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耕心田】國旅初體驗

青年日報社
·3 分鐘 (閱讀時間)

◎莊雲惠

現今國民旅遊正熱門,各地景區、乃至許多人跡罕至的祕境,彷彿變身為美麗佳人,紛紛受到青睞,也迎來大量遊客。

以前在國內旅遊時幾乎都駕駛自用車,在小小房車內隔窗領略沿途景致;相與為伴的是熟悉的家人或親友,彼此無需任何矯飾遷就,即使休憩入睡也不致迷途!

最近首次參加國旅,一上車,才知道遊覽車就像移動城堡,上面有吃、有喝的,還有導遊的貼心服務,像極了戶外教學的熱絡氣氛。出發了,有人開始點歌,原來它還是一個小型歌廳!麥克風啟動後,歌聲就隨著車速不斷流動,流過繁華城市、穿過蜿蜒山路、行過濱海公路,接力似的傳唱,也許悅耳、或許刺耳,可能動聽或魔音傳腦……一首又一首歌曲,我也被迫當個無奈的聽眾。

原來搭乘遊覽車旅遊是這番光景,這初體驗算是讓我大開眼界了。素來害怕嘈雜,置身其間,不管願或不願,我都必須嗅聞屬於塵世的氣味,還要以平靜且逆來順受的心情承接聒噪音浪的衝擊!

又有人開嗓高歌了,但唱得五音不全,自己開始為聽覺被凌遲而感到委屈,彷彿宮、商、角、徵、羽五音都亂了套,揮舞翅膀在狹窄空間裡亂竄!但歌者還是賣力地吼唱著,彷如找到獨享的表演舞台,即使耗盡洪荒之力也要聲嘶力竭才肯罷休;那股陶醉得忘我的神情,即使彗星殞落也驚嚇不了他!

其實快樂就應該如此,不在乎別人目光,無視於任何評價,在短暫旅程中盡興滿足自己歡樂的慾望。做為旁觀者,本是群體中的一個、卻又顯得像化外之人的我,只好覺悟地告訴自己必須調適忍受。

我拿起手機戴上耳機,企圖與周遭築起一道隱形的牆,以聆聽喜愛的音樂來對抗一波波洶湧的聲浪,但仍是徒勞無功,反而發現有兩股勢力在對峙:我無法完全排除刺耳的歌聲,也不能好好欣賞想聽的音樂,兩兩撞擊之下,形成更大的衝突。心靈交戰的結果,最後只能選擇接受現狀,再次提醒自己:定靜安慮得。

我的心思不在車內洋溢活力、夾雜喧囂,還有絲絲躁動的歡愉裡;倒覺得自己像是天外飛來的一顆頑石,即使墜入這座城堡仍不願同化,非要以微不足道的堅持去抵禦意外紛鬧,以致產生適應不良的輕微焦慮,又企圖以最短暫的時間找到自處之道。

我默默地望向玻璃窗外流動的景物,秋季在欒樹停留過,在楓樹藏匿著,還有眼底深情款款流盼的詩樣情愫也盪漾著……一段又一段、一程又一程,當越發專注地諦視,直到看見微笑花開,輕盈葉舞,車內的聲響終於撼動不了我了,不管是什麼樣的歌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