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片揭怪咖秘密 女女伴侶淚當非法母親

Yahoo TV
·3 分鐘 (閱讀時間)

導演楊力州監製了「怪咖系列」紀錄片,與新世代導演們合作,呈現台灣面對的不同問題。他和其中一位導演朱詩倩一起到Yahoo TV《茜問》,分享紀錄片背後所呈現的面向。楊力州坦言先前總是用長片模式拍攝紀錄片,如今已是新媒體時代,所以他帶領新的創作者,把10分鐘的短片放上網路,希望繼續用紀錄片改變世界。

▲死的制度往往困住活人,朱詩倩的朋友就遇到難解的取卵問題。

朱詩倩執導的《非法母親》,描述渴求當媽的女女愛侶,為了懷孕生子歷經身心折磨。因為台灣現行法律不允許代理孕母,雖然已經合法結婚,同志們卻不能生育自己的小孩。《非法母親》中的主角除了想要生孩子,還希望用對方的卵子放入自己體內,孕育愛的結晶。因此在懷孕過程中,身體出現很多排斥反應,幾乎遍體麟傷。

身為母親的朱詩倩,認為「母親」是她從事過最難的職業。經歷過艱難心智磨練的女同志伴侶,在朱詩倩眼中早已具備做母親的資格。無奈死的制度困住活生生的人,朱詩倩想用這段故事,呈現出現行法規的僵化。就如同她身邊有凍卵的女性友人,想取卵時發現必須要有合法的丈夫,同樣也令朱詩倩感到不合理。

▲陳文茜想打造一妻多夫國,自封建國聯盟主席。

陳文茜是法律系出身,馬上點出幾個法律漏洞破解取卵生子的問題。只是《非法母親》主角想要公開地循正當途徑成為合法母親,衝撞不合理的制度。陳文茜想起過去曾有人建議她凍卵,保留優秀的基因。但她自嘲是「壞種」,才不想養一個和自己一樣的小孩每天唱反調。朱詩倩苦笑自己已遭到現世報,叛逆的她現在就有個天天找麻煩的女兒。

為了避免重蹈媽媽的覆轍,陳文茜就算要生小孩,也想用別人的卵子。若是現行法律不允許,那她建議不妨參選立委親自投入修法。她甚至構想建立一妻多夫的國家,打趣自己就是建國聯盟主席,考慮佔領金門,讓男性在一妻多夫的國度中,有更多的機會擺脫世俗包袱。

▲雖然不懂行銷,楊力州堅信紀錄片可以改變世界。

除了同婚生子的問題,楊力州還透過《動保蝙蝠俠》呈現動保困境。片中主角李火山是一位非常特別的動保人士,主張用暴力解決問題,以牙還牙的做法得到巨大喝采。楊力州想探討台灣的動保環境究竟出了什麼問題,也想知道陳文茜認為在這樣的體制下誰最該死。

陳文茜分析,台灣才剛進入動物人權意識抬頭初期,未來的路還很長遠。她不知道誰最該死,只知道因為毛孩們而活得更加值得與感恩。陳文茜認為不如將目光放在「我們能做到什麼」,匯集點滴之力就能打造出尊重生命的國度。她也呼籲大眾放下異樣眼光,如果能用更多的愛,相信很多事情都能迎刃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