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蟳米糕(下)

凌煙
中國時報

以拍攝蝴蝶聞名的朋友蔡百俊介紹我帶他去一個神明壇請示,說是很多精神失常的人都在那裡處理好,我們先燒香拜拜,香插入香爐沒多久就發爐燃燒起來(後來也成為濟公乩身的老六跟我說,一些要騙錢的神明壇會在香爐裡裝置點火開關製造發爐),壇主神情凝重的說這個情形一定要做法會祭改,六神無主的我立刻請他幫忙,約好隔天再去,壇主畫符念咒,作法收元神,燒一堆金紙給冤親債主,從頭到尾他的神態都像個孩子在玩遊戲似輕佻,結果花了五萬塊他依舊如故。又有一位朋友帶我們去新竹找一位老道士,家中神桌擺滿神尊,他吩咐懷孕的我先避開,祭出法鞭要將外靈趕走,說是連甩十八下外靈不走就會魂飛魄散,之後開了幾張符給我,要我用朱砂三錢熬水加燒符給他喝安神(事後才知道朱砂是重金屬,虧我還是讀化工科),也去過一個通靈者的住處請教,他說要請幾部經迴向給累世冤親債主,而他所謂的「請」不過是把幾本磚頭經書搬來擺放在供桌上,隨後又放回去,錢花了照樣於事無補。如今回想當初的種種經過,雖然顯得愚蠢又沒有智慧,但那就像在茫茫大海中即將滅頂的人,不論是誰丟一根繩子給你,你都會毫不猶豫的抓住。

親密愛人突然精神失常讓我深深體會一件事,罹患精神病就像被判無期徒刑,受刑的卻是身邊的家人,最令人絕望的是你不知道何時才能刑滿,那比被宣判死刑更折磨人,因為愛有多深心就有多痛。過去我一直以為會被外靈干擾或附身的都是意志力薄弱的人,但他向來都是意志堅定、無畏無懼之人,怎麼會發生這種情況?為了挽回他的神志,我像在與一個「無形的外靈」拔河,想盡辦法要將他搶回來,我知道只要我一軟弱放手,他就再也回不來了。為了說服他同意去凱旋醫院看精神科,我說得聲淚俱下,請他要為我們未出世的孩子著想,他一再說自己沒病要我放心,我說就算讓我安心也好,他總算答應去看醫生,回答許多問題後,醫生給了一個「非典型精神病」的名詞,吃了一陣子具有強大副作用的藥物,還是一點效果也沒有,種種脫序的行為都顯示他有幻聽、幻覺、被害妄想的狀況,我真的已經無計可施,身心俱疲!

我也曾聽從修行朋友的建議,在家擺香案祈求上蒼垂憐,挺著大肚子一跪就是一小時,直到閨密小惠看不下去硬把我拖起來。在他丟下懷孕的我獨自外出「辦公事」數天下落不明時,我在家裡根本也坐不住,就騎著機車去鳳山的天公廟拜拜,當雙腳一跪的當下,胸腔裡一股交雜著怨氣與怒火傾洩而出,委屈的淚水奔流不止,我質問老天爺天理何在?像他這樣努力研究醫術且救人無數,一生不做虧心事,甚至不貪不求的人,為何會讓他遇到這種事?難道「無形界」沒有法律嗎?怎能如此擾亂人間?

除了天公廟外,連城隍廟我都去了,抬頭見到「你來了」的匾額,我心頭一震,是的,我來了!不信天理喚不回,對那外靈干擾的事我真是「禱天告地」,不肯罷休,我請求城隍爺做主別讓外靈再干擾他,讓他可以繼續研究醫術造福蒼生,若有功德也願迴向給諸佛菩薩天地眾神靈,只求他能盡快恢復正常。

在一次他又不顧我的反對,堅持聽從外靈的指示出門辦公事時,我情緒崩潰的對他吼叫:「祂叫你去死,你要不要去死一死?」他完全無視我的悲憤,反而用一種冷漠的眼光看著我。我留下一封信給他,跟他說我真的累了,如果他要繼續這樣下去,在孩子與他之間我只能選擇保住孩子,請他自己好自為之,便收拾簡單的行李出門,無家可歸的我只能去到熟識的五智山光明王寺暫住,讓自己好好思考一下未來的路該如何走下去?

在山上住了五天,我的心無一日將他放下,最終還是打了一通電話回家,他彷彿已經等待很久立刻拿起話筒,聽見我的聲音便急著問我人在何處?他要來接我,我哭得無法自抑,跟他說:「我已經顧不了你了,我得為孩子著想。」他一直求我回家,並且保證會聽我的話,那次之後,他開始抗拒那個聲音的指示漸漸恢復正常,在阿德父親謝先生幫助下標做自來水管線工程,兒子出世後我們決定正式辦理公證結婚,沒有婚紗,沒有戒指,情到深處無怨尤,我不惜瞞父騙母也要在此生與他攜手共度。

(本文摘自《舌尖上的人生廚房》,聯經出版)

紅蟳米糕

2人份

材料

油飯 500 公克

紅蟳 1 隻

作法

1. 市售油飯一份(自己做亦可),鋪放於盤中。

2. 紅蟳宰殺後刷洗乾淨外殼,再將殼剝開摘掉肺鰓,去除蟹口後方的胃囊與白色心臟血管。

3. 處理好的紅蟳切塊擺放在油飯上,放置蒸籠蒸30分鐘即完成。

★紅蟳蟹膏飽滿時做這道料理,蟹黃會混入油飯中,讓米糕充滿鮮甜的蟹香,吃起來格外有滋味。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