的感覺。原本那種時候應該有可以去諮詢的地方,應該有人對你說「不是你的錯」,那種有助於精神關懷的應對非常必要。

栗原 非常理解。就在我讀初二的時候,得到了一件藍色花紋的胸罩。雖然只是超市賣的那種普通的胸罩,但看到戴著胸罩的自己時,我第一次覺得自己挺美的。當我面對一個真實的自己,覺得自己的身體很美的時候,雖然一直因身為女人而受到傷害,但切實感到做女人挺好的。

贈言中傾注的心願

犬山 可以認為這是不借助他人的視線,以自己的標準來定義美麗。

栗原 是的。從那時起我開始喜歡內衣。一開始說的品牌理念就來自我的自身體驗。

犬山 如果我還是初中生的時候就能有一種闡釋「你的身體很棒,自己來守護自己的尊嚴」這種理念的內衣,那麼我的內心一定會變得寧靜。每件內衣都附有小訊息對吧。「保持冷靜和從容,讓內心平和安寧」、「細緻謹慎地培育我內心深處的情感」。這些話真是令人心情激動。


犬山紙子女士

栗原 我覺得當你要鼓足幹勁或者面對什麼難題時,如能聽到一些鼓勵的話語,心情也會有所不同;而內衣是離我們心臟最近的,所以我在上面附加了小訊息。

犬山 每條小訊息中都能感受到您對穿上它的女性投與的愛和溫暖的目光。對了,我在進行一個防止虐待兒童的活動,叫做「孩子的生命屬於他們自己」,您也在開展為兒童保健設施的孩子們贈送「第一件胸罩」的社會活動吧。

栗原 據厚生勞動省發佈的資訊,兒童保健設施中的孩子約6成受到過虐待。其實我不想只限於為保健設施的孩子提供內衣,但現在能做到的只有這種方式了。

犬山 您在社交網路上寫的文章也很精彩。開頭寫道:「我的工作是『包護』女性的自尊心和自豪感」,兒童保健設施的工作人員說,孩子們真是沒有可以自由支配的錢,前幾天還有孩子因為內衣太貴買不起而煩惱。多年前買的、已經破舊的內衣還在一次又一次地穿著,看著真是可憐。當你瞭解到這種情況後,產生了我能否為他們做些事情的想法,因此開始了這項活動」。

栗原 真高興您讀了我的文章。

生命代代相傳,才有今天的我們

犬山 兒童保健設施的孩子們有什麼回響嗎?

栗原 實際上我跟他們並沒有什麼接觸。因為很多設施都認為,很難把握成人都是怎樣的人,不能讓孩子受到傷害,因此不願意讓孩子見陌生人。不過設施的老師們說,孩子們都非常開心。現在我還想爭取幫助那些離開保健設施的18歲以上的孩子們(到18歲,高中畢業後必須離開兒童保健設施)。據說失去父母的這些孩子們在23歲之前自殺的有很多。埼玉縣有人在為這些孩子建設容身之處,我也經常去拜訪。

犬山 在新冠疫情中備受煎熬的年輕人非常多。失去工作或生病的時候沒人可以依賴,那種精神困苦是無法估量的。我對這個活動非常感興趣,今後讓我也一起參加吧。不過,話說回來,從事內衣工作的話,一定會與各種體型的人打交道,日本現在對人體美的認識依然停留在單一的「以瘦為美」的階段吧。

栗原 我在與客人接觸的過程中確實感覺到,無論誰都抱有自卑感並為此而苦惱。但是有個大前提是不應該忘記的。那就是之所以自己今天活在這個世界上,是因為無數的祖先們頑強生存才將生命延續下來。所以,我們是不是「首先要心懷感謝」呢?

犬山 是啊,確實如此。

栗原 生命代代相傳,才有了今天我們的身體,所以我認為對自己身體的否定是很荒唐的。首先我們需要改變視角,然後就是要下決心不去迎合他人的標準。實際上有的女孩子不就很適合胖乎乎體型的嗎?適稱的體型以及喜歡的體型,都是因人而異的。身體自愛運動(Body Positive Movement)如今正在全世界擴展開來。

犬山 無論什麼體型,每個人都有愛自己的身體、並為之感到驕傲的權利。而且他人是沒有權利對此說三道四的。

身邊有喜歡自己身材的人就好

栗原 還有,我並沒有否定其他廠家的意思,但我覺得一直以來胸罩的宣傳偏向於「胸大才好(顯胸大)」的理念。

犬山 像擠乳溝那樣的。

栗原 是啊,大家都被「胸大為好」洗腦了。今後我希望去打破這些觀念。

犬山 有的是正好吻合自己喜好的胸形,也有的是能呈現出乳溝,總之就是多種多樣。

栗原 喜歡乳溝的人那樣自然沒問題,而我的客人中則有感到自卑和煩惱的女性。但她的丈夫則說,我喜歡你的全部,包括胸部也喜歡,由此讓她的自卑煙消雲散。所以我想,身邊有這樣真正喜歡自己的身體的人,不就很好嗎?


Nao Langerie的內衣。右上為贈送給兒童保健設施的「人生第一件胸罩」

犬山 那麼,如果沒有伴侶的人,怎麼做才好呢?

栗原 做好護理很重要。如果對胸部、包括隱私部位好好進行護理,那麼你就會一點點地愛上自己的身體。

犬山 原來如此。產生自卑感後,常會假裝沒看見,覺得「就這樣算了吧」;因而要慢慢地注入愛情並精心地呵護它們。

栗原 我們的身體本身實際上不會有太大的變化,但如果意識改變了,你的身體就隨著變得可愛起來。

犬山 「要我不是女人就好了,就因自己生為女人,現在才會這麼痛苦」,有這種想法的女性可以說確實存在。但是,如果珍視自己的身體,穿上精美的內衣,那麼她或會改變想法,認為「生成這樣真的很好」。今天聽了您的一番話,讓我愈加喜愛這個品牌了。謝謝。

對談整理:林田順子
攝影:山口規子

犬山紙子 [作者簡介]

曾任仙台一家時尚文化雜誌社編輯,後因家庭原因辭職,移居東京。在東京過了6年尼特族生活。此間在吃喝閒逛中廣交女性朋友,並開始用插畫和文字記錄她們的戀愛生活,在網路上引發熱議,Magazine House將其博客內容出版成書,由此一舉成名。現在在電視、廣播、雜誌、網路等平臺兢兢業業開展工作。2014年結婚,2017年誕下長女後,成立了為反兒童虐待發聲的藝人團體「兒童的生命兒童說了算」,作為「兒童禮物計畫」的成員,通過眾籌的方式為需要社會撫養的兒童提供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