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人死亡率是富人10倍!哥倫比亞民怨大爆發 警察鎮壓殺死37人

·5 分鐘 (閱讀時間)

南美哥倫比亞4月底爆發示威潮,目前已延燒超過11天,全國至少37人死於動亂,還有人群眾攻擊首都波哥大(Bogota)警察局,警民衝突愈演愈烈。民眾抗議新冠疫情拉大貧富差距,政府沒有太多作為,還放任警方以暴力手段維持宵禁、戴口罩等秩序,示威潮恐將持續不止。

哥倫比亞人權組織統計,自4月28日掀起示威潮以來,全國各地至少有37人死於動亂之中,警方毫無節制地運用橡膠彈、閃光彈等工具強力鎮壓,亦導致數百人受傷。場面最混亂的地區為中部西羅(Siloe)城鎮。當地社區領袖羅培茲(David López)批評保守右翼的執政黨:「這就是中央民主黨治下的哥倫比亞——人民愈來愈窮,再也無法忍受了。」

BBC報導,哥國政府日前突然提出稅改政策以挽救備受疫情衝擊的經濟,計劃內容包括提高稅率、減少稅額抵免項目以提高營業稅與增值稅等,月收入超過656美元(約台幣1.8萬元)的國民都會受到影響。哥倫比亞2020年GDP下降了6.8%,是50年來最糟糕的一年,即使過去的內戰時期都沒有如此嚴重。

然而,正因為疫情衝擊,民眾早已無法承受經濟衰退,稅改消息一出立刻爆發嚴重民怨,迫使總統杜克(Iván Duque)在短短5天內收回成命,宣布暫緩加稅計劃。但哥國人民的怒氣毫無消散,反而愈演愈烈,各地都傳出警民衝突。

因為偏好設定的緣故,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衛報》(The Guardian)報導,哥倫比亞在新冠疫情之前的貧富差距已經相當嚴重,根據2017年數據,前20%人口掌握至少54%的財富。2019年底也曾因為相同原因出現零星抗爭。智庫國際危機組織(ICG)研究員狄金森(Elizabeth Dickinson)表示,上層政治菁英與底層人民的鴻溝大到難以想像,「就像不同星球的人,隔著高空對話。」

截至5月8日為止,哥倫比亞累計確診達297萬人,死亡數達7.6萬,該國人口約5000萬人。醫療狀況不談,長時間的封鎖措施也嚴重拖垮經濟,超過280萬人淪為「赤貧」。貧窮社區的疫情也更為慘烈,在最貧困的社區,新冠肺炎的住院率與死亡率都是最富有社區的10倍以上。

「經濟挫敗非常巨大,就像整個拉丁美洲一樣,哥倫比亞的經濟在時而開放、時而封鎖之中被搞得很慘,而誰是負責執行封鎖的人呢?那些警察。」

報導指出,由於在2016年以前,哥倫比亞深陷內戰逾50年,警方多年來都擁有軍事化訓練,以對付叢林內的共產黨反叛軍。警察素來也常常被控侵害人權,系統缺乏約束警暴的力量,光是2020年就有86人被虐死。去年9月,一名律師僅因為在街上喝啤酒就遭數名警官拘押,還被以「電擊棒」攻擊而死亡,隨即激發一場不小的示威行動,不幸的是最後又有10名示威者遭警方鎮壓而死。

而在疫情動盪期間,哥國警察更可說是「權力大過天」,不時傳出以嚴苛手段執行防疫,例如沒戴口罩就被當街搧巴掌、施以高額罰金等等,一再加深民眾對警察的積怨,警察回擊的兇狠程度也是前所未見。

因為偏好設定的緣故,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每一天醒來,哥國人民就發現警察的暴力手段又上層樓,不僅發射實彈射死無辜學生,還開著黑鷹直升機刻意略過住宅區以示威嚇,也施放大量催淚彈。39歲的芮伊(Yina Reyes)説:「他們像燻昆蟲一樣燻我們,我看見孩子被煙霧嗆到的樣子,呼吸起來比戴著氧氣機的新冠患者還痛苦。」

波哥大洛斯安第斯大學(University of Los Andes)政治學教授波薩達(Fernando Posada)説,每到夜晚,人們就感到無盡恐懼,害怕暴力、野蠻與痛苦席捲,更害怕隔天醒來又要讀到更多可怕的報導。」

「這個國家令人心碎。」

目前看來,哥國政府毫無手軟心慈的跡象,似乎也不打算聆聽民眾心聲,甚至將抗議者與「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人民軍」(FARC)連結在一起,稱抗議者都是恐怖份子與破壞狂。FARC即是內戰50年的主要反叛軍,這場戰爭至少殺死26萬人、導致700萬人流離失所。

這種觀點也讓抗議者醒覺,以暴力回應暴力恐怕難以解除危機,人民也只會是受傷的那一方。示威者已經因為封鎖重要道路和海港等手段遭到批評,令部分群眾反思撤退的可能性。

27歲抗議者歐斯皮納(Steven Ospina)表示:「要在明天獲勝,今天就必須輸。政府一直很殘忍,但我們希望降低衝突,讓他們無法再把我們描繪成罪犯。」

芮伊也樂觀認為:「勞工階級是哥倫比亞的引擎,(政府)要是把我們全殺了,他們也得不到任何好處。」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毒梟與他的寵物》艾斯科巴留下「龐大」遺產 哥倫比亞超頭痛!河馬「生生不息」釀環境災難
相關報導》 誓言聯手對抗中國船隊!智利、哥倫比亞、厄瓜多和秘魯合作打擊「非法捕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