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穿了太空裝就可以連環殺人嗎?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9 分鐘 (閱讀時間)
邱淑媞曾是17年前SARS疫情期間的台北市衛生局長,亦是「和平封院」決策人之一。當年她穿著全副武裝的防護衣、頭罩、氧氣筒,以類似太空裝之裝扮進入和平院區開會的負面事蹟,如今被翻出來撻伐。   圖:取自紀錄片《和平風暴》
邱淑媞曾是17年前SARS疫情期間的台北市衛生局長,亦是「和平封院」決策人之一。當年她穿著全副武裝的防護衣、頭罩、氧氣筒,以類似太空裝之裝扮進入和平院區開會的負面事蹟,如今被翻出來撻伐。 圖:取自紀錄片《和平風暴》

[新頭殼newtalk] 一個人可以無知,可以無能,甚至可以無聊,但絕對不能無恥。很多鄉民以為馬英九重用的衛生署長楊土(抱歉,良心在後面還沒跟上來),這段時間以來的言行,已經是夠「奇葩」了吧?

抱歉,電梯繼續下降中,5樓還沒到。鄉民們若沒看過邱淑媞的臉書,那就還真的冤枉了楊志良。正所謂奇外有奇,葩外有葩,沒穿過邱淑媞的那種太空裝,就別動歪腦筋想連環殺人。

2020年1月23日《自由即時》報導〈邱淑媞嗆指揮中心嚴重欠缺邏輯! 網友一面倒罵翻〉:

「衛福部立桃園醫院日前爆發群聚感染事件,指揮中心與第一線醫療人員忙得焦頭爛額,而當年做出和平醫院封院的決策者之一,導致無數醫療人員喪生的前台北市衛生局長邱淑媞,22日竟在臉書批評;

『指揮中心嚴重欠缺防疫邏輯。台大公衛學院專家被打到噤聲,只剩吹捧的馬屁精、大內宣。……這只要出現任何一個感染或接觸者,就全部交叉汙染了。大誤……』

邱的文章22日晚間被網友發現、開始分享後,她的臉書立刻遭上千則留言灌爆,網友紛紛痛罵『當年和平封院錯誤決定的代表之一』、『妳沒有資格說話」、『當年害死那麼多人嘴個屁!』、『妳和平封院害死多少人』、『和平醫院封院結果,員工57人感染,7人死亡。院內民眾97人感染、24人死亡,其中1人自殺』、『當年的殺人兇手,怎麼有臉』。……」

感染科名醫張上淳在害怕什麼?

17年前中國SARS在全世界引起恐慌,台灣也沒能倖免於難,台北市立和平醫院無預警封院,院內人員貼大字報「不要等死」。 圖:取自吳志弘臉書(資料照片)
17年前中國SARS在全世界引起恐慌,台灣也沒能倖免於難,台北市立和平醫院無預警封院,院內人員貼大字報「不要等死」。 圖:取自吳志弘臉書(資料照片)

2003年SARS肆虐台灣期間,台北市長馬英九與衛生局長邱淑媞,連手惡搞出這件慘絕人寰的「和平醫院封院殺人事件」,造成多達150人感染(全台感染346人,佔43.3%),35人病逝(全台死亡73人,佔47.9%),讓和平醫院成為台灣SARS期間的重災區。至於為何有資深鄉民在邱淑媞臉書上留言,痛批她是連續殺人不眨眼的血腥兇手,年輕鄉民也許就不知詳情了。

2002年11月起,SARS從廣東開始流行後,逐漸擴散至北京與香港,但中國政府始終隱瞞疫情。民間搶購中藥板藍根到斷貨,挖路封村者有之、暴民砸醫院者有之,社會亂到這種地步,疫情早已蔓延到鄰近各國,但衛生部長張文康仍堅持:「SARS在中國已經被有效控制!」

2003年初,台灣尚未放中國觀光客,但SARS已隨著返台過春節的台商及眷屬進台灣。3月14日,勤姓台商在廣東染疫後返台,住進台大醫院,成為台灣第一起SARS病例。經台大全力診治後,4月初病情已獲得控制。

4月20日,台灣舉辦了全球第一場SARS國際研討會,當時台灣僅有23名病例,且只有3名為本土感染,其他皆為境外移入。當全民都沉浸在零社區感染率、零移出率與零死亡率「3零」記錄的樂觀氣氛,台大感染科主任張上淳卻獨持異議,他說:「這是我當醫生這麼久,第一次感到害怕!」

張上淳究竟害怕什麼?因為他知道如果其他醫院若不嚴陣以待,醫院感染的可怕絕對大於社區感染。果不其然,震驚全台的「和平醫院封院殺人事件」,其實早就已經揭開了序幕。

邱淑媞為何穿太空裝來開會?

邱淑媞當年決定無預警地封鎖出現院內感染的和平醫院;幾天後,醫院內仍缺乏裝備時,她卻身著全副武裝的防護衣、頭罩、氧氣筒,以類似太空裝之裝扮進入和平院區開會。 圖:取自紀錄片《和平風暴》
邱淑媞當年決定無預警地封鎖出現院內感染的和平醫院;幾天後,醫院內仍缺乏裝備時,她卻身著全副武裝的防護衣、頭罩、氧氣筒,以類似太空裝之裝扮進入和平院區開會。 圖:取自紀錄片《和平風暴》

4月9日,台北市和平醫院收治一名已感染SARS的曹姓女士。但根據世衛組織認定,曹女並無接觸史,因此院方並未懷疑這可能是SARS病例,也完全沒有隔離。13日院內劉姓外包洗衣工被感染後,高燒不退而住進B8病房,當過和平醫院院長的衛生署疾病管制局陳再晉,還打電話到和平醫院,詢問院內情況到底如何?院長祕書仍說沒什麼事。

到了18日,B8已有多人感到不適,院內感染其實已經開始。染疫死亡的護理長陳靜秋,21日竟不在自己服務的和平醫院就診,反而去台大求醫,可見院內醫護人員,都已警覺院內感染很嚴重。但心存僥倖的和平醫院高層仍拒不通報,反正院方還能營運就盡量賺錢,真有SARS病人,送到台大就沒事。

到了24日,和平醫院內已有7名醫護及行政人員染疫,一直隱匿和平疫情的馬英九與邱淑媞,也自知無法再瞞不下去了,於是竟在下午1時,沒有任何配套措施,就倉促宣佈「和平醫院立即封院14天」,並在院外拉出封鎖線,進行消毒並暫停急診與停收住院病人。

馬英九與邱淑媞宣布封院的同時,還要求和平醫院全部900多位醫護人員,立即返院隔離,家屬居家隔離,200多位住院病患集中治療,創下台灣醫院「封院」首例。25日馬英九再次強調防疫如作戰,醫護人員如「敵前抗命」將依法究責。

但沒有任何隔離裝備的醫護人員,以及非SARS病患與家屬,甚至只是當天來看門診的病人,還有廠商甚至借廁所的一千多人,莫名其妙地都被強制「關」在院中。健康者與感染者混住,沒有分級隔離,全院亂成一片。部分醫護人員帶領受困者,企圖衝出封鎖線抗議,卻被荷槍實彈的警方強勢「勸」回,場面極其火爆。

26日清晨,A棟6樓一位22歲的張姓護士,因驚嚇過度昏厥被送入急診搶救。原來是家住中華路2段,48歲的SARS確診病人林永芳,來探望82歲中風住院的父親林水波,不僅被困在院中,還被確診自己與父親,51歲的哥哥林永昌,以及母親、大嫂與妻子,甚至印傭Yani,一家8口都得了SARS。萬念俱灰下的林永芳,竟選擇在廁所裡上吊自殺,嚇壞了剛來報到,就必須來SARS病房值班的張姓小護士。

林永芳上吊後,他的父親與哥哥,幾天後也都相繼死亡,讓其他醫護人員更憤慨,只能隔著封鎖線,向外投擲寶特瓶抗議,甚至還有人把頭伸出窗戶,揚言要跳樓伸冤。其他非SARS住院病人的家屬,則焦急的守候在封鎖線外,隨時準備衝入封鎖線,把困在院內「等死」的家人救出。警察又要防裡面的往外衝,又要防外面的往裡衝,情況亂成一團。

27日在和平醫院全院的防護設備、口罩、隔離衣都供應不足時,衛生局長邱淑媞穿戴防護衣、頭罩、氧氣筒及類似太空裝的裝扮,進入和平院區開會。

相對於其他第一線急救醫師,連最簡易的隔離裝備都不全,會議期間邱淑媞的氧氣筒,還因氧氣不足,不斷發出警告嗶嗶聲干擾會議。這麼荒唐的事件經《壹週刊》記者報導後,導致全國嘩然,最後飽受社會輿論批評,為了不影響馬英九的總統之路,終於在棄車保帥下提出了辭呈。

邱淑媞為何還有臉出來批評CDC?

2003年4月,和平醫院爆發SARS(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群聚感染而無預警封院 圖:取自和平醫院臉書(資料照片)
2003年4月,和平醫院爆發SARS(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群聚感染而無預警封院 圖:取自和平醫院臉書(資料照片)

林永芳在和平醫院上吊自殺抗議後,報載新光醫院副院長黃芳彥告訴陳總統,和平醫院在沒有何任防護措施下忽然封院,將一千多人關在裡面,就像關在一個病毒的天然培養皿裡,院內的人即使現在身體超強,早晚還是會感染。

原本將抗SARS事權,都交由行政院處理的陳水扁總統,在輿論壓力下,終於站到第一線。緊急邀請流行病學專家陳建仁、台大感染科主任張上淳、衛生署長涂醒哲與疾病管制局局長陳再晉開會,決議不理會馬英九,由中央直接介入,36小時內將和平醫院內的SARS病患移出,接著再將其他病患與家屬撤出並安排轉院。

民意沸騰下,還一心巴望著未來總統大位的馬英九,也不再公開與中央唱反調,堅持繼續封鎖和平醫院,並把引發民怨的邱淑媞暫時換掉。

事後監察院調查和平醫院封院殺人事件,發現台北市政府宣布接管和平醫院前,中央已提醒封院後應儘速疏散隔離,但是台北市政府反而將一千多人關在醫院裡,直到中央接手疏散。依照衛生署機密資料顯示,感染的150人,有超過30人是在封院之後才感染的。前院長吳康文與感染科主任林榮第,2人因此都遭彈劾,但邱淑媞則因一票之差未通過彈劾。

在馬英九的庇蔭下,邱淑媞先轉往陽明大學任教,等馬英九當上總統後,2009年邱淑媞又擔任國民健康局局長,2013年更升任國民健康署署長。2014年接受國民黨徵召,高調對宜蘭選民宣稱:「你們這次不選我,你以為我下次還會再來嗎?」結果被宜蘭縣民唾棄,落選而歸。

穿了太空裝就可以連環殺人嗎?當年涉及和平醫院封院殺人事件的邱淑媞,如今為何還有臉出來批評CDC?說穿了不也就是吃定了我們台灣人健忘又好騙嗎?

更多新頭殼報導
邱淑媞稱「指揮中心防疫欠缺邏輯」 醫療粉專:不要相信太空人!
邱淑媞轟指揮中心害桃園 王定宇反批:SARS封院害死多少人
邱淑媞轟指揮中心剩大內宣 蘇貞昌:不缺口水風涼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