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秀枝》白建宇在港都 浪漫交響之夜

·6 分鐘 (閱讀時間)
簡秀枝》白建宇在港都 浪漫交響之夜
簡秀枝》白建宇在港都 浪漫交響之夜

【愛傳媒簡秀枝專欄】浪漫交響之夜知名鋼琴家白建宇(Kun Woo Paik ,1946 -)於4月23日在高雄衛武營,以極放鬆的心情,與KSO(高市交)合作,留下浪漫交響之夜。

白建宇選擇莫札特(Mozart,1756-1791)一生當中的唯二小調鋼琴協奏曲,和港都樂友結緣,果然,旋律輕巧溫馨,淡淡的憂傷,彷彿是內心世界的探索,真情流露,令人難忘。

白建宇的琴藝,誠懇不炫技,行雲流水間,呈現出乾淨明快音色,精準傳達了「音樂神童」莫札特一生的音樂精髓,大師隔著時空交會,惺惺相惜。

2020年白建宇在台中國家歌劇院,創下8天32首貝多芬奏鳴曲全曲,備受好評,感動了中台灣不少樂迷,帶來一票難求的盛況。這回中台灣不少樂迷買了票要到高雄追星,怎奈,這兩天各地疫情持續延燒,傳出本土疫情爆量4千人,讓許多人不敢出門。

白建宇的浪漫交晌音樂會,原本在衞武營已經突破九成票房,但疫情加劇的消息一出,立即迎來退票潮,一下子少了兩成餘,讓主辦單位懊惱萬分。

白建宇本人倒很自在,越是疫情,反而讓他更想到戶外走走。這回趁高雄的音樂會演出機會,到了港都高雄,彷彿成了渡假之旅,除了和樂團排練,省下的時間,他成為快樂自由行,由老朋友焦元溥擔任地陪,行腳大高雄。白建宇背著長布包,一派輕鬆,到處行腳拍照,在高雄哈瑪星、鹽埕區、衞武營等,都留下快樂身影,也品嚐了南台灣的在地美食,神清氣爽。

KSO全體團員,則不敢掉以輕心,為了要與大師同台,團員在楊智欽帶領下,早早預作準備,做足了功課,練了又練,逼了又逼。白建宇在高雄和樂團合體排練了3天,彼此熟悉,在演出策略的安排上,先和大樂團合作,再推出室內樂,對演出的音樂家來說,比較能了解白建宇的個性,以及音樂上的要求,比較能夠精準掌握彼此關係。

流線造型的高雄衞武營音樂廳,不論音效或燈光,都是一流的。一身黑色類唐裝的白建宇,簡單素雅,看起來神采煥發。莫扎特的音樂,純美清澈,洋溢生命力,還有滿溢靈性,白建宇形容,像是上帝派來的使者,希望在疫情中,讓台灣民眾帶來些許撫慰。

對白建宇來說,莫扎特的曲子,他一點也不陌生,鋼琴協奏曲也早已熟稔,但不想重複過去,因此,特別從27首協奏曲中,挑選了唯二的兩首小調,作為演出曲目。

果然莫札特的兩首小調,玲瓏精巧,兩首放在同一場音樂會上,同時演出,有其特殊性,再說,小調曲式,更貼近人的內心世界,除了音色絕美,溫婉細膩,還潛藏著肺腑間的點點輕愁。

白建宇牛刀小試,亳不做作地讓音符,傾洩而出,在衞武營音樂廳演出,音質保證,格外清脆悅耳。

高雄這幾年公民營企業,建設有成,以公部門的衞武營、高雄流行音樂中心,逐一落成,對藝文推廣,事半功倍,過去只能窩居在至德堂,聽古典音樂演出,現在擁有國際級的衞武營,面子裡子都有了,KSO倍受鼓勵,無不以高雄都會大樂團,自我期許。

KSO 指揮楊智欽,年輕有為,他擁有莫斯科葛涅辛俄羅斯國立音樂學院學位,面對高雄藝文硬體升級,市民對KSO的期許更高,他嚴格整軍,加上經常受邀,演出機會增多,KSO團員不管在自我技巧的要求,默契的養成,或者自信心的提升,都有長足進步。

莫扎特唯二的小調鋼琴協奏曲,分別是:《D小調第20號鋼琴協奏曲,作品466》,以及《C小調第24號鋼琴協奏曲,作品491》,都是他中晚年的經典小品。

其中,《D小調第20號鋼琴協奏曲,作品466》,旋律優美,剔透澄澈,充滿戲劇張力,靈活的調性變化和主題對比,被貝多芬譽為他最敬佩的作品之一,至於《C小調第24號鋼琴協奏曲》,鋼琴和樂團完美融合,被認為是莫札特在協奏曲上的巔峰之作。

莫札特一生共創作27首協奏曲,從11歲寫到35歲,不愧是音樂天才,彷彿畢其一生,都在創作鋼琴協奏曲。

根據導讀林仁斌老師的說法,莫札特鋼琴協奏曲的內涵,包含了他對於鍵盤創作的熱情,精湛的演奏技術之外,風格融合了早期古典主義的「洛可可風格」(Rococo),從優雅的「嘉蘭特風格」(Gallant style),抒情旋律風格的德國北方「感傷風格」(Empfindsamer Stil),以及1770年之後盛行的「狂飆風格」(Sturm und Drang)三大種類,含蓋與見證整個18世的時代曲種,非常珍貴。

莫札特是作曲家,又身兼鋼琴演奏家,他用24年的生命,留下27首鋼琴協奏曲,曲韻大都天真無邪,悅耳動聽,唯獨那兩首小調,完成於莫札特29、30歲,看似年輕,但已經非常接近他35歲的驟別。

純真善良的莫札特,不愧是天才音樂家,多才多藝,多文能武,但在他慧詰早熟中,還是有一層深沈幽微的內心糾結,是他難以言說的心靈歌曲,也是淡淡悲歌。莫札特以35歲英年早逝,唯二的兩首鋼琴協奏曲小調,正是他過世前5、6年的肺腑心聲,笑裡帶淚,聽來倍讓人揪心。

今年75歲的白建宇,一路札實經營了他自己的音樂世界,累積自己的琴藝、更修練自己內在。當他應邀在全世界演出,也彈遍了古今大作曲家作品,有澎湃洶湧的,也有鏗鏘作響、宏偉壯觀的,但對天才音樂家莫札特而言,奏鳴曲、協奏曲,談笑用兵,信手拈來,比比皆是,但人到了一個歲數,反而更想停下腳步,回頭傾聽內在的聲音,也許是喃喃泣訴,或者叨叨心曲,結果隱藏在那不怎麼起眼的小調中。

23日晚,白建宇彈得非常自然與輕鬆,和KSO的搭配,也是天衣無縫,默契十足,更像船過水無痕的汪洋,無語勝有聲。真的是神來之筆,白建宇舉重若輕,把莫扎特唯二的鋼琴協奏曲小調,彈得完全不露痕跡,在那若有還無之間,餘音繞樑。

白建宇還會於5月7日,在高雄衞武營還有一場室內樂,由KSO菁英獨奏家群,在衛武營表演廳合作演出,曲目包括布拉姆斯的《G小調第一號鋼琴四重奏》,舒曼的《降E大調鋼琴五重奏》,前者是布拉姆斯慣有的緊密結構,變化豐富,波濤洶湧。後者是舒曼寫給妻子克拉拉的情書,讓後人可以從音符中,聆聽舒曼的內心世界。

作者為典藏雜誌社社長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