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婚悲歌》辛巴威15歲女孩死於分娩 貧窮、教會、法律漏洞助長童婚陋習

·7 分鐘 (閱讀時間)

今年七月,一名辛巴威孕婦在教堂生產時死亡,輿論迅速升溫,國際社會與人權團體更厲聲譴責辛巴威當局,這是因為該孕婦年僅15歲。這起事件讓外界再度關注辛巴威的童婚陋習,發現家庭經濟狀況、法律和教會都助長童婚,讓青少女陷入一生痛苦。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導,根據辛巴威警方,15歲死者安娜.瑪查雅(Anna Machaya)在辛巴威東部馬蘭吉(Marange)鄉村地區的約翰馬蘭吉使徒教會(Johanne Marange church)生產,不幸死亡。瑪查雅的丈夫是26歲男子孟布盧姆(Hatirarami Momberume),目前CNN無法與他的律師取得聯繫。

瑪查雅的死在辛巴威引燃強烈抗議,一份反對童婚的請願獲得數以千計的人連署響應,許多運動者也希望瑪查雅案能夠揭露更多童婚的弊端,進而終止童婚。儘管現行法律不允許,但辛巴威國內仍持續發生童婚,根據倡議組織「女孩不是新娘」(Girls Not Brides) 辛巴威分部統計,全國未成年少女中34%不滿18歲結婚,更有5%不滿15歲就結婚。

瑪查雅的悲劇引發國內外民眾、人權組織,甚至聯合國關切,辛巴威警方發言人尼亞提(Paul Nyathi)表示,孟布盧姆以及瑪查雅的父母遭到拘捕,孟布盧姆被指控犯下強姦罪,瑪查雅夫婦則因隱瞞女兒年齡而被控妨礙司法公正。當局更指稱瑪查雅夫婦還答應給孟布盧姆另一名9歲女孩。

尼亞提說:「我們的調查顯示,牽涉其中的人們並沒有坦誠以告,而且他們還嘗試藏匿事實,特別是教堂發生的那些事。」瑪查雅家的發言人瑪比卡(Alice Mabika)則表示,在調查結束以前,她不能談論這起案件。

一直以來,辛巴威政府都對童婚陋習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辛巴威有兩部婚姻法律,一是《婚姻法》(Marriage Act),另一是《習俗婚姻法》(Customary Marriages Act),兩部法律都沒有規範同意結婚最低年齡,且習俗婚姻法允許一夫多妻。目前有一份新的婚姻法草案等待議會審查,目標是禁止18歲以下人民結婚,並懲罰所有涉入童婚的人。

使徒教會童婚猖獗

童婚在辛巴威鄉村地區十分常見,在那兒居住著全國最貧窮的人,許多父母表示,他們是為了減經家庭經濟負擔,迫不得已才把女兒嫁出去。

當地的使徒教會也是童婚盛行的關鍵。根據女孩不是新娘,使徒教會鼓勵女孩嫁給年長的男人,稱她們能因此得到「靈性指引」。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也表示在原住民使徒教會裡頭,童婚尤其「猖獗」。原住民使徒教會結合基督教信仰和傳統文化,在全國有百萬擁護者。

瑪查雅喪命之處,約翰馬蘭吉使徒教會的發言人馬朗吉(Nyasha Marange)辯稱教會並不允許18歲以下青少年結婚,並否認教會成員侵犯未成年人。馬朗吉說:「我們的領導者布道反對那些行為;我們將犯了這些事的成員逐出教會,這是犯罪,要進入法庭審理,就像孟布盧姆那樣。」

馬朗吉也試圖澄清,說瑪查雅確切的死亡地點是教堂旁邊的聖所,那並不在教堂領地裡面。據馬朗吉所言,為了防堵新冠肺炎(武漢肺炎,COVID-19)擴散,辛巴威政府禁止教堂舉行聚會。那座聖所是成員禱告的地點,他們也可以獲得教會領導人的靈性指引。馬朗吉更補充,瑪查雅死後,據傳孟布盧姆試圖藏起來,那時教會有和警察合作搜找孟布盧姆。

然而教會特殊的性質,的確在某方面助長童婚。辛巴威教會理事會(Zimbabwe Council of Churches)秘書長慕塔塔(Kenneth Mtata)指出,家長害怕讓教會蒙羞,因而鮮少通報性侵。此外,教會中若有性侵犯遭逮捕,通常可以全身而退。慕塔塔說:「眼下我們手邊有許多案子,判決好像不會發生,許多人就這樣逃離法網。」

阿富汗世界展望會表示,支援女性就業才能提升兒童受教率並改善童工、童婚問題。(台灣世界展望會)
阿富汗世界展望會表示,支援女性就業才能提升兒童受教率並改善童工、童婚問題。(台灣世界展望會)

阿富汗世界展望會表示,支援女性就業才能提升兒童受教率並改善童工、童婚問題。(台灣世界展望會)

防疫封城使童婚增加

2020年新冠肺炎席捲全球,封城是各國的普遍防疫措施,然而辛巴威的童婚案例竟因為實施封城而增加。根據婦女和青年事務部部長尼奧尼(Sithembiso Nyoni)在今年3月提供給議會的資訊,今年1月至2月5日這段期間,近5000名青少女懷孕,也發生1174起童婚,而且鄉村是狀況最嚴重的地區。

馬里莎(Natsiraishe Maritsa)在埃普沃思(Epworth)教授跆拳道,這裡是首都哈拉雷(Harare)南部最貧窮的鄉村之一,學員主要是未成年小媽媽,馬里莎希望跆拳道可以讓她們保護自己。她說:「因為學校關閉,因此大部分學童都無事可做,這個狀況迫使她們更早進入婚姻。」

尼奧尼表示:「我們還沒更新資訊,但在辛巴威鄉村區域,(青少女)懷孕數字並沒有如想像減少。我們仍在整理資料,並希望可以看到這件事的規模。男人必須停止這個行為。」同時,尼奧尼也呼籲當局採取行動,以制止教會折磨青少女的行為,「我們想要這些以神之名實施惡行的教會負起責任,並停止侵犯孩童。」

童婚帶來一生痛苦貧窮

過早進入婚姻,會讓青少女承受一輩子的痛苦與貧窮。馬里莎跆拳道課的學員菲斯(Faith)尚未成年而已經育有一子,她的兒子和其他學員的小孩一起玩耍,等待媽媽們下課。菲斯和其他少女不希望因提供證詞而被排擠,因此以下名字皆為化名。

菲斯透露,在她15歲中輟以後,她的雙親逼迫她嫁給一名26歲的男子,她已經失去回到學校的希望。她只能從事勞力工作,而丈夫在金礦工作,兩人一分開就是好幾週,兩份微薄薪水加到一起卻只能勉強打平家庭開銷,「攢錢買肥皂洗孩子的衣服真的很困難。生活非常困難。」

菲斯的朋友斯碧威(Spiwe)17歲,她15歲時雙親離婚,然後她結婚了。阿莉慕朱(Arimuzhu)靠洗衣服和幫傭每天賺取2美元(約56新台幣),她九個月大的兒子老是吃不飽。聽著阿莉慕朱說話的魯坦多(Rutendo)看起來心事重重。她今年16歲,懷有身孕,卻還沒在當地診所登記產前護理。魯坦多說她的丈夫在金礦工作,夫妻兩人的薪水很難維持生活。

沐恩蓋(Mungai)表示,當她和丈夫爭論家裡困難的經濟狀況,總是會被丈夫毆打。「每當我抱怨餓肚子,他就會生氣,」她的聲音破碎,「家裡沒有平靜。」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我們絕不能失去一整代少女」新冠疫情打亂她們的人生!東南亞與太平洋地區無數少女被迫輟學結婚
相關報導》 疫情封城》全球1.7億學生仍無法到校上學!聯合國警告:弱勢孩子恐淪落童婚、童工,從此斷送學習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