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談馬雲的兩個面向解讀

本報訊
·3 分鐘 (閱讀時間)

馬雲被四部門約談,螞蟻集團暫緩上市,震撼大陸金融圈,從政治角度看,這是大陸展現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一次收權,讓馬雲知道「誰是老大」,但從經濟和金融角度,實為防患未然,避免大陸重蹈美國當年次貸風暴的覆轍。

從四部門約談,到大陸央行旗下官媒連續多日發表評論,再到多位金融界主要官員的談話,全都針對馬雲而來。如大陸財政部副部長鄒加怡說,「要避免金融科技成為非法套利的手段」;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主任尚福林說,「金融科技不能違背金融運行的基本規律」;大陸前央行行長周小川說「一些年輕人過多地靠借債過度消費,奢侈浪費」。

從政治角度,這是一次大陸政府體制對市場巨獸的收編,告訴馬雲誰才是老大。新華社近日一篇評論,其中幾句更是意味深長,指「話不可隨口、事不可隨心、人不可隨意」;早在去年9月人民網就提醒「沒有所謂的馬雲時代,只有時代中的馬雲」。

從經濟角度,則是要防範大陸重演美國2008年造成全球金融海嘯的次貸風暴。當年美國在債券層層包裝轉賣的情況下,鏈條上的機構都低估風險。當美國房價開始下跌時,次級貸款大量違約,引爆金融危機。而螞蟻金服的「花唄」、「借唄」,也是利用ABS(資產抵押債券)的包裝,在網上循環借貸,背後其實隱藏龐大的金融風險。

常規資本市場上,放ABS沒有循環多少遍的規定,但在網上就可能數十次循環貸款,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重慶前市長黃奇帆就點出馬雲的套路,譬如有90億(人民幣,下同)資金進來,3天就發光,形成的90億貸款再去發個ABS,90億發了40次,就形成3600億。而螞蟻集團的「花唄」、「借唄」就是資本金從30多億放大到100多億,再放大到200億,有200億,再銀行貸款一下,就變成五六百億,五六百億再放個四五遍ABS,就可以形成幾千億。

用債券包裝借貸,再用科技包裝金融創新,其實原理就與美國當年的次貸風暴類似,此次大陸出重手,對馬雲監管約談,讓螞蟻暫緩上市,在大陸出現系統性金融風險的苗頭時,先聲奪人、防患未然。

馬雲在2017年拍的一部電影《攻守道》,在「華山派」的招牌下,神遊想像與各路好手華山論劍比武,打遍天下無敵手,回過神來才發現,誤打了警察,連忙道歉說道:「我是真沒看見,『華山派』後面,還有『出所』兩個字」。如今馬雲的處境,猶如電影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