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秀枝》美學教育開倒車 西螺大橋塞校園?

·5 分鐘 (閱讀時間)
簡秀枝》美學教育開倒車 西螺大橋塞校園?
簡秀枝》美學教育開倒車 西螺大橋塞校園?

【愛傳媒簡秀枝專欄】如果說,巴黎聖母院是古代巴黎的象徵,那麼,艾菲爾鐵塔就是現代巴黎的標誌。這座巴黎絕對地標,成為法蘭西的絕對驕傲。

倘若說,濁水溪大橋,是日治時期以來,對南台灣具備實質經濟和軍事雙重意義,易名後的西螺大橋,更具城市地標與在地人榮耀感,返鄉遊子、觀光旅遊,西螺大橋是必去的景點。

但是,巴黎人沒有把艾菲爾鐵塔縮小尺寸,作成模型裝置藝術,廣置校園,因為他們知道,肯定巴黎聖母院,鍾愛艾菲爾鐵塔,是藏在巴黎市民心中,濃縮寄存在每一個法蘭西子民的靈魂深處。

反觀,雲林縣西螺鎮文昌國小,卻選擇直接把西螺大橋搬在校園大門口,而且以赤紅色的龐然大物,讓莘莘學子當成遮雨棚、家長接送區。

而學校冠冕唐皇的理由是:學生上下學安全、家長接送學生不受塞車困擾,是兼顧安全與文化的優良動線。

面對地方電視台的訪問時,以十足小大人口氣說,多了那個寬敞避雨的廊道,安全又安心,有幸福快樂感。

今年農曆春節返回雲林西螺公婆家過年,當計程車行經西螺街上的延平路,赫然發現縮小版的西螺大橋,橫置在校園大門口右側,像一條火紅的巨型怪蜥蜴,俯臥人行道上。

好奇之餘,直接上網查詢。果然在YouTube 上找到2019年7月26日的電視新聞,重播的畫面上,地方記者以羨慕、肯定的口語強調校方「用心規劃」、「意義重大」。

文昌國小校長梁博雍更以驕傲的語氣表示,該項重大校園建設,係獲得內政部營建署的經費補助,在「學校圍牆通等步道設置建設工程」項目下,結合在地特色的西螺大橋為設計主題,打造成像立體橋的裝備藝術,成為一座兼顧安全與文化的優良動線。

面對眼前的龎大紅鐵架,除了錯愕,還是錯愕。現在公私立學校不是在獎勵推動生態環境、綠建築嗎!?

放下行李,忍不住再向西螺在地鄉親作了些田野調查。原來文昌國小,已經是121歲曾祖父級的老學校,創立於1899年(明治32年)。

這所前身叫「西螺公學校」的老學校,曾於100歲時舉辦擴大慶生活動,大家記憶猶新。

2、3年前,學校奇發異想,打掉學校臨街圍牆,並砍掉圍牆邊部分百年椰子樹,選擇在紅磚走道上,打造赤紅西螺大橋模型鋼構,作為學生步道,從校園延伸到教室。

原來是座以西螺大橋地標發想的遮雨棚?而代價是,打掉原來的學校圍牆,砍除圍牆邊的部分百年椰子樹。

除了口瞪口呆,我實在是啞口無言。

於1950年代舉建的西螺大橋,又名為濁水溪大橋,1952年正式完工啟用。這座橋係以華倫式桁架橋設計,連接南端之西螺鎮、北端之溪州鄉二地的交通,是當時全台灣最長的橋樑,也是僅次於美國舊金山金門大橋的世界第二大橋,在當時被譽為「遠東第一大橋」。

這座大橋,早在日治時期即定線的台灣縱貫道路全線通車,具有經濟和軍事的雙重意義。

另外,橋上併設台糖鐵路,形成鐵公路同行現象,為台糖鐵路南北平行預備線最晚完工的一段,直到1979年以妨礙交通為由才拆除。而雲林西螺鎮,別稱螺陽,以稻米、醬油及西螺大橋聞名各地,為雲林地區重要的農業鄉鎮之一。

69歲的西螺大橋,興建通行以來,為雲林農業大縣扮演南貨北運,穿梭運輸,重要性不可言喻。雲林在地學校,對於西螺大橋自當重視,如果溯古撫今,編入教材,傳入課堂,絕對是好事一椿,值得喝采。

但把西螺大橋直接移植,作成赤紅鋼構模型,硬生生架設在人行道上,置校園人文教育,景觀設計,以及城市美學為何物,令人費解。

我們常說,硬體建設只是讓城市變得龎大,只有文化、軟體建設,才會讓城市偉大。

取名文昌國小,含有文化昌旺鼎盛之意,身為作育英才、百年樹人的基礎教育聖地,怎可砍大樹、去老牆,直接套招置放龎然大鋼構。

擁有122年校史的文昌國小,在處理「去舊添新」時要格外小心,因為已經厚重有餘的校門與校舍量體,需要輕質化、弱建築,去作平衡,讓視覺舒服些,畢竟綜咖啡色的水泥樓宇,加赤紅鋼構,怎麼看,怎麼說,都不合適,一點美感都談不上。

我們常抱怨台灣缺乏美感教育,而美學教育起步不就在基層學校嗎?在普羅大眾起居生活的社區𥚃嗎!?身為雲林媳婦,期待西螺蛻變,足足等了37年。漫漫歲月中,對公婆生活一輩子的原鄉蛻變,期許更殷切。

多一點人文的真誠與感動,少些浮誇表飾,虛應故事式的堆砌、套招,或者食古不化,硬生生的錯置。

這樣的校園建設,是糟塌名勝古蹟,誤導美學方向,俗不可耐之舉。

文昌國小梁博雍校長,您聽到了嗎?!

作者為典藏雜誌社社長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