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個出有聲書的華語作家

許文貞/台北報導
·2 分鐘 (閱讀時間)
在「親愛的三毛」紀念講座,三毛大姐陳田心出示三毛荷西兩家人終於見面的合照。(張鎧乙攝)
在「親愛的三毛」紀念講座,三毛大姐陳田心出示三毛荷西兩家人終於見面的合照。(張鎧乙攝)

三毛逝世30年,仍能看見她對文壇、社會的影響。三毛摯友、明道大學中文系兼任助理教授陳憲仁表示,他在擔任《明道文藝》雜誌編輯時與三毛相識,對她十分敬佩,「她很有正義感,不對的事就不會容許。三毛有一次在台北街上走路,看到有車子停紅燈時,隨手丟了垃圾出來。她立刻跑上去撿起來,在轉換綠燈車子要發動時,把垃圾丟回車子裡去。」

陳憲仁回憶,1976年三毛回台,中華日報主編蔡文甫請她吃飯,正好他來台北,就一起吃飯認識三毛,在座有王鼎鈞等文藝界人士,「才第一次見到三毛,大家就聽三毛講話聽到入迷。本來如果有王鼎鈞在場,都是聽王鼎鈞說話,但那天連王鼎鈞都很入迷得聽三毛講話。」

陳憲仁表示,三毛是第一個到撒哈拉沙漠居住、寫撒哈拉的故事的華人,如果不是她,台灣就沒有沙漠文學。此外,在台灣當時保守的環境裡,三毛和荷西的異國婚姻,也讓跟外國人因為自由戀愛而結婚這件事,逐漸被社會接受。

雖然瀟灑不羈,三毛卻是很「親民」的作家。陳憲仁表示,以前少有作家講座,讀者很難見到作家,「但三毛走入人群、走入社會,很多地方會請她演講,讀者有機會接觸到作家,開啟風潮。」很會講故事的三毛,也是第一個出有聲書的華語作家,「她的聲音很好聽,講故事又精彩,很適合。」

丁松青神父則是在蘭嶼服務時認識三毛,後來到新竹五峰鄉清泉部落服務時,三毛也多次造訪,不只跟部落青年交朋友,也帶外國朋友來。部落裡甚至有一間「三毛的家」,許多觀光客會造訪、朝聖,「她在山上的時候很快樂,不太難過。」

丁松青表示,若非三毛影響,他不會提筆寫下他在蘭嶼、清泉生活的故事。三毛的早逝也讓他掛懷,他回憶,某次和三毛聊天,提到瑪麗蓮.夢露、珍妮佛.嘉蘭、詹姆斯.迪恩和李小龍,「三毛說,為什麼這些明星這麼年輕就走了,但我們還是記得他們?她又說:我會不會也跟他們一樣呢?那時我沒有想到,她後來真的也跟他們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