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略投資與國際行銷的人才荒

職場精力湯

/詹益鑑

圖片來源:中央社
圖片來源:中央社

台灣發展生技產業的核心問題在於人才與資本的國際化不足, 如何透過與歐美日各國合作,將人才引進來、送出去,將是台灣最迫切的課題。

年初至今參訪六國,除了行銷台灣生技產業,我也不斷學習與觀摩,各國新創生態系的獨有特質與互補機會。以大國而言,美國產業生態系開放而創新,中國封閉而快速成長,日本有藥業基礎與再生醫學優勢,但也習於封閉市場。

西歐如荷比法等國具有先進研發能量與產業聚落,但一來市場規模不如美國、成長不似中國,二來資本市場活力甚至不如台灣,三來研發、臨床與製造成本偏高,因此形成了台灣與這些國家合作的契機。

事實上,台灣的研發人力、臨床環境、人口規模與健保制度,在生技領域傲視亞洲,與日本不相上下,但中小企業與資本市場卻更具活力。但若拿台灣晚近多數新創公司或創投基金背景與歐美相比,就會發現兩個問題:人才資本國際化程度偏低。

不僅生技業有這種狀況,三十年來許多台灣新創被台灣法人投資,多數以台股上市出場,被跨國企業收購合併的案例寥寥可數,相較於矽谷、以色列兩地多數以購併為主要出場模式形成強烈對比。

此外,近年來機構投資人與技術創業者之間的關係漸行漸遠,即便許多技術高手投入新興領域,但多數本土創投與企業集團卻遲遲沒有出手。台灣的研發能量與企業資金明明非常充沛,但是缺乏看懂新創又能說服老闆的策略投資人才,以及在新創團隊中扮演跨國行銷與募資的國際商業人才。

這類人才需要跨領域專業背景與跨國經歷,過往以海外經理人或創業者返台為主。但一來因為千禧年前後的產業國防役非常成功,導致出國人數驟減,二來近年創投業蕭條而很少招募新人、多數人才流往對岸,導致技術商業人才在台灣的供需兩面都嚴重失調。

無論創投公司或新創企業,最重要的就是團隊組成。在美中貿易戰白熱化的此時,正是台灣與歐美日各國建立合作關係的最佳時點,也是我們積極把策略投資與國際行銷人才引進來、送出去的好機會。

投資台灣,無論是產業轉型或投資新創,最重要的,是投資創造未來的人才,並與這些人才共同創造台灣的未來。        

(本專欄由詹益鑑、鄭博仁、客座作家群共同主持)

更多今周刊文章:

策略投資與國際行銷的人才荒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