紓困孤兒》百貨「包底抽成」壓垮櫃位業者 想撤櫃還要支付高額違約金

·5 分鐘 (閱讀時間)

三級警戒下,平日的中午用餐時間,百貨知名餐飲店的外帶人潮並不多。(攝影/葉佳華)

指揮中心8日宣布3級警戒延長至7月26日,但祭出有限度的微解封,餐飲場所則有望在防疫指引下有條件開放內用,一名百貨餐飲櫃位負責人認為,在疫苗覆蓋率尚未達到一定程度時,微解封措施對於業者來說,幾乎沒有實質幫助。

由於疫情3級警戒仍未解除,儘管是平日的中午用餐時間,不僅百貨公司美食街的外帶顧客不多,就連知名小籠包餐廳鼎泰豐的人潮也是三三兩兩,更別說是服飾、化妝品櫃位是幾乎看不見消費者人影,這些向百貨業者承接櫃位的「小老闆們」深受疫情衝擊。

一名百貨飾品業者揭露自己的櫃位報表指出,廣三SOGO百貨櫃位在今年4月營業額約為14.5萬元,但是到了6月僅剩下不到3萬元,等於衰退了8成;同樣地在桃園環球購物中心的櫃位,3月業績最好為28.8萬元,但是6月卻僅剩下4.1萬元,更是衰退8成5左右。

百貨「包底抽成」制,壓垮櫃位業者

值得注意的是,百貨公司與櫃位業者存在著「包底抽成」制度,指的是櫃位業者向百貨公司承租櫃位必須負擔的承租條件,比方說,櫃位業者向百貨公司約定每月達到100萬元營業額,百貨公司可抽25%的「房租」,也就是說不論當月業績如何,櫃位都至少要給百貨公司25萬元。

但疫情嚴峻的當下,僅有少部分的百貨公司主動祭出櫃位減免,櫃位業者在達不到原定的業績目標下,上要繳交抽成費,又得繼續營業、支付人力開銷。一名百貨飾品業總經理也說,除了包底抽成之外,百貨公司也會要廠商支付水電、管理費、檔期行銷費等雜費,少則1萬元,多則2、3萬元,「有些商場願意談降,但是有些商場根本沒有調降的意思。」

撐不過的業者就只好忍痛宣布撤櫃,但是一旦提早撤櫃,根據合約規定必須支付違約金,沒收保證金,這也是為什麼目前大多數的櫃位業者只好乖乖苦撐。

百貨一樓化妝品專櫃平日幾乎沒有顧客光顧。(攝影/葉佳華)

百貨不停業,開了就損失,紓困又補貼不到

一名百貨餐飲業者負責人則說,隨著疫情3級警戒,百貨公司的餐飲店家必須全面禁止內用,因此只能先結束外場人員,剩下廚師,但通常廚師會投保職業工會,因此在這次紓困裡,外場人員沒有了、廚師又是投保工會,對店家來說根本沒有辦法申請任何的紓困補助,「因為沒有員工是投保勞保」。

「不開又不行,開了又是開銷,又不能被紓困,等於是蠟燭三頭燒。」百貨餐飲業者表示,每天忙的焦頭爛耳,但是最後結果卻是賺跟損失不成正比,因為一開店,每個月的基本租金就是25萬元,只做外帶,連廚師的薪資都支付不起。

雖然立法院三讀通過2600億元紓困預算,加上先前的4200億元,陸續已有補助款正在發放,但是實際上,百貨公司的櫃位業者適用的紓困方案卻明顯跟實際損失不成比例,像是經濟部商業服務業的紓困方案,計算基數是「全職員工」,才能領取每位4萬元的補助金,但由於百貨櫃位人員工時相對長,業者大多會聘請部分工時員工,就無法適用經濟部的紓困補助。

「我覺得非常不合理,政府應該是創造就業率,而不是創造更高的失業率。」在全台設有4個百貨櫃位的女裝服飾業者黃負責人則說,服務業的工時長,百貨公司從早上11點開到晚上10點,因此才會聘請工時人員輪班,其時薪為160元,比正職一天的薪資還高,「我一個月要發這麼多薪水,可是卻不會無法紓困到,我覺得很誇張。

製造業跟服務業適用同一標準,註定有人無法雨露均霑

經濟部商業司專門委員莊文玲也坦言,經濟部紓困方案以全職員工計算,主要是考量公司行號的勞動法規本身就要求公司應該幫員工投勞保或是就業保險,而當初在行政院討論時,商業服務業、製造業、會展業,或是交通部的觀光旅遊業都是一致的標準。

勞動部勞動條件及就業平等司科長黃耀滄雖然說,針對雇主的部分,勞動部有針對減班休息事業單位補助訓練員工的費用,這部分並沒有區分部分工時或是全職人員。但問題是百貨公司沒有停業,頂多是縮短營業時間,根本沒有達到減班休息滿30天的標準,櫃位業者自然也沒有辦法享有減班休息的補助。

對此,民眾黨立委高虹安則指出,經濟部應該去盤點,各個產業不同類型受疫情影響的程度,如果要製造業跟商業服務業是適用同一個標準的話,那確實不適合,因為造成的結果就是會有一群人無法雨露均霑。

更多信傳媒報導
解封後的投資方向 劉憶如:台灣距離金融危機遠 但通膨肯定會來...
滴滴事件延燒....阿里巴巴中國醫療大數據公司零氪科技美國上市計畫突然喊卡!
今年以來平均兩天就來一次 共機經常侵擾台灣領空周圍的兩個目的

疫情衝擊經濟
紓困預算用光 1900名駕駛苦等紓困金
無薪假雙創新高紀錄 家數達1883家 住宿餐飲9331人
微解封來了 遊樂園業者:產業已插管盼加強紓困
多檔觀光股上月營收雪崩下滑8、9成 甚至不到百萬元
無薪假家數人數創新高 擴大1萬元生活補貼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