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體書玩推理 穿梭火車廂解謎

許文貞/專訪
·3 分鐘 (閱讀時間)
受到阿嘉莎.克莉絲蒂《東方快車謀殺案》啟發,插畫家鄭星慧設計出結合娃娃屋和手風琴式立體書,每個跨頁就是一節車廂、一段故事,讓讀者彷彿也坐上火車,深陷精采的推理謎題。(郭吉銓攝)
受到阿嘉莎.克莉絲蒂《東方快車謀殺案》啟發,插畫家鄭星慧設計出結合娃娃屋和手風琴式立體書,每個跨頁就是一節車廂、一段故事,讓讀者彷彿也坐上火車,深陷精采的推理謎題。(郭吉銓攝)

展開長達180公分的立體書《火車上的捉迷藏》,穿梭在一節節紙製的復古火車車廂,看著小小主角解開謎題:人究竟是誰殺的?受到阿嘉莎.克莉絲蒂的經典推理小說《東方快車謀殺案》(以下簡稱《東方快車》)啟發,插畫家鄭星慧投入數年,設計出結合娃娃屋和手風琴式特色的立體書結構,每個跨頁就是一節車廂、一段故事,讓讀者彷彿一起坐上火車,深陷精采的推理謎題。

東方快車啟發 全書展開180公分

鄭星慧表示,7年前在英國留學時的畢業製作,選擇以立體結構和插畫呈現《東方快車》的故事,誤打誤撞踏入立體書的世界。耗費多時、全手工完成,雖然原本有出版的計畫,最後卻因為版權問題無法如願。現在終於能出版自己原創故事的推理立體書,「對我來說,真的是圓了長久以來的夢想!」

在《火車上的捉迷藏》的故事,描述一條橫跨東鷹和西鹿兩國的鐵路大橋,東鷹國的童工芬恩希望逃到西鹿國,在陌生人羅伯的協助下上了火車,卻意外在這長達7天的火車旅程中捲入了東鷹國與西鹿國的間諜攻防戰。鄭星慧表示,她從小就喜歡推理故事和少年漫畫,「這次還受到電影《惡棍特工》啟發,故事裡的每個人,其實背後都另有一個身分。」

1985年生的鄭星慧,從小就喜歡推理故事和少年漫畫。她接觸紙藝的起點是國中,由於班上導師正好是一位喜歡紙藝的美術老師,「他教我們做簡單的立體紙雕書,我的作品常被稱讚。」大學時,她原本念動畫,後來到英國金斯頓大學留學念設計,成為插畫家。在準備畢業製作時,決定以《東方快車》為主題發想作品。

規畫、繪圖到裝訂 花了3個月

對鄭星慧而言,由於《東方快車》故事發生在14個火車包廂裡,特別適合做成立體書,她打破小說原本的敘事結構,拆解故事,「我把每一個房間裡發生的事都整理出來,在立體書的場景裡重現,其餘對話用文字交代。」從規畫結構、繪圖、印製,到手工裝訂成書,花了3個月時間,但光是手工把書組裝好,就花了整整1周。

原本鄭星慧有意出版,但擁有克莉絲蒂小說版權的哈潑柯林斯出版社提出建議,「一是,他們認為我的畫風童趣,故事卻有殺人場景,不適合兒童閱讀。二是,當初製作時沒有考慮到印刷上的限制,成本太高。」

如今鄭星慧創作自己的推理故事,

保留了穿梭在車廂解謎的特點,將《東方快車》立體書的車廂結構加以改良,簡化製作過程,《火車上的捉迷藏》也順利在台灣募資、出版,「沒有想到,7年前的想法,現在終於實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