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秀枝》遲到的台灣藝術春天

·4 分鐘 (閱讀時間)
簡秀枝》遲到的台灣藝術春天
簡秀枝》遲到的台灣藝術春天

【愛傳媒簡秀枝專欄】感動,成為兩廳院,最佳的票房保證。

看著台灣土地培養出的傑出音樂子弟兵,他們在國家音樂廳的舞台上,出神入化,舞台下觀眾,無不掏心掏肺,力挺到底。

元月6日晚間,音樂會尾聲,指揮呂紹嘉坐上鋼琴椅,為年輕小提琴家黃俊文,充當鋼琴伴奏,共同演奏安可曲《仰慕》,那3分半鐘的音樂,讓觀眾如痴如醉,那個畫面,成為台灣樂團,大家感同身受、溫暖如春的美麗畫面。

舞台燈光暗下,微光聚集在鋼琴前,呂紹嘉十指並用,流暢音符,傾洩而出。已故美國女作曲家佛洛倫斯・普萊斯(Florence Price,1887-1953)的小品曲《仰慕》,非洲裔在美國白人世界打拼,何等坎坷,她的血淚心血,黃俊文的早慧細膩性格,選擇該曲作為安可曲,彷彿向音樂前輩的精神致敬,也是回報台下4度謝幕還不放人的熱情觀眾,全場揪心動人。

紫灰色合身剪裁西裝,裹著黑色衣領,看得出黃俊文對於該埸音樂會的慎重,肩頭上夾著1742年製作的280歲老琴,那是史特拉底里協會,長期贊助出借,維尼奧夫斯基耶穌・瓜內里名琴(1742 Ex-Wieniakski Guarneri del Grau),音色的厚實絕美,底音清徹,絲絲入扣。

呂紹嘉苦心經營NSO十年,帶領的不只是音樂人的演出水平,不少台灣觀眾是跟著NSO的樂季規劃學習成長,尤其德奧系統曲目,培養不少新觀眾。卸下10年指揮棒,期待NSO有更多面向的可能性,大家也從新任音樂總監準・馬寇爾(Jun Marks,1959-)帶領中,開發更多法國式的浪漫與柔美。

然而,呂紹嘉在觀眾心中,是永遠的良師益友,他回台演出,也成為台灣觀眾,另一種相思的寄情,肯定他對台灣音樂園地,源源不絕的愛與關懷。

呂紹嘉與黃俊文兩位音樂人,不被預期成為鋼琴與小提琴合奏方式,同框演出,成為歷史畫面,親密溫馨,觀眾果然如痴如醉,大家心領神會的,不只是音樂好聽,心頭還有無法形容的暖意與驕傲感:「嘿,不是天團,不是名星,而是台灣土地上,長出來的音樂家」,各個喜形於色,心滿意足,喜孜孜地踏上歸途。

那晚,純黑色節目單上打著「力晶2022藝文饗宴-呂紹嘉、黃俊文與NSO 」,其實,那天是力晶集團董事長黃崇文尾牙餐宴之日,2021年力積電排除萬難,重新上市,71歲的黃崇仁感恩在心,早早選定那一天,邀請相關廠商與員工,犒勞感恩大家的支持與辛勞。

這樣的忙碌日子,既定行程,但一聽到呂紹嘉、黃俊文與NSO的合作音樂會,需要奧援,二話不說,黃崇仁馬上答應,縱使他本人無法出席,但非常明顯的是,企業家同再共濟,支持、疼惜台灣音樂子弟,返台演出,更樂見台灣子弟在疫情中,以音符撫慰社會大眾,更日新月異的台灣社會,疫後重生。

這兩年來,疫情對全世界衝擊很大,邊防管制,全世界都一樣。音樂饕客出國觀光賞樂不易,國際音樂天團也進不來,讓大家從正面怨懟到心平氣和,甚至很努力回頭尋找台灣的好心好水,國內在地觀光,近期幾乎紅不讓。

反觀台灣訓練有素的傑出音樂家,也有了更多機會,躍上舞台,把以前優先安排國際天團的檔期補上,補滿。結果,台灣民眾更猛然發現,不只是近在咫尺的台灣山水,嬌美多姿,同樣的,台灣音樂家,風華絕代,此起彼落,並不輸給天團太多。

過去的表演舞台,必須等天團撿剩;過去的票房,也是在觀眾把預算花得差不多,才能得到零星眷顧。因為疫情,票房升高,企業贊助款集中,更重要的是台灣民眾,給予表演者公平評價,他們的表現被重新看到,被完美肯定。

6日的音樂會,台上是獨奏家黃俊文,台下的知名音樂人胡乃元、蘇顯達、李宜錦、林品任都來了,鄭麗君、林懷民、朱宗慶等藝文大老排排坐,企業家駱錦明、高志尚、郭瑞嵩,也沒有缺席。而同樣的國家音樂廳舞台,再過兩天,新生代小提琴家陳銳、曾宇謙都將依次登台,愛樂觀眾直呼過癮。台灣藝術春天,果然出現了!

值得一提的溫馨故事還有,NSO大提琴首席熊士蘭,已經屆退休年齡。元月6日,是她最後一場演出,從此退休,交棒新血。呂紹嘉以「永遠的NSO大家長」身分,拿起麥克風說話,述說熊士蘭於1987年,加入樂團,足足35年,藝術界的忠實園丁。

呂紹嘉強調,他1991與NSO合作,熊士蘭就是大提琴首席,到退休還是首席,是NSO毅力不搖的棟樑角色之一。呂紹嘉特別為她獻花致意,NSO小提琴鄧皓敦也代表全團同仁,送上小熊玩偶,同事愛,音樂情,舞台上音樂人們相互擁抱,依依離情,溢於言表。

作者為典藏雜誌社社長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