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情加劇 精障家庭孤立求援

·3 分鐘 (閱讀時間)

鄧玉瑩

立法委員王婉諭、范雲共同呼籲政府應主動關心解決,避免產生更多社會問題,2人提出四大訴求。(Photo by 鄧玉瑩/台灣醒報)
立法委員王婉諭、范雲共同呼籲政府應主動關心解決,避免產生更多社會問題,2人提出四大訴求。(Photo by 鄧玉瑩/台灣醒報)

【台灣醒報記者鄧玉瑩台北報導】社會上的精障者已成為疫情控管下的未爆彈!「我兒子有妄想症,疫情後帶回家病情愈嚴重,覺得大家都在監控他。」陳爸爸最近緊張的向伊甸基金會求救。伊甸活泉之家主任廖福源表示,因社區及醫療資源管制導致精障者病情加劇,呼籲政府提供精神危機處理、持續社區服務、開放住院及提供醫療服務。

伊甸社會福利基金會於1日舉行「疫情下精障家庭困境誰關心?」記者會,會中伊甸北市區長梁瓊宣表示,從今年5月起,政府下令疫情期間維持社交距離、減少進出醫院、停止所有社區活動,包括社區關懷、復健活動,使得醫療能量下降,輕患者出院與家人同住不適、回診拿藥層層限制,重患留院但見不到家人,均產生壓力。

家屬心聲

一名陳爸爸對社工焦慮說,「我患有妄想症的兒子在協助下,出院回診,但疫情期間,兒子妄想狀態越來越嚴重,懷疑家人在監視他,拿著刀子整個人縮在房間的角落,很緊張、害怕。我帶兒子就醫,因病床不足,醫師簡單幫她打針後,就讓我們回家。」他說社區衛生所的社區諮商服務暫停,他不知如何疏導兒子情緒。

家屬王媽媽現身記者會也表示,各地方都有許多限制,如孩子住宿的地方不能外出也不能探訪,後來孩子因病情變化住院,醫院的探訪時間也縮短很多。孩子因為適應這些變動,情緒躁動,她為了不讓孩子人際孤立,從6月到9月,整整3個月每天固定跟孩子通兩通電話。她說已經有些精疲力竭,希望政府出面幫忙解決。

精障家庭5大困境

伊甸活泉之家主任廖福源表示,疫情期間精障家庭來電求援,發現共有5大共同困境:一是醫療量能下降,緊急醫療中斷,缺乏緊急安置機制;二是住院期間會客、通訊限制,精障患者失去外界連結;三是日間病房、社區資源暫停服務,失去外界刺激;四是醫療系統大亂,拿藥看診的日常無法進行;五是社工服務中止,一個個家庭成為孤島。

立委籲4大訴求

會中立法委員王婉諭、范雲共同呼籲政府應主動關心解決,避免產生更多社會問題,2人提出四大訴求:一是提供精神危機處理;二是開放住院患者使用通訊設備;三是社區支持服務不能斷;四是提供醫療完善配套措施,籲政府正視精障家庭在防疫政策下所面臨的生存危機。

廖福源補充表示,疫情警戒期間,政府所制定的政策是要求每個人都要做到管制規定,但對於精神狀況不佳的精障者,卻不能如此對待。例如嚴格禁訪的規定、禁止使用3C產品與外界聯繫,連社區服務的社工及護理師也都無法進入病房,造成了精障者人際關係斷裂,病情更加惡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