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世界一個溫柔的中國

·3 分鐘 (閱讀時間)

《紐約時報》最近對中國的戰狼外交做了長篇報導,以其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為範例,深入剖析他的火辣言論代表了怎樣的中國願景。這個時節正是中共歡慶建黨百年之際,願景的標示紅紅火火,但是能否跨出中國國境,獲得包括港台民眾在內的世人認同?

建黨百年的中共自信滿滿,內部對中共政府的支持度也高,但世人對中國的好感度卻呈現很大的反差。美國皮尤研究中心6月底公布的最新調查結果顯示,17個經濟發達國家或地區的民眾對中國普遍抱持負面觀感,日本人對中國的負面印象者高達88%,瑞典則為80%、澳洲78%、南韓77%、美國76%、台灣69%,只有希臘和新加坡民眾較為正面,但負面比率分別也有42%和34%。近年相關調查多顯示,隨著中國崛起的態勢愈發明顯、國力愈發強大,西方人民對中國的負評呈現升高趨勢。

何以至此?主要出在一個「霸」字,就是台灣人講的「鴨霸」。內部維穩固然霸氣十足,對於新疆民族矛盾、香港自治和台灣統一問題的處理方針,都被許多世人批評過霸。在國際上,面對美國為首的霸權處心積慮遏制,固然不可失之軟弱,但戰狼外交帶給世人的觀感,卻是充滿霸氣。對於個別不友善國家,比如澳洲,反制之道招致霸凌之評。

面對強權的攻擊與弱勢的話語權,中國越來越是剛硬以對,強勢反擊,雖然有利於內宣,激發更強烈的民族主義,但境外人民多不吃這一套,以致於西方社會對中國的負面印象更加深重,恰與中國和西方關係惡化成正比。趙立堅、胡錫進這種咄咄逼人的挑釁式言論,在境外的效果適得其反,國內外各方人士多認為應該改弦易轍。習近平總書記或許有鑑於此,於5月底在政治局委員的學習會「國際傳播能力建設」時,指示要「要注重把握好基調,既開放自信也謙遜謙和,努力塑造可信、可愛、可敬的中國形象」,以實現「增強國際傳播的親和力和實效性」,「要廣交朋友、團結和爭取大多數」。

戰狼外交與狠毒言論確實在境外無法廣交朋友,只會讓人感到中國不可愛,甚至不可敬。特別是歐美文化塑造的世界主流價值觀,是以自由、人權、民主、法治為核心,與中國傳統文化以及中共標榜的現代社會主義文明頗有差異,更使戰狼式的語言和違背西方價值觀的行動無法被接受;越是在這些方面爭拗,越是顯得不可愛與不可敬。

剛硬的言行讓中國傲然站立於世,戰狼的作風讓中國強勢快速崛起,但不能贏得世人的尊敬與信服。面對當前許多國家及其民眾的惡評,中國必須柔化剛性,抑制狼性,塑造強而好禮、富而優雅的國家新形象。柔性新形象不僅沒有塑造起來,反而愈發強悍剛硬。這不是什麼國際話語權的爭奪,而是從調養心性與節制言行做起;只有變得比較儒雅而溫文,才能博得世人好感。

中共領導人言必稱帝國主義與鴉片戰爭,言外之意是要討回歷史公道,不容外強再肆欺凌。這種心態其來有自,但如果不能走出歷史的悲情,以平衡心態安身立命於世,就有言行失之過激與偏頗之虞。

中國贏得世人敬重最需要的是站在道義的高地上,以堂堂正正的立場與姿勢與美國等西方國家交鋒,但所站的高地必須是由普世價值積墊起來,而非由自家庭院的土石堆砌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