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健康:「我媽媽酗酒,但這是一個不可告人的秘密」

·9 分鐘 (閱讀時間)
母女
貝基與媽媽帕特

成年人酗酒不但影響自己,更糟糕的是,這也會給孩子帶來多種深遠影響。父親或是母親是癮君子的孩子更容易患抑鬱症、上學吃力以及在家中遭遇暴力和侵害。

許多人即使長大後,父母酗酒的陰影仍然難以揮散。貝基·漢密爾頓就是一個受害者。她對BBC記者沙拉·麥克德莫特(Sarah McDermott)講述了自己的遭遇。

周六晚上,13歲的貝基在幫媽媽帕特化妝。大多數周末帕特都會到男朋友布萊恩那裏度過,留下女兒貝基和姥姥在家。

貝基給媽媽精心打扮,多數時候貝基會根據當時的時尚潮流給媽媽描眉和畫眼影。帕特也願意聽從女兒的擺佈。

帕特當時已經53歲了,但貝基說她媽媽看上去很年輕,她身材高挑,漂亮。

酗酒成癮

帕特
帕特年輕時

但帕特有一個致命的弱點,那就是酗酒。貝基對媽媽酗酒這件事心知肚明,但卻不知道如何開口,因此,家人對此事都是三緘其口,成為一個從未談論的秘密。

貝基很小的時候就知道媽媽愛喝酒,雖然帕特從不在貝基面前喝酒,而且從來不提喝酒的事。

儘管如此,貝基還是能通過媽媽身上的酒精味道知道帕特喝了多少酒,這種味道貝基至今仍會記得。那是一種濃濃的酒味,好像每個汗毛孔都在往外滲透一樣。而且,貝基也能看出來媽媽喝了多少。

貝基說,「你一眼就能看出來,她整個人都變了」。

帕特會把伏特加酒藏在家裏各個角落:比如,牀墊下、浴巾中間,甚至會藏在洗手間的水箱中。

帕特會偷偷喝酒,一星期連著5天狂飲。如果貝基找到了媽媽藏起來的酒,她會把酒倒掉,然後灌上水,再悄悄放回原處。但兩人都對此隻字不提。

家庭秘密

家裏好像有個不成文的規矩,誰也不提媽媽喝酒的事。

貝基說,她不想讓媽媽陷入麻煩。而且,她擔心如果被人發現,社福有可能把她帶走,反而更糟糕。貝基還覺得姥姥年齡大了,沒有自己根本應付不了,因此自己有責任照顧媽媽。

就這樣,誰都不提媽媽酗酒的事。 貝基連跟自己最好的朋友都不講。

貝基表示,家裏唯一說起媽媽酗酒,是姥姥跟貝基同母異父的姐妹提起過。但貝基同母異父的姐妹年齡比她大得多,她們是母親第一次婚姻的孩子,分居後跟著父親生活。

貝基感覺姥姥對媽媽酗酒這件事感到恥辱。沒有人知道該怎麼辦。貝基說,那時的幫助沒有現在多。

於是, 媽媽酗酒就成了她家裏一個人人皆知的天大「秘密」。

心力交瘁

貝基與媽媽
貝基6歲時跟媽媽出去遊玩

貝基已經習慣了媽媽的古怪行為:酒後嘔吐或是失去知覺等。

媽媽的酗酒會給貝基帶來許多失望,例如,一次她們說好了要和媽媽、姥姥一起去看聖誕節點燈儀式,但媽媽喝醉了。貝基一看媽媽的眼神就知道了,而且媽媽連話都講不清楚了,讓貝基十分掃興。

有時,姥姥出去玩賓果遊戲,貝基一人在家看著媽媽,絞盡腦汁轉移媽媽注意力,免得她再去酗酒。但這真讓年幼的貝基心力交瘁,時時擔心。因為她知道,一旦媽媽開始喝酒,她整個一晚上都要照顧她。

如果家裏沒酒了,媽媽會讓貝基跟她一起上商店,借口買東西,其實就是想買酒。

帕特喝醉後會大哭,告訴貝基她就想得到愛,然後把自己所經歷的不幸都敘述一遍。貝基只能坐在哪裏聽著,並告訴媽媽她愛她。

貝基還要哄媽媽上牀睡覺。但如果媽媽半夜睡醒了發現貝基不在身邊又會傷心。她會說:「你不愛我,你要離開我」這樣的話。

然後,貝基又要哄媽媽,直到最終帕特睡著了或不省人事。

有時,即使很晚、貝基已經很累了,也不敢安然入睡。她會時不時拿個小鏡子對著媽媽的臉,檢查一下她是否還在呼吸。

但第二天早晨,媽媽醒來跟沒事人一樣,給貝基一個擁抱,身上仍是酒精味。貝基說,媽媽其實知道前一晚發生的事,也會感到內疚,她以擁抱的方式表示認錯,但從不說出口。

貝基說,媽媽不喝酒的時候是一個「最好的,完美的媽媽」。貝基表示,她媽媽非常善良,也很風趣、幽默。

貝基說,媽媽也有相對來說喝的比較少的階段,包括幾次去戒酒所接受治療,但無論怎麼努力,最終仍是無法抵禦酒精的誘惑。

帕特喝醉後有時會跟貝基講她小時後受到的性侵遭遇,施虐者是一名家庭成員。

自殺未遂

與男友在一起
在遇到男友布萊恩後,帕特起初喝的不多了。

帕特還幾次試圖自殺,包括在貝基出生前。

貝基記得在自己還不到5歲的時候,一個周末的晚上,同母異父的姊妹來看她們,貝基父親出去了。她記得媽媽又喝到酩酊大醉,然後手裏拿著一大把藥片不見了。

後來人們在公園的長椅上找到了她。帕特被救護車送到醫院搶救。帕特出院時,沒人跟貝基解釋到底發生了什麼,所有人都對此緘口不提。

最後,貝基父母又分道揚鑣了。

到貝基13歲時,事情似乎有了一點轉機。帕特找到了一個新男友,這段時間她不怎麼喝酒,只是在周末到新男友布萊恩家才喝酒。

貝基回憶說,那段時期的記憶更開心些。布萊恩真心喜歡帕特,對貝基和姥姥也不錯。這讓帕特有了重新戒酒的動力。

好的時候,帕特可以一整天不碰酒。這時,她會在日記裏打個勾,做個記號。

貝基說,她記得一共有10個勾。她當時想,媽媽終於戒掉酒癮了。

但事情又發生了變化,媽媽日記裏的勾變成了問號。帕特又開始喝酒。

意外身亡

又是一個周六晚上,貝基給媽媽化完妝後,帕特去了布萊恩家(距離她們自己住處不遠)。貝基說,媽媽可能在路上又喝了點酒,布萊恩告訴帕特先睡一覺,醒醒酒,然後自己獨自出去了。

轉天早晨大約六、七點鐘的時候,電話響了。貝基也被姥姥叫醒了。姥姥大聲喊,「快起牀,你媽媽不行了。」

貝基穿著睡衣,連鞋都沒穿就往外跑,跑到街道上貝基看到了救護車。貝基回憶說,就像是一場夢一樣。

貝基說,她其實早就想過可能會發生這樣的事, 自己好像一直在為這一天做心理凖備。

帕特在布萊恩公寓中昏倒,器官衰竭,「幾乎很快就不行了,」貝基說。

帕特血液中酒精濃度極高,驗屍官稱她意外死亡。

當地的報紙報道了帕特死亡的消息。在這之前,貝基所有的朋友都不知道她媽媽原來酗酒。

秘密公開

貝基和老公
貝基和老公傑伊

等她再回到學校,所有人都知道了。貝基說,她為此受到欺負,她還聽到一些關於她媽媽酗酒的特別不好的笑話,還有些人說這是她的錯等等。

貝基說,媽媽走後,她徹底迷失了自我。學校裏缺少正規的支持與幫助。只有一位老師一天把她叫到一邊,問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從此,只要貝基感覺沮喪就會去找這位老師。

在媽媽去世一年的忌日,貝基在數學課上崩潰失控,好在老師知道其中緣由。但貝基所需要的不僅僅是傾聽和同情,她需要更多的幫助。

貝基表示,她一直不能適應沒有媽媽的日子,過去,她生活的中心都是圍繞照顧媽媽,現在她無所適從,不知道如何應對生活。

多年以後,貝基仍然感受喪母之痛。同時,她對圍繞媽媽小時候所受的虐待以及後來酗酒的「緘默」感到苦惱和無能為力,雖然她不怪任何人。

貝基表示,這或許是上一輩人的看法,人們不願意講這種事,因為它會讓你家人蒙受恥辱。

貝基現在真希望那時她能跟媽媽好好聊一聊,或是幫她另外尋求幫助。這是讓貝基後悔的一件事。

貝基說,當時自己不敢這樣做,以為如果說出來事情可能會更糟糕。她還說,如果那時能跟家人以外的人談談,或許就有勇氣跟媽媽講了。或許並不需要太多,只需要和人聊一聊、有人聽一聽。

心有餘悸

帕特去世近18年了,即使現在,只要看見醉酒的人貝基仍會感到不舒服。

兩年前,也就是在貝基新婚的前夜,男友傑伊為了慶祝喝了幾杯,當時貝基非常緊張,不想為此毀了第二天的婚禮。好在傑伊自那以後幾乎沒有真正喝過酒。

貝基自己從去年11月份起也戒了酒,原來她喝得也並不多,但總是心存恐懼,害怕自己最後像媽媽一樣。

其實,在媽媽去世後不久,貝基就被診斷患有躁狂抑鬱症(bipolar disorder)。貝基雖然一直按時服藥,但並沒有特意關照自己,直到兩年前快結婚時才意識到自己需要幫助,化解抑鬱以及成長過程中經歷的創傷。

經過一番研究和搜索,她找到了專門幫助那些在父母酗酒環境中長大的子女的救助組織。

這時貝基才知道她並不孤單。她找到了和她境遇相同的人,彼此交流。貝基說,這幫助她卸下了沉重的包袱。

貝基現在有了這樣一個可以傾訴的支持網絡。通過培訓,她還為癮君子提供康復支持和幫助,這也給了她一個新的人生目標。

貝基說,她重新找到了自我,而且增強了信心。

「媽媽肯定會希望我去做讓自己快樂的事,而讓我快樂的事就是去幫助像媽媽一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