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西蘭大選 阿爾登率工黨大勝連任總理

·4 分鐘 (閱讀時間)

紐西蘭總理阿爾登成功爭取連任,致勝關鍵主要在於她領導工黨多次展現危機處理能力;但後疫情時代的經濟民生難題,將會是她今後必須面對的挑戰。

阿爾登連任紐西蘭總理。(圖取自facebook.com/jacindaardern)
阿爾登連任紐西蘭總理。(圖取自facebook.com/jacindaardern)

紐西蘭今天舉行國會選舉,法新社報導在開完75%的選票後總理阿爾登(Jacinda Ardern)領導的執政黨工黨(Labour Party)得票率49%,篤定贏得這次選舉。工黨盟友綠黨得票率7.6%,與工黨相加可望在國會過半;保守派的國家黨(National Party)得票僅27%,黨魁柯林斯(Judith Collins)已宣布敗選。

彭博(Bloomberg News)15日刊登分析報導,標題為「阿爾登的危機處理大師課程」。內容指阿爾登任內屢次成功處理各項危機,讓3年前大選時的「賈辛達狂熱」(Jacinda-mania)得以重現。

阿爾登的全名為賈辛達.阿爾登,她於2017年曾經7度拒絕擔任工黨領導人,一直到當年8月1日才同意出馬領導工黨迎戰短短7星期後的大選。人氣爆表的她,成功集結從中間派到左翼選民的支持,形成被媒體稱之為「賈辛達狂熱」現象。

阿爾登自從投入選戰起,就展現危機處理能力。2017年10月中,大選點票完成,工黨及同盟綠黨加起來仍未達國會半數議席,同時對手國家黨的議席又未過半數,紐西蘭面臨僵局國會(又稱懸峙國會,hung Parliament)的局面。

結果紐西蘭國家廣播電台(RNZ)於2017年10月19日報導,政治立場極右的紐西蘭優先黨領導人皮特斯(Winston Peters)突然宣布,選擇與中間偏左的工黨和極左的綠黨共組聯合政府。事態發展讓人跌破眼鏡,甚至在皮特斯向媒體公開有關決定之前,工黨仍不知情。

RNZ於2017年10月21日刊登評論文章,指工黨與紐西蘭優先黨共組聯合政府,可說是「當今史上最怪誕的政治組合之一」。

這個「怪誕的政治組合」之所以能夠成事,在於阿爾登領導的工黨充分與紐西蘭優先黨和綠黨分享權力,由皮特斯擔任副總理兼外交部長,在阿爾登隨後請產假期間,皮特斯更代理總理,而綠黨也首次獲得內閣部長級職位。權力平衡的結果是,聯合政府在執政3年以來廣受好評。

阿爾登就任總理8個月後,一度請產假6個星期,為全球史上第2位於任內生產的民選領導人(第一位是巴基斯坦已故總理碧娜芝.布托)。2018年9月阿爾登首度於聯合國發表演說,為史上第一次有國家領導人帶著嬰兒進入聯合國大會會議廳,發言過程中一度抱著3個月大女兒妮薇(Neve Te Aroha),而成為國際輿論佳話。

但在6個月後,紐西蘭卻陷入「最黑暗的一天」,2019年3月15日,澳洲藉男子塔倫(Brenton Tarrant)於紐西蘭基督城向伊斯蘭清真寺發動恐怖主義攻擊,造成51人死亡。

阿爾登譴責極端主義暴行之外,讓她贏得全球好評主要有兩件事,事發後阿爾登隨即披上伊斯蘭頭巾,親自趕往慰問,並與受害人家屬一同相擁哭泣,展現與民眾同憂戚並且重視多元文化的風範;另外,在短短不到一星期內,完成修法嚴格禁止私人擁有槍械,以鐵腕姿態向暴力說不。

2019年12月9日,造成逾20人死亡的紐西蘭白島火山爆發,阿爾登隨即趕往救災現場。當她擁抱前線救災人員的新聞畫面傳出後,國際輿論再次談論起8個多月前她慰問基督城恐襲受害家屬的場面。

更加激起鄰國澳洲輿論熱烈討論的是,對照阿爾登的憂國憂民形象,當澳洲森林野火肆虐時,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及多名高官卻是忙著與家人度假。

到了2020年,全球受到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侵襲,阿爾登緊緊跟隨「台灣模式」抗疫,較多個西方國家更早及更嚴格採取抗疫措施。6月初,阿爾登一度宣布紐西蘭抗疫成功。雖然到了8月再度出現社區群聚感染,但疫情在邁入9月至今大致受控,僅有零星新增確診個案出現,而且大多是境外傳入為主。

阿爾登政府抗疫有成,是工黨贏得選戰的最重要因素之一。不過雖然危機處理出色,但阿爾登解決民生問題的能力,則讓人存疑。據雪梨晨驅報(Sydney Morning Hearld)9月17日報導,受到疫情打擊,尤其受抗疫鎖國措施影響,紐西蘭今年連續兩季經濟萎縮超過一成,是該國11年來首現經濟衰退。

即使撇開疫情因素,據威靈頓維多利亞大學(Victoria University of Wellington)專家普克德(Kate C. Prickett)撰文指出,紐西蘭目前面臨嚴重住屋短缺和貧困兒童比率偏高的問題。

要如何克服後疫情時代的經濟民生問題,將是阿爾登今後必須要處理的難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