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筋肉媽媽專訪2】牙醫命令助理「用妳膝蓋揉我的腰」 助理說出實情卻遭閨密檢討

陳虹瑾
·3 分鐘 (閱讀時間)
丈夫猝然中風,筋肉媽媽(圖)指著工作室角落,提起某日送兒子上學後,陽光從玻璃外照進來,她忽然覺得,一定要有一部分「只為自己而活」。
丈夫猝然中風,筋肉媽媽(圖)指著工作室角落,提起某日送兒子上學後,陽光從玻璃外照進來,她忽然覺得,一定要有一部分「只為自己而活」。

20年很快就過去了,但也可以過得很慢。把這段時日加總,是她的一半人生有餘;她一口氣給我們講了幾個發生在這20年間的故事。大學三年級,萬思惟終於換掉舊有的手機門號,告別了1千多個被陌生男聲電話騷擾的日子;換新門號的關鍵是她開始打工,希望以薪水為自己換一支新的號碼。

其中一處打工場所是學校旁的牙醫診所。牙醫為省成本,請來大學生打工,替代應由護士擔任的牙醫助理,萬思惟當時不明所以,應徵上了助理職缺,與其他學姐輪班。某日,空蕩蕩的診所只剩牙醫與她,醫師突然說腰痠,「妳可以幫我揉一下嗎?用妳的膝蓋揉我的腰。」牙醫趴上沙發,命她為他按摩腰部。她怔住,卻照做了,牙醫開始呻吟,她發覺不對勁,趕緊說頭痛要請假,速速離開診所。她至今仍記得那個診療間,牆上掛著牙醫師的全家福。

離開診所的萬思惟愈想愈不舒服,把事情告訴閨密。好姐妹問,其他在診所打工的學姐有遇到騷擾嗎?她答不知,因為根本不敢問。好姐妹又問:「是不是妳平常有散發一些訊息,讓那個醫生覺得妳好像有機可乘啊?」那天起,遇到任何性騷擾事件,她再也不對任何人啟齒-已經發生太多次了,被害人好像永遠都是錯的。

產後憂鬱症逼得萬思惟開始運動,心肺功能超差的產後婦女變成大家熟知的筋肉媽媽。圖為兒子出生後的全家福,當時她尚未開始健身。(翻攝筋肉媽媽臉書)
產後憂鬱症逼得萬思惟開始運動,心肺功能超差的產後婦女變成大家熟知的筋肉媽媽。圖為兒子出生後的全家福,當時她尚未開始健身。(翻攝筋肉媽媽臉書)

屢遭幼體化 難抗父權職場

大學畢業後,萬思惟進入電視娛樂產業,從執行製作爬到製作人,在帶狀節目《今晚哪裡有問題》團隊待了多年。她熱愛這份工作,即使發現男性工作人員的升遷、待遇都比女性有優勢,她也不曾替自己爭取升遷。到了30多歲,已是經驗老到的製作人,圈內男性還是常喚她「妹妹」。身為專業人士卻在稱謂上屢遭幼體化,她習慣忍耐,從未加以駁斥。

萬思惟回憶,有陣子採訪市井小民的女性故事,迴響特別熱烈。印象深刻的是一名女創業家,遭遇丈夫外遇和家暴,卻始終依順丈夫,替丈夫還債,無怨無悔守護家庭。這類故事通常是收視率保證,但同時,萬思惟無法理解,她們為何願意忍耐?「她為什麼會願意一直待在老公旁邊?老公依賴她們,卻還是要把她們踩在腳底下…,女人的地位到底算什麼?」童年很遠了,她偶爾憶起那個願為愛而死的茱麗葉,但她並不喜歡那個角色,她更常想起天后赫拉,「她永遠被宙斯踩在腳底下,但她可以忍這一口氣,然後她要在某些地方,找回她的自尊。」

★《鏡週刊》關心您:若自身或旁人遭受身體虐待、精神虐待、性侵害、性騷擾,請立刻撥打110報案,再尋求113專線,求助專業社工人員。


更多鏡週刊報導
【筋肉媽媽專訪3】想做知性節目反被要求「來賓要穿得像酒店妹」 製作人失望離職
【筋肉媽媽專訪4】強勢反擊性騷擾 筋肉媽媽:「這不是妳的錯」
【筋肉媽媽專訪1】18歲遇約會強暴後她接3年恐嚇電話 20年後勇揭惡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