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夾腳拖 跑出世界冠軍|超馬老爹羅維銘|華視新聞雜誌

台北市 / 徐敏娟 採訪/撰稿 張書堯 攝影/剪輯

今天的焦點人物,我們要帶您來認識,揚名國際的超馬老爹羅維銘。2022年,在美國紐約舉辦的5000公里超越馬拉松賽,來自台灣的超馬老爹羅維銘,以第三名的成績完成比賽,也是跑完這場比賽年齡最最大的選手。您知道嗎?羅維銘他59歲,都已經當阿公了,卻有著超狂的體力和耐力,而且最特別的是,老爹跑超馬總是穿夾腳拖,他平常沒有找教練,完全自主練習。因為家住北投,他就爬七星山和跑社子島訓練體能,冒著風雨和十度低溫,這趟記者追得很辛苦的採訪,我們得從清晨四點開始看起。

清晨天還沒亮,在只有十度的低溫中,台北市北投區路上幾乎看不到人車,在前方的機車騎士,卻穿著短褲冒雨騎車。不畏風雨和嚴寒,大約半個小時後,抵達目的地。此時四周仍舊一片漆黑,而且陽明山上的風雨更加強勁,還是阻擋不了超馬老爹羅維銘的日常練習。

超馬老爹羅維銘說:「我練習20幾年了,一直練這個鐵蛋跑法。這裡是小油坑的遊客中心,今天天氣比較惡劣一點,又起霧又因為凌晨,不可抗知的因素很多。」羅維銘說:「每一步都要步步為營,因為有時候只要稍微一步出錯,滑倒或怎樣,踩空就完了。」

儘管天氣惡劣,但還是有爬山前的小確幸,天然的溫泉水。享受完溫暖的溫泉水,我們跟著羅維銘展開體能訓練。在寒風低溫中的終點,是1.6公里遠,高1120公尺的七星山山頂。

記者徐敏娟說:「現在時間是清晨6點07分,可以看得出來在陽明山小油坑這邊,天都還沒有亮,而且現在的氣溫只有12度。接下來我們的超馬老爹,羅大哥他就要繼續他今天的,第一趟的七星山山訓訓練。」

為了真實記錄採訪羅維銘的日常訓練,我們也起了大早,在大風大雨中,走得氣喘吁吁,完全跟不上羅維銘的腳步。徐敏娟說:「我們現在走的路線,是平常羅大哥進行山訓時的路徑。但是現在,我們其實已經完全看不到,羅大哥的身影了。」

沿著登山步道,從天黑走到天亮,羅維銘的腳程和體能,狠狠把我們甩在後頭,經過大約1個小時,我們也成功登頂。對羅維銘來說,單單爬一趟七星山,根本小菜一疊,一天三進三出七星山是家常便飯。

羅維銘說:「現在一天上七星山三進,我曾經有九進,訓練超過12個小時從早爬到晚,當然我比賽時間更長,差不多18個小時,可以休息6小時。台灣就是沒有溫差那麼大,唯有高山有溫差,我參加的一些比賽,都是溫差很大的像紐約,歐美都是溫差比較大。」

雖然不是參加極地超馬,但比賽場地常常在高緯度的歐美國家,為了適應當地寒冷氣溫,羅維銘才會選在七星山,讓自己在惡劣氣候下,鍛鍊出最佳體能狀態。他是職業軍人退休,曾加入海軍陸戰隊,從軍時就有跑步習慣,接觸馬拉松超過20年,現在還自創出一套,專屬的熱身方式。

羅維銘說:「現在很冷的時候,我這樣可以活絡我的身體。2023年我要再去的話,是不是要再提升,那我再提升,我知道我還有進步的空間在哪裡。」

更特別的是,羅維銘無論訓練還是參加比賽,都穿夾腳拖鞋。尤其2022年的紐約超馬賽事,和各國選手合照,他腳上的亮黃色夾腳拖,特別醒目,引起外媒注意紅到國際,還讓其他選手爭相要買來自台灣的夾腳拖。

羅維銘說:「我當初穿拖鞋被說,你來比賽你在開玩笑,你看它這個止滑還做得不錯,我事實驗證啦,到現在很多國外也滿認同的,甚至說這在哪邊買的,我說是台灣Made in Taiwan。但是針對賽事的話,比賽比較長,我可能穿長時間的鞋子,我會腫脹,風吹日曬雨淋,可能會產生磨皮,可能會細菌感染。穿了夾腳拖,上山去訓練時,因為這個也訓練到核心肌群,你核心強,能Hold住這個拖鞋,夾腳拖是不脫的不夾的,是很放鬆的在走的時候,它就練成功夫出來了。」

七星山跑山,讓身體習慣大溫差環境,羅維銘也會到社子島,跑「環島」做耐力訓練。羅維銘說:「每一天都是在12個小時內,盡量能夠跑到80公里。好像在挑戰一樣,耐熱沒有遮蔽,我可以承受太陽的光,有時候會感到很不舒服,你會克服變成自然化,就承受它享受它。社子島假如說9公里,有時候是繞圈兩岸,基隆河東岸左岸,然後淡水河就是左右這樣跑。」

從馬拉松開始,漸漸跑進超馬。2005年,羅維銘完成第一場一百公里賽事,四年後拿到一百公里冠軍,同年他到希臘參賽奪下亞軍,此後他奪冠不斷,更在2010年成為亞洲紀錄保持人。2021年,紐約 3100 英里超馬比賽,他拿下亞軍,成績是亞洲第一,也是55歲以上最佳成績者。

羅維銘說:「一百公里之後我就是,也沒有辦法奪冠,24小時我也拿到國內冠軍,48小時第一場我也是冠軍,我就想說嘗試過環島的一千公里。我後來參加2019年,第一場的國外賽事,希臘七日賽,拿到第二名的成績,受到很大的鼓舞,我也看到了世界。所以我說超馬讓我看見世界,世界也看到台灣,全亞洲第一人。一千公里以後,越長的距離,我目前是55歲最快的,就是五千公里來講的話。」

1997年開辦,在紐約舉行的3100英里挑戰賽,是世界上距離最長的超級馬拉松賽,比賽時間從早上6點持續到午夜12點,選手必須在52天內跑完3100英里,等於4989公里。2022年,羅維銘二度遠征紐約,雖然只得到季軍,但59歲的他,個人成績大幅進步還提早完賽。

羅維銘說:「超越上一次一天多,上次是48天多,這次46天多,等於快接近2天,進步了2天。」超馬老爹羅維銘(2022.10)說:「我們這次是46天多,又再一次打破亞洲的紀錄,因為上次是48天11小時多,這次是46天,到時候會有完整的紀錄。」

披上國旗,羅維銘帶著台灣跑向全世界,打破個人紀錄也寫下世界紀錄。羅維銘說:「我裡面這些獎盃,賽程最短是斯巴達,它是一個雅典跑到斯巴達傳令兵的故事,我們今天能夠去朝聖一樣,也就結緣這個跑步的故事。」

超越自我,羅維銘反而用平常心,看待成績。羅維銘說:「帶一把扇子叫平常心,我每天跑一百公里我就要休息了,我以完成為目標。依超馬來講,它是無限可能,你看我的現在的紀錄,打破我在2011年,等於十年前的紀錄。消弭競心突破自我,人生七十才開始,我說人生七十正精彩。」

對成績沒有得失心,59歲的年紀在超馬界堪稱高齡,羅維銘絲毫不在意,從跑步的過程中,他總是拿著一公斤重的圓球,還融入太極的概念。

超馬老爹羅維銘妻子徐春梅說:「打赤腳拿個鐵球,在北投的親戚朋友都說,你先生是不是最近受刺激了,怪怪的像一個瘋子。10幾年來看他這樣在訓練,真的好辛苦好辛苦,很多人都不諒解,早期我也不諒解他。我都一直覺得,他很堅持,內心非常強大,而且他在做對的事,我就想你做對的事我以後都支持你,因為他真的讓我感動。」

讓羅維銘在超馬路上發光發熱,最重要是來自他身邊,最溫柔的那雙手。徐春梅說:「地瓜飯,這蒸蛋,自己出門水要帶著,下雨雨衣還是要穿一下不要淋雨。會研究一下食譜,可是基本上他滿好餵的,他只要蔬食他都可以,只要對的事,我覺得就是要支持。」

因為這樣的支持,再加上羅維銘過去三年都改吃蔬食,羅維銘的妻子首度跟著一起飛到紐約,張羅三餐擔任補給員。

徐春梅說:「我跟去就是要幫他做,讓他節省時間,他一躺就睡了,因為要爭取時間休息,我會比他先起來準備東西,所以我會叫他起床。好敬佩他們,那是不可能的任務,因為一天18小時要維持50幾天,其實我去第三天我就覺得好累喔,我好後悔跟來喔太痛苦了。」

雖然陪賽的過程很辛苦,她還是抓緊時間,幫羅維銘按摩放鬆,看到比賽的辛苦模樣,她疼在心裡。徐春梅說:「有時候看他真的太累,累到可能已經快暈倒了,我就說你可以睡半個小時嗎,他才會進來瞇躺一下。」

超馬老爹其實已經當阿公,有兩個兒子、五個孫子,對羅維銘來說,家人的支持是他向前跑的動力。羅維銘說:「這種賽事假如有親人來陪伴,尤其我們語言隔閡,在心境上會比較踏實有安全感。得到家人的認同,覺得很欣慰的。」

持續鍛鍊,什麼時候退出超馬界,他沒有設限。因為跑超馬對他來說,不是追求成績,也不追求紀錄,他只希望能用身體力行的方式,鼓勵不同年齡層的人,享受跑步,愛上運動。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