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裔被疑恐嫌 阿航罹躁鬱症職員按警報喊疏散 紐瓦克機場大亂

世界新聞網

新澤西紐瓦克國際機場(Newark Liberty International Airport)在勞工節(2日)當晚發生一起騷亂事件,一名阿拉斯加航空公司(Alaska Airlines)女員工懷疑兩名華裔男性乘客形跡可疑,於是按響警報,並大喊疏散,導致200名旅客慌亂奔逃;兩位華裔乘客隨後被警方證實無辜,他們抱怨並投訴報案的女員工涉嫌歧視亞裔。

CBS電視台引用匿名消息來源稱,這名惹起事端的阿拉斯加航空公司女員工患有躁鬱症(bipolar disorder),且當時並未吃藥;新州友聯郡檢察官辦公室(Union County Prosecutors office)稱,正在就該事件進行調查,目前並無任何指控。

根據最早報導這起機場虛驚事件的CNN電視台,2日晚8時30分左右,一名身穿制服的阿拉斯加航空女員工當時接近兩名在登機口等待的華裔旅客,盤問素不相識的兩人,「你們是否認識?為什麼舉動如此可疑?」兩名華裔旅客,來自上海的留學生羅春奕(Chunyi Luo,姓名皆音譯)和加拿大籍華裔薛漢漢(Han Han Xue)對於盤問感到非常奇怪。

兩年前從上海到舊金山一所大學學習金融的羅春奕,當時只是因為航班延誤而有點緊張;正當兩人不知如何回答時,這名女性員工又對薛漢漢提出一系列荒唐而又莫名的問題,「他們付你多少錢?有沒有給你簽證?有沒有給你家人簽證?你是不是賺很多錢?你在華爾街工作嗎?你有美國簽證嗎?」薛漢漢對於問題中的「他們」感到不解。

29歲的薛漢漢出生在中國,在加拿大長大,是加國公民,目前在加州舊金山工作,是Lyft公司的一名設計師;他在長周末到紐約訪友,勞工節當天準備乘飛機返回舊金山。他認為這名女員工奇怪的盤問是一種騷擾和種族歧視;在一旁的羅春奕也聽到了「可疑、亞裔」等關鍵字。不堪其擾的他選擇離開加入旅客等待的行列,但該員工卻說,「我盯著你們,已經報警了。」

這名員工隨後走向登機口,在與登機人員交流後暫停登機,大喊「疏散」(evacuate!)並按響警鈴。警報響起後,數百名乘客尖叫飛奔逃離,現場一片混亂,許多乘客誤認為有槍手射擊。在現場的旅客Michael Wolfmuller說,他聽見了「槍手」(shooter)這個字眼,甚至還有玻璃破碎的聲音。

同樣跟著人群逃離的羅春奕,還不知道為何警報響起,甚至也誤認為有槍手在場。薛漢漢則表示,他覺得該事件90%與此前的員工有關,因此第一時間向趕來的警察解釋。警察在上下打量他之後,向對講機中說「我們找到了那個傢伙」。

Newark update: They’re letting us back in the airport. Absolute chaos. People looking for their things. I’ve never seen anything like this. Terrible. Just terrible. pic.twitter.com/N0euy2Jb99

— Erin Fors (@forsie) September 3, 2019

警察迅速包圍薛漢漢並將其帶走盤問,「你的朋友在哪裡?為什麼那個員工覺得你可疑?」警方隨後在人群中找到羅春奕。薛漢漢說自己並不認識羅,「我們之前素不相識,只是我們都是亞裔。」

Wolfmuller說,在警方盤問兩人時,他聽見了之前那名員工用難聽的詞彙大聲辱罵兩人。在確認現場並無危險後,警方釋放了兩人,要求所有旅客重新安檢。在數小時的等待後,從紐瓦克飛往舊金山的阿拉斯加航空航班最終取消。薛漢漢與羅春奕在事件過後,首次在航空公司安排的旅館相遇,並與其他旅客分享他們的經歷。

Most terrifying few minutes of my life. Being in terminal A at EWR about to board my flight when a flight attendant starts screaming evacuate. Absolute chaos. Currently standing on an active tarmac. I just want to go home. pic.twitter.com/5BkWFUntVm

— Erin Fors (@forsie) September 3, 2019

BuzzFeed News報導,在媒體曝光此事件之前,阿拉斯加航空並未聯繫薛漢漢或羅春奕,也拒絕評論員工的問題。阿拉斯加航空公司的一位發言人在聲明中表示,「我們理解這起事件使乘客感到震驚和痛苦,為此我們深感抱歉,我們正在收集證人陳述,進行徹底調查,以了解事發經過及原因。」

薛漢漢表示,員工的健康問題不應是他們遭受種族歧視和騷擾的理由,「如果她真的有精神問題,那麼阿拉斯加航空就不應該讓她待在這個崗位上」。薛漢漢與羅春奕都對此事件、以及阿拉斯加航空事後傲慢無禮的態度感到憤怒;薛漢漢說,「我想到她還在這個職位上工作,就感到無比不安和擔憂。」

薛漢漢說,亞裔通常不會被認為與槍擊或恐怖襲擊有關,但「也許川普總統領導下的美國和當前的美中貿易戰,使人們(對亞裔的)態度發生轉變。」羅春奕說,「我很生氣,這太可怕、太糟糕了。」

更多世界日報報導
老是為總統善後的男人…當年川普勝選 他老婆大發飆
紐時分析︰習近平錯誤處理 香港騷亂難了
華裔被疑恐嫌 阿航罹躁鬱症職員按警報喊疏散 紐瓦克機場大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