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人:西方關注人權vs中國重視集體 兩大價值觀在北京冬奧碰撞,加速中西決裂

·6 分鐘 (閱讀時間)

經濟學人》指出,北京冬奧或許會加速中國與西方的決裂。在奧運會期間,西方對人權的外交抵制,中方嚴厲的新冠控制手段,將使兩大價值觀劇烈碰撞……

對於很多中國人來說,中國──他們日益強大的祖國──值得舉辦令人振奮的全球賽事,例如將於2月4日在北京開幕的冬季奧運會。但西方自由社會正對中國形成相反的共識,越來越多人認為中共是有能力但殘忍的統治者,雖有向月球發射火箭等驚人壯舉,卻也帶來難以接受的鎮壓行為,尤其是針對新疆等地區的少數民族和宗教少數群體。

對懷疑中共的西方人來說,讓這樣一個政權藉由奧運會的盛況來宣傳自己是荒謬的,西方政府高層也有此觀點的支持者。白宮發言人莎琪(Jen Psaki)在宣布美國不會派出官方代表團參與冬奧時,重申了拜登(Joe Biden)政府的立場。她說,中國對新疆進行鐵腕統治相當於種族滅絕,因此美國不應該幫助中國成功舉辦一屆奧運會。用她的話來說:「我們不會替這場比賽做任何宣傳。」

一天後,澳洲宣布對北京冬奧外交抵制,理由是不能接受中國在人權方面的記錄以及中國使用經濟脅迫來懲罰澳洲等行為。從英國、立陶宛、愛沙尼亞、丹麥、荷蘭、加拿大、日本到紐西蘭,其他許多國家也宣布不會派遣政府官員到場。

2022北京冬奧。(美聯社)
2022北京冬奧。(美聯社)

2022北京冬奧。(美聯社)

中國的回應是蔑視、憤怒和限制相關言論流傳。在網路上,中共的言論審查員封鎖了大多數關於外交抵制的討論。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推特上寫道,北京冬奧只允許受邀的人參與,美國政界人士並未被邀請參加。但實際上,東道國政府並沒有發出邀請函的資格,從來都只有國際奧委會(IOC)向國家奧委會發出參賽邀請,然後由各國奧會來邀請他們的政府官員陪同運動員參加奧運會。

「談到種族滅絕,」戰狼外交官趙立堅在外交部記者會上咆哮道,「美國比其他任何人都更適合這個標籤,因為他們對美洲原住民犯下邪惡罪行。」21日再度被問,「中方如何看待一些西方國家以『人權問題』為由不派官員出席冬奧會?」他回答說,「這些國家只是一小撮、極少數國家,代表不了國際社會,他們的行徑也會遭到包括參加北京冬奧會的運動員在內的各國人民的抵制。」

習近平在北京冬奧前夕視察比賽場館。(美聯社)
習近平在北京冬奧前夕視察比賽場館。(美聯社)

習近平在北京冬奧前夕視察比賽場館。(美聯社)

中西方價值觀因奧運會而碰撞

《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指出,一些評論員稱中國與西方正進行一場徒勞的口水戰。西方國家仍派出運動員參賽,中國尚未對美國等抵制國家進行報復性制裁。但這場因奧運爆發的口水戰,或將導致中國與西方加速決裂。

首先,官方外交抵制是現實外交危機的一環。中共在新疆拆毀清真寺,關押穆斯林,將孩童送進孤兒院接受愛國主義教育,以高科技監控數百萬人;這一切都被美國政府所譴責與指控,更用「危害人類罪」等嚴重措辭來描述。

雖然美國政府也強調它對中共政府有意見,不表示對廣大中國人有任何不滿。但在一般中國人都為自己國家感到如此自豪的時刻,西方政府卻向他們傳達,他們生活在「被排斥的國家」(Pariah state)當中。《經濟學人》認為,當就連白宮發言人莎琪都說,美中關係不能再「一切照常」,那麼這句話肯定沒錯,而且美中一般人民的關係也可能受到影響。

其次,北京冬奧會的管理本身就有可能引起中西方公眾的相互不滿,關鍵在於中西方對新冠疫情的防控概念不同。中國近兩年來堅持以嚴格篩檢追蹤制度、封鎖城鎮、控制邊境來抵禦病毒;而即將湧入北京的成千上萬外國遊客則是習慣與新冠共存。

2022年1月,北京冬奧前夕,新冠病毒Omicron變種入侵北京(AP)
2022年1月,北京冬奧前夕,新冠病毒Omicron變種入侵北京(AP)

2022年1月,北京冬奧前夕,新冠病毒Omicron變種入侵北京(AP)

就算中國計畫把他們安置於「奧運泡泡」當中,但難免有些參與者在抵達時篩檢呈陽性或發燒。根據中國目前的奧運防疫規定,有症狀與篩檢陽性者將被送往隔離醫院,有過密切接觸的隊友將被隔離在酒店房間。此外,進入北京者應在抵達後72小時內進行PCR檢測;奧運會取消對公眾銷售門票,改為向可信觀眾和贊助團體贈票。

駐中國的外國大使館都對去年11月北京舉辦的國際無舵雪橇比賽印象深刻,體育設施先進得驚人,疫情防控的嚴格程度也是。一架載有200多名運動員和體育官員的包機降落在北京,由於兩名運動員在抵達時被質疑為潛在感染者,導致同機的所有人被關在機場巴士數個小時,一些人只能以瓶子接尿。

外國外交官稱,11月16日,一名德國運動員因為檢測結果呈偽陽性,而被身穿防護服的工作人員從雪橇跑道上帶走隔離兩天。據報導,一名波蘭選手因碰撞賽道上的障礙物而受傷,但是前來救治的醫生必須等待篩檢陰性結果出爐,才能觸碰選手受傷的部位。

北京冬奧。(美聯社)
北京冬奧。(美聯社)

北京冬奧。(美聯社)

《經濟學人》認為,中國的控制方式延伸到媒體記者身上。西方外交官預測,「記者將像猴子一樣被關在籠子裡」,他們自由接觸運動員的權利會被剝奪。

然而,如果外國人抱怨北京奧運會過於「專制」,會讓中國人怒不可遏。中國民眾講究維護集體利益,透過中國媒體的報導,他們或許會認為西方人對中共政府控制新冠病毒的抱怨太不負責任,畢竟在「奧運泡泡」中工作的10萬名中國志願者和工作人員最終將面臨21天的隔離。

「兩種世界觀即將在北京冬奧會發生碰撞,其影響將持續到最後一場比賽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經濟學人》預測道。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你的北京冬奧,我的種族滅絕運動會!」站在台灣自由的土地上,這些人呼籲全世界一起發聲
相關報導》 外交抵制北京冬奧有用嗎?新疆人權問題未解,中國政府與外國企業想把新疆打造成「冬季運動勝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