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小白鞋還在跑─云何降伏其心

楊渡
·2 分鐘 (閱讀時間)

童年的小白鞋還在跑─云何降伏其心

我緩緩垂下眼簾打坐,

把天地隔在外面,

眼底殘留著最後一眼:

一隻蝴蝶在花園翩翩。

陽光下的蝴蝶像她的小白鞋,

跑過小學教室前的操場邊,

輕輕跳躍,白淨的小腿那樣美,

那個我暗戀的小女生當祖母了嗎?

我們班也暗戀她的那個男生,

後來沒有上學,去當腳踏車學徒,

把一個紡織廠的女工搞大了肚子,

十七歲就當了兩個孩子的爸爸。

當爸爸都會使人變老,

我爸爸好像七十歲開始變老,

他記不住自己畫過的圖寫過的字,

他的雙眼空茫,像泡過水的泛黃書本。

書本泡過水的那一年有颱風,

小威的童臉在海邊驚訝大喊:

大海怎麼泡滿了殘損的漂流木!

大海怎麼變成了森林的墳場?

颱風把森林的孩子都沖到海裡,

我撿了一根像手杖的老樹枝,

年輕的女朋友拿它當玩具,

在二子坪拍了一張美美的照片。

二子坪的野花遍地,蝴蝶的花園。

小蝌蚪可愛到讓她驚呼連連。

夜間的樹枝上,還有小青蛇滑到水池邊,

文文盪漾的水紋,揉碎了半個月亮。

小水塘倒映著快速流動的烏雲,

雨落在午後的草葉上,有一種乾煎的茶香,

割稻子的下午媽媽總是叫你去幫忙,

把曬穀場的稻穗收好,在西北雨降落前。

雨腳走得太快,一下子就跑到了龍眼樹下,

狂暴的雨粒打得斗笠劈嚦啪拉響,

跑步的腳踩在水漥裡,濺起溫溫的水珠,

空氣中有一種粽子蒸熟了的香味。

黃昏的太陽雨,是神的歌聲。

金色的光芒在烏雲的邊緣描金線,

彩虹拉開七色的跑道,那麼柔和的圓弧,

孩子怎麼繞彎道都不會跌倒。

她的小白鞋還在我童年的操場奔跑……。

我明明垂下了眼簾,心卻還在胡鬧,

我的心跑得那麼歡,那麼快,

到底,小白鞋跑到什麼時候才會停下來?

佛陀啊,我的心像風,

我要怎麼抓住一陣風?

佛陀啊,飛來飛去的風,

能不能停留在你的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