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線面對病患 黃立民:麻醉醫感染風險大

國內爆出第一起,醫師遭武肺確診病患感染案例,但他只是支援麻醉科醫師,並非實際執行插管的醫師,究竟如何感染?也引發關注!感染科專家黃立民分析,專門執行插管的麻醉科醫師,第一線面對病患咳嗽的飛沫傳播,風險最大,但防護衣穿脫不當,導致沾染病毒,執刀醫師也有機會被感染,哪個環節出錯,還待指揮中心調查釐清。

壓克力透明箱子,開兩個小洞,醫師把手伸進去,看著螢幕,就能幫裏頭的病患插管,減少飛沫傳染危機。

第一線面對病患咳嗽飛沫傳播黃立民:麻醉醫感染風險大
第一線面對病患咳嗽飛沫傳播黃立民:麻醉醫感染風險大

門諾醫院麻醉科主治醫師賴賢勇說,「因為在插管的時候,會有飛沫的噴沫,在這個時候又是屬於緊急的狀況,很容易讓醫護人員本身會被感染,病人突然來,他的病史還不是很清楚,這個可以多一層額外的保護。」

第一線面對病患咳嗽飛沫傳播黃立民:麻醉醫感染風險大
第一線面對病患咳嗽飛沫傳播黃立民:麻醉醫感染風險大

麻醉科醫師很有警覺,替武肺患者插管,風險很高。通常安排在當天最後開刀時段進行,患者送入開刀房,要全套防護裝備,手術結束後,要用紫外線燈殺菌,且採獨立動線。醫師部分,優先選擇有前室的手術室,用氣流有效隔絕病毒,並在負壓隔離病房就為患者插管。雖然主要由麻醉醫師執行插管,但病患突然咳嗽、飛沫傳染,或隔離衣沾染病毒,一旁協助的執刀醫生也有風險。

第一線面對病患咳嗽飛沫傳播黃立民:麻醉醫感染風險大
第一線面對病患咳嗽飛沫傳播黃立民:麻醉醫感染風險大

台大兒童醫院院長黃立民說,「他把管子插到氣管的深部,所以我們下呼吸道的分泌物,就有機會噴到環境裡面去,那下呼吸道的分泌物,是病毒量最高的地方,所以插管的那幾分鐘,其實病人周圍的空間裡面,病毒比較多,甚至空氣裡面都有氣溶膠,也有可能就是他照顧病人日常,照顧病人當中,在穿脫隔離衣的時候有一點疏失。」

第一線面對病患咳嗽飛沫傳播黃立民:麻醉醫感染風險大
第一線面對病患咳嗽飛沫傳播黃立民:麻醉醫感染風險大

北市聯醫胸腔重症醫師蘇一峰說,「病人的病床當然會有許多病毒,因為他可能身體有帶病毒,又會摸病床又摸把手,那病人在緊急插管的時候,把病人抬起來把他抬高,然後把他擺到一個可以插管的位置,大家都是手忙腳亂,在幫這個病人擺一個適合插管,急救的位置。」

第一線面對病患咳嗽飛沫傳播黃立民:麻醉醫感染風險大
第一線面對病患咳嗽飛沫傳播黃立民:麻醉醫感染風險大

確診醫師究竟在哪個環節染疫,指揮中心仍在調查,幸好其他464名院內密切接觸者,採檢均為陰性,就連執行插管的麻醉醫師,也並未染疫,因此這回協助的開刀醫師如何被感染,工作流程是否符合SOP流程?也引發醫界討論。

(民視新聞/陳盈竹、李建緯 台北報導)

更多民視新聞報導
空軍寒冬送粥助街友 議員尋人表揚善舉
苗栗清晨爆冷1.5度 今起放晴回暖3天溫差大
太魯閣山月吊橋 春節3天免預約採現場排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