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秀枝》空總C-Lab下一步坎坷難行

·10 分鐘 (閱讀時間)
簡秀枝》空總C-Lab下一步坎坷難行
簡秀枝》空總C-Lab下一步坎坷難行

【愛傳媒簡秀枝專欄】空總C-Lab何去何從,在經過第二次董事會議後,可以拼湊出當局的思考與應變方向,但是牌,彷彿越打越回去,予人時空倒退的強烈感覺,錯愕之外,還是惋惜。

雖然外界不一定認同,空總舊址在生美基金會被借殻操作,賴香伶帶領藝文界菁英,蹲點經營,從無到有,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但從目前文化部的出牌,只能用更弦易轍,回到原點作解釋。

4月6日清明年假過後的第一天,空總C-Lab召開第二次董事會,距離3月12日的第一次董事會,當時首要任務推選文化部政次李靜慧擔任董事長,在不到一個月,召開第二次董事會,堪稱高效率。

這回目的,除了審核去年度預算外,只是討論C-Lab新任務,擔任二房東,廉價出租場地,以回應「關門自爽」與「外界互動不足」的批評。

但是寸土寸金的基地,昂貴的菁英團隊,卻用在收租的瑣事上,離孵化創意的核心價值,越來越遠。

其實,「文資審議」與「發展定位」問題,一直是空總舊址的困擾所在,也是C-Lab努力3年來得不到掌聲的關鍵。

要突破這些困境,需要具專業的非常人選,說話有份量,甚至具備城市論述眼界與能力者,絕不是從行政體系隨便拉位人選充數。

回顧本屆董事會的運作,前任董事長彭俊亨及賴香伶執行長交棒後,大家等著文化部的重新出牌,結果迎來前故宮博物院副院長李靜慧(也高雄流行音樂中心董事)以新任文化部政次身份,直接進入空總C-Lab董事會,理所當然被推舉為C-Lab董事長。

有了董事長李靜慧之後,大家等著她提名新任執行長。這個執行長人選攸關文化部對空總未來走向,究竟是玩認真的,還是虛應故事;會是採董事長制,還是執行長制,近期以來,董事之間,引頸期盼,也竊竊私語。

4月6日在冗長的董事會議的最後,總算掀出牌底,由謝翠玉女士接任新執行長。

首先,大家不約而同提問:謝翠玉是誰?!董事們互相打探,有人開始向Goggle求救。現場工作人員趕緊從網上抓下資料,影印給會議上的委員。

「謝翠玉(1968-),是東吳大學法律系學士。英國蘭開斯特大學(Lancaster University)社會學系碩士。主要經歷,包括公共電視執行副總、行政院院長室簡任機要秘書、新境界文教基金會智庫副主任、國家音樂廳、國家戲劇院(兩廳院)副總監、國家文化總會業務部主任、文建會主委室簡任機要秘書、真理大學文化行政講座講師、研考會薦任機要秘書、立法委員國會辦公室主任等。」

原來,學經歷完整的謝翠玉,是台灣公廣集團董事長陳郁秀的愛將,從陳郁秀擔任文建會主委,出任她的秘書開始,一路忠心耿耿,也亦步亦趨。

網路上資料顯示,2019年7月27日在公視董事會上,曾因董事質疑經理團隊,繞過董事會行事,作了撻伐。時任執行副總經理的謝翠玉,乃偕總經理曹文傑,以請辭表示負責,兩人並於隔日連同公視董事長陳郁秀,發表聯合公開信,向同仁澄清。

這個事件,大家印象深刻,從此謝翠玉淡出,沈潛了9個多月,直到C-Lab的董事會,又被拉回媒體焦點。

李靜慧在空總C-Lab董事長,特別發言引薦,推崇謝翠玉是襯職人選,因為她長期耕耘文化表演藝術、文化政策,對於行政事務以及跨域協調十分嫻熟,也參與推動公共電視發展影視音內容產業,如《我們與惡的距離》、《斯卡羅》與《天橋上的魔術師》等等。

李靜慧強調,文化部對空總的方向沒有改變,文化部尊重文化孵育場地,同時對於古蹟定著區域以及古蹟附屬建物思考如何保存與活用。本月15日將再提公共建設計劃,全力爭取2022年預算。

李靜慧說,她相信謝翠玉必能發揮專業,加速推動歷史古蹟空間規劃與整建,創新孵育影視音、表演藝術及視覺藝術等產業聚落,發展文化科技展演空間,推動C-LAB成為世界重要的國際文化創新實驗場域。

果然,謝翠玉出任空總C-Lab新執行長的人事消息,在6日傍晚即火速公開發表,立即成為網路及時快訊。

這項人事任命,意味著首任執行長賴香伶以視覺藝術專業為主軸的創意孵化、培育,壽終正寢,3年來努力「桶箍住」的純藝術及國際專才,面臨鳥獸散的命運。

以目前組織架構中,執行長之下,再分枝為總管理處、當代藝術實驗平台、科技媒體藝術實驗平台以及台灣聲響實驗室,除了總管理處由老幹部陳國政繼續擔任之外,其他各分組的總監人選,都付之厥如。

連前文化部長鄭麗君最引以為傲的「C-LAB聲響實驗室」計畫主持人林經堯,一直都只是兼職顧問身份,在一年任期之後,是否再續任,需要再觀察。而科技媒體藝術實驗平台,一直找不到合適領航人,理由不外乎C-Lab前景不明,嚴重的不穩定感。

賴香伶曾以資深顧問、一年一聘的方式,找過上一屆威尼斯雙年展鄭淑麗「3X3X6」個展製作總監蔡宏賢擔任,但一年之後,蔡宏賢就沒有意願續任。而當代藝術實驗平台總監也一直空懸著,游崴與吳達坤兩位當代藝術界才子,都只願意掛名資深策展人而已。

在台灣當代藝術界賴香伶前執行長,算是輩分高、專業度足、相對又有國際威望,她的任期中,邀聘總監人選,都困難重重。

這對當代藝術界陌生,完全以追隨陳郁秀董事長,遊走公部門行政體系的謝翠玉來說,要結集「生毛帶角」的藝術才子們,恐怕難上加難,將會是帶領團隊上的莫大考驗。

執政黨團隊,一直存在強烈派系意識,素被加封為民進黨「國母」的陳郁秀董事長,位高權重,對於子弟兵的安插,向來掏心掏肺,令人感佩。

但空總是個強調藝術專業的地方,如果只是以找個待遇不錯的職位,把子弟兵安插到空總執行長來,未來空總必然回歸「董事長制」,李靜慧的董事長角色,倍見重要,而距離原創性的實驗、孵化的原來定位,越來越模糊了。

其次,空總舊址基地有3分之2的被劃入文資保存區。

李靜慧董事長在6日董事會上透露,空總存在軍事法庭與拘留所,所以被文資審議委員會列為「白色恐怖期間,不義遺址」。

又,根據2021年1月25日文資審議大會公告,空總舊址的40棟建築物,原先只有位於正中央的1棟舊空總辦公大樓,劃歸古蹟,10棟為歷史建築,29棟不具文資身份。

但在新公告中,古蹟由1棟變2棟,舊空總辦公大樓外,加上與該大樓相連的戰情大樓,都算古蹟建築,必須高度受保護。歷史建築部分,也由原先的10棟,變成15棟。不具文資身份,可以隨意使用的從原先29棟,縮減為23棟。

這樣一來,被定著的古蹟與歷史建築,達4.3公頃,佔去園區的2/3比例,都緊鄰林蔭大道的仁愛路及建國南路帝寶豪宅段,剩下的2.85公頃墊在園區後1/3段。

而2棟古蹟,不是因為建築年代久遠列為古蹟,而是因為當年白色恐怖下的不義遺址(historical sites of injustice)與暗黒襲產(dark heritage),也就是說,受到國家系統性侵害人權的歷史場域。

這樣的意識形態思維,所謂轉型正義作法,是大家在處理空總舊址始料未及的。當然,歷史正也是藝術創作重要一部份,C-Lab團隊,早已把這些歷史養份,化為創作一部分。

以空總C-Lab去年12月出版的「Site Acrchive場所檔案」書系中明白指出,C-Lab分別呈現該基地在日治晚期對台灣的重要性,以及在「空總」時代,以基地為基礎,向外擴展的人物生活樣貌。

這樣複雜交疊的記憶面向,正是當代回看「空總」的白色恐怖事件,必須納入的視野,也是該基地朝向未來發展無可避免的議題。

以Creators計劃進駐C-Lab的研究人員林傳凱,更在國家人權博物館支持下,出版了上下兩冊的「空總:白色檔案考」,分別介紹C-Lab 園區內與白色恐怖相關空間,以及曾在該處被關押及判刑的案例。

正巧,因疫情被迫延展的「第13屆光州雙年展」,主題是「Mind Rising,Spirits Tuning」。由光州雙年展基金會邀請C-Lab及國家人權館,共同合作參展,空總的不義行為,被唐而皇之,搬上國際當代藝術展覧舞台,以跨國界,起回望走過極權悲劇的滄桑歲月。

據了解,該案已籌劃2年,空總C-Lab並與光州雙年展基金會簽訂MOU推動。展出場地是1980年光州事件重要的事發現場改建的ACC亞洲文化殿堂。

代表台灣參展的團隊,正由C-Lab資深策展人吳達坤策劃,以「雙迴聲Double Echoing」為主題,探討台灣與韓國從冷戰時期以來的民主發展。規劃邀請長期專注於人權、政治藝術等普世價值議題的台、韓8組共14位藝術家加入。

其中,台灣與瑞典兩個國家,還參加Pavilion Project,成為與主展場並列的國家館。空總的不義遺址,被當作文化養分,行銷海外,也算是成功的創意發想。

面對佈滿古蹟與歷史建築的空總舊址,如果從城市發展的角度切入,究竟這個園區,對大台北城市發展的意義與價值,究竟是什麼,需要提出更完整理由,才能讓複雜的古蹟空間,回歸歷史脈絡。

才能凸顯空總舊址在時代意涵,而非隨著促轉會和人權團體,為所欲為,讓歷史仇恨無限上綱,真正賦予古蹟附屬建築的保存及活用,才是與時俱進的積極作為。

2021年空總C-Lab預算遭卡關,原預定2.0454億元的支出中,國發會的收入不見了,只能靠文化部各司處補助,以及一些委辦活動收入溢注,總進帳1.7972億元,短少了2481萬餘元,還好,因為去年受到疫情影響,許多活動停辦或後延,國際出差支出也節省下來,光是2020年展延費就達4126萬元,沒有因收入短少而停止運轉。

來年是否能重新獲得國發基金會支持,就要看文化部的公共建設計劃的縝密論述,以及李靜慧董事長及新科執行長謝翠玉的高層公關能耐了。

4月6日的董事會花了很長時間勘察及討論場地管理及收費細則,有意讓空總舊址的通訊分隊展演空間;聯合餐廳展演空間1、2樓;圖書館展演空間1、2樓及中正堂展演空間,外加R101排練吧、R102共享吧、聯合餐廳灰盒子、西服務中心二樓,甚至連戶外空間,一併開放出租。

營運團隊花了很多功夫,收集類似公部門的空間出租,希望增加收入,並活絡人氣,讓更多人透過活動的參與,進出園區,累積友善指數。

然而以今年第一季出租營運的結果來看,核准申請案件共16案,2案取消使用,有2案未通過,審核申請案:2案。不過至3月28日止,總參與人數才775人。

坦白說,這樣的回報,是不值得浪費時間的,空總C-Lab對於當代藝術界的意義與價值,不在做一個「蹩腳」的二房東,值得李靜慧董事長與謝翠玉執行長三思。

作者為典藏雜誌社社長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