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自我 金牌競技啦啦隊 |20年的挑戰與堅持 |華視新聞雜誌

台北市 / 陳汎瑜 採訪/撰稿 文楷城 攝影/剪輯

是什麼樣的隊伍,可以連續十六年蟬聯全國啦啦隊錦標賽的金牌?又是什麼樣的熱情和動力,支撐著他們,堅持走一條不一樣的道路呢?今天要介紹您認識的,是一群由社會人士所組成的Monster競技啦啦隊,2001年成立至今,已經走過20個年頭。最特別的是,團隊成員來自各行各業,有工程師、設計師,也有教練、學生和老師,他們在工作之餘,仍不忘追求夢想,甚至,以Monster為主體的台灣競技啦啦隊,更曾在2015年奪下世界盃冠軍,精彩畫面和動人故事,一起來看!

暗黑的夜晚,隱身在新北市泰山工業區的鐵皮屋裡,匆忙下班的人們陸續趕到,換上輕便的運動服做好必要的暖身和防護,熱血精彩的夜生活即將開始!

輕巧的女生被拋到空中,再由底層的男隊員或中層的女生接住,展現多人金字塔技巧,藍色軟墊上,他們反覆操演,不論是拋、接、空中翻騰,每個高難度動作都再再考驗著團隊的默契,而出現驚險畫面時,更讓人繃緊神經、難以喘息!他們是成軍20年的Monster競技啦啦隊,您一定很難想像,成員們來自社會各界,有工程師、命理師、護士,以及學生和老師!像高壯的大支,是教練之一,也是團隊最穩重的底層,職業是大賣場員工;阿發,則挑戰過十場全國賽,白天是市場攤商!

阿發Monster競技啦啦隊成員說:「因為在市場跟這邊,我可能有點,兩個人不一樣的人,就是靈魂不一樣嗎?對對,因為要分開來,靈魂不太一樣,所以市場叫阿發,這裡叫阿賢這樣嗎?一樣都叫阿發,都叫阿發」。

大支Monster競技啦啦隊教練說:「我在大賣場上班,大賣場對,然後做什麼工作,我在雜貨部門上班,雜貨部門對,要搬貨,搬來搬去,那你平時上班不累嗎?我很累啊,那你來這裡還有力氣?就是下班很累,可是你想到要來這裡練習,又可以跟朋友見面,其實精神又會很好」。

畫面來源:YouTube Sparks High Cheerleading)競技啦啦隊源自美國,1960年代,成為全美高中和大學的主要體育項目,也是競技啦啦隊的正式開端,1996年,這股風潮吹進台灣校園,2001年,一群大學生好手,在畢業後創立了Monster社會隊。像是來自世新大學啦啦隊的王韻淑就是創團元老之一,曾任國手,也是現任專業教練的她,輕靈的好身手、完全看不出年齡快40歲了!

王韻淑Monster競技啦啦隊創團成員說:「我跟我上面的學長姐們,然後我們一起在外面創了這個隊這樣,所以其實當初創隊的時候,我算是以創隊那個年代,我是年紀比較小,但是我上面還有學長姐一起這樣子,所以我們是2001年開始的」。

莊家綻Monster競技啦啦隊教練說:「中正紀念堂外面很大、很好練,不會被太陽曬到,我們覺得這場地很棒,可是慢慢地中正紀念堂就覺得啦啦隊項目,也許沒有他們會看到我們的危險性啦,所以我們都會強調我們會把他們保護得很好,可是外人看到他不會覺得你們就是把人拋上去,就是很危險,所以你們不准在這裡練,所以我們就慢慢地被趕啊,然後我們也在捷運站外面練過,然後也都慢慢被趕,所以其實我們那個時期是很克難,然後到最後就覺得這樣不行,我們應該要有一個正式的場地,可以讓我們遮風擋雨的,對,所以那時候就我們自己的學長姐他們就出資啊,然後我們租一個鐵皮屋,小小的鐵皮屋,然後至少有個家我們不用再被趕」。

在困頓中站穩步伐,也在磨練下開花結果。成立至今20年來,Monster社會隊,已經蟬聯16面全國啦啦隊錦標賽金牌,而2015年,以Monster成員為主體的台灣競技啦啦隊,更在世界盃,首度力壓地主美國隊、奪下世界盃冠軍,歷年來台灣代表隊,還有五次亞軍、四次季軍的佳績,是不折不扣的台灣之光!

簡文淵Monster競技啦啦隊教練說:「一喊第一名的那個時候,其實就是直接就是落淚了,因為這段時間真的太辛苦,因為我們世界盃集訓一次的時間,從初選複選決選然後集訓了三個月,甚至更長這大半年的時間,所以就是很多話是沒有辦法在當下直接講出來,我只能說就是很感動啦」。

莊家綻Monster競技啦啦隊教練說:「我覺得還是沒有那麼多人關注到,其實台灣啦啦隊是一個很強的項目,它其實是在世界上是可以發光發熱,只是很少人會看到這個部分對啊,當然我們現在都還是在努力讓更多人可以看到Monster,更多人看到台灣的世界盃項目,其實是很強的」。

2020年全國啦啦隊錦標賽、即將登場,緊鑼密鼓的排練過程,教練也為我們示範講解、高難度動作!內轉 Rewind Cupie,其實它的難度在女生要做一個內轉後空翻,然後男生要單手做支撐,對,其實這個動作很難,因為它會牽扯到女生的體操好不好,然後翻上去,又要看男生的穩定度夠不夠說:「它是Double Up轉兩圈上對兩圈上的延伸,Double Up 對 Double Up 它是兩圈上的延伸,又做Hand To Hand 就是手對手的支撐倒立的支撐,然後回來又做一隻手支撐,對所以它的難度是招招難,兩圈上的720上111所謂的111就是一個1代表一層所以三個1就是三層,我們今年會出的是叫Toe Touch Trophy,就是女生被拋上去之後做一個Toe Touch(水手跳躍)然後夾回來之後給中層去接就是又是另外一種111(金字塔)的呈現」。

高強度的練習,其實背後藏著許多汗水與辛酸。底層男生因為要支撐上層,常常手指拉傷骨折,美麗的女隊員,則得克服被拋上高空的恐懼,和無數次碰撞造成的傷害!而他們的勇氣和堅持,格外令人讚賞!

泡芙Monster競技啦啦隊成員說:「中層的難度,是第一個你真的要讓你自己先站穩,那再來是你要眼明手快,因為你要從今天你要接的是她的下半身,你要從一開始就要看你要接的地方,當她飛起來的時候你還是要注視著你要接的地方,早一點去接她下來才扣得住她,假如說像剛剛那個動作的話,你太晚接我們會整個人全部重力加速度整個就垮下來,所以其實那時候,當初我們在練的時候,其實一開始練真的沒有這麼穩,所以一直被踩奶啊,然後炸啊那很可怕,這一片全部都瘀青」。

小花Monster競技啦啦隊教練說:「要非常相信中層一定會接到你,所以她接到你的時候就是要直接放下來給她,然後她就會撐住你這樣子,主要就是要很相信大家會把你接住,就是認真做自己的動作」。

大支(27歲)Monster競技啦啦隊教練說:「練那個後空翻的時候,練到哭,這樣練到哭喔,對啊,為什麼我一直沒辦法,然後翻不出來,然後練到會有挫折,後來有成功嗎?有啊,後來就是一直被逼,逼到最後還是自己有把它翻回來」。

王韻淑Monster競技啦啦隊創團成員說:「其實當你在做那些動作,你已經不會想到高度這件事情了,你直接想的是希望大家可以成功,其實已經不會再管高不高、危不危險這件事情,因為如果你沒有一個信任感,你也不會站在上面」。

採訪這天我們在場邊看到一個奇特的身影,她是擁有11年隊齡的團員蓓蓓,懷孕九個月了,仍舊挺著圓潤的肚子照常來報到,蓓蓓Monster競技啦啦隊創團成員說:「九個月了,下個月就要生了,想說如果你以後要加入啦啦隊也是可以的啦,這是妹妹嗎,這是弟弟」。

不同於學生社團,社會隊隊員還得突破年齡的限制,兼顧養家活口的工作,但不分世代,所有Monster隊員都對團隊未來充滿自信和熱情,大支Monster競技啦啦隊教練說:「教練你結婚了嗎?還沒那你覺得你的另一半以後會同意你繼續練嗎?,應該會吧應該是會吧」。

泡芙Monster競技啦啦隊成員說:「一定會成功,一定會,一定會第17面金牌嗎?我也不知道耶一直都是金牌」。

簡文淵Monster競技啦啦隊教練說:「你把你所有的要堅持的、要做的,把你準備好,那你上那邊自然而來就會很好用,就也不用擔心就是世界盃這件事情,因為你一直都在準備」。

莊家綻Monster競技啦啦隊教練說:「一直到現在,我們都希望我們可以有一個屬於我們自己的場地,然後我們可以沒有後顧之憂的,真的為啦啦隊這塊,然後在世界上發光發熱,這一塊而努力」。

這片藍色軟墊上,承載著許多人的青春和勇氣,有挫折也有驕傲,有傳承也有交棒,走過20年不變的是,他們的熱血與初心,期盼登上國際、榮耀台灣,更要不斷挑戰創新、努力讓夢想延續!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