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營之神?惡魔老闆?貝佐斯卸任Amazon CEO的背後盤算

世界日報
·8 分鐘 (閱讀時間)

「有錢人和你想的不一樣。」集當代「經營之神」與「無人性慣老闆」於一體的世界富豪榜第一人——Amazon創辦人,貝佐斯(Jeff Bezos)——2日晚間正式宣布「交接計畫」。自今夏之後,貝佐斯將卸下集團CEO一職,並欽點負責雲端事業Amazon網路服務公司(AWS)的愛將賈西(Andy Jassy)為接班人。

貝佐斯強調自己的職權交接「絕非退休」,而是要把更多的精力投注在氣候變遷倡議、自己持有的私人太空公司Blue Origin與華盛頓郵報。然而相關宣言卻遭到美國政壇與網路輿論的群起圍攻,因為搭著全球疫情爆炸發財的Amazon,目前正因「壟斷反競爭行為」而遭美國聯邦政府與歐盟分別的反托拉斯調查;同時不滿Amazon壓榨基層、迫害勞權的各區「工會戰爭」,亦讓步入生涯顛峰的貝佐斯成為各方敬畏卻又憎惡的「魔神老闆」。

將「升官」成集團執行主席

貝佐斯的接班時間,預設是在夏天過後的Q3。52歲正值壯年,原本就被公認為貝佐斯接班人的賈西,將成為集團的新一代CEO;貝佐斯本人則「升官」成集團執行主席(executive chairman),雖然在重大決策上仍會參與,但日常的決策管理則將交由賈西全權決定。

相關新聞傳出後,國際媒體無不高度關注。因為個人身價高達1962億美元的貝佐斯,是目前全球最富有的人類(Tesla的馬斯克曾因股價暴漲而於2021年1月短暫「篡位」,但到了2月貝佐斯已重新超車);其集電商、物流、網路服務於一體的Amazon集團,更因新冠疫情而大發財,不僅全年獲利率暴增超過50%,2020年Q4的單季營收更創下巔峰紀錄的1255億美金,堪稱全球最具實力的「電商巨怪」龍頭,因此貝佐斯的人生發展與集團高層的人事動向,才會得到各界高度重視的注目禮。

「這場旅程始自於27年前。當時的Amazon只是一個麼模糊的理念,一點名氣也沒有。當時,我最常被問到的問題是『所以你說的網際網路,究竟是什麼鬼東西?』幸運的是,我已經很久都不用再回答這個問題了。」

貝佐斯在《致所有員工的通知信》中表示:如今的Amazon不僅已成為了網路時代的電商龍頭,其麾下超過130萬名員工與極其龐大、複雜的業務帝國,更是相當了不起的商業成就。但企業規模擴張至此,就他一人已不足應付每日的高壓決策,因此在長達兩年的布局交班後,才決定把CEO的職位交給愛將賈西,自己未來則將著重於集團的「新創與冒險倡議」,並把決策精力保留給其他私人投資——像是以「登月開發」為目的的太空公司Blue Origin,以及目前正逆勢擴張全球新聞布局的華盛頓郵報。

本來就已撤手集團日常管理

「貝佐斯的管理風格本來就以特立獨行、或者說古怪聞名,儘管風格高壓,但過去幾年內他本來就很少出現在總部大樓,也早已撤手集團的日常管理。」華爾街日報如此報導:「直到2020年上半年全球新冠疫情大爆發,貝佐斯這才強勢重返Amazon的指揮第一線,並果斷地擴張了Amazon的『防疫新商機』。」

在疫情期間,Amazon的電商與物流事業部,極大量地吃下因防疫封鎖與社交距離而改變的消費者購物新習慣;同時由賈西主管的AWS雲端服務,更是在遠端工作時代裡直線看好,是集團所有公司中,2020年獲利成績最高的子單位。

然而貝佐斯屬意賈西的接班決定,市場早就已經接到風聲。因為在過去幾年內,貝佐斯為了把精力「投入外務」,就已把Amazon的經營管理分拆成「消費者業務」與「網路雲端業務」兩大塊,並分別交由親信幹部賈西與威爾克(Jeff Wilke)指揮處理——然而負責消費業務的威爾克卻突然在去年夏天申請退休,賈西的獨秀接班也就成為順理成章的布局。

貝佐斯趁著Amazon獲利破紀錄之際的「退居二線」,照常理而言本該是正常的公司交接;可在暴富一年之後,原本就因為電商壟斷而被美國、歐盟盯上的Amazon,目前更是政壇各方「反托拉斯調查」的頭號眼中釘,包括歐盟、美國司法部、美國商務部,都正以「分拆Amazon」為終極目的而追著貝佐斯跑。

對員工不人性 凸顯內部衝突

與此同時,貝佐斯雖然成為了當代的「經營之神」,但Amazon對於旗下員工的不人性對待——特別是旗下全球百萬名的倉儲與物流員工——卻也因為2020大疫而更凸顯了其現代殘酷與內部衝突的一面。

在過去,Amazon的倉儲工作環境就以效率高壓、不在乎人性聞名,著名調查與訴訟案例包括不允許員工交談、嚴格限制員工如廁的時間,在薪資與聘僱條件上亦存在著針對基層的苛刻職場文化。

因「欺負基層員工」而起的內部不滿,隨後也在Amazon內部蔓延成了遍地星火的勞權抗爭。除了美國本土之外,在德國、西班牙或其他地區,也都屢屢出現「購物節大罷工」的基層反抗事件。但對此,Amazon的作法反而是出手「鎮壓內部工會的籌建」,一來一往之間,也持續加劇了Amazon企業的內部矛盾。

在根深蒂固的「效率/人性問題」之外,2020年的全球疫情也把Amazon的管理問題推到了另一層次的衝突。因為在上半年的第一波疫情襲來時,歐美各國的突然封城、封鎖,極大程度地打亂了國民的日常補給與消費行為,自己擁有完整電商通路與物流網路的Amazon,一時成為了維持經濟日常的重要骨幹,原本被當成消耗品的倉儲與物流員工,也因此成為了第一線支援抗疫的「必要工作者」。

疫情發財 卻刪基層高危津貼

在這段期間,Amazon雖然大發財;被防疫推上第一線基層勞工,反而卻被刪除了「高危險工作津貼」,物流倉儲內也因為過度勞動與缺少防疫支援裝備,而屢屢傳出「群聚感染」的嚴重通報。

除此之外,過去一年內Amazon也被美國聯邦政府舉報懲罰,因為旗下Amazon Flex私人司機招募計劃,竟向消費者說謊、侵吞大筆原本應該撥給合約司機的「顧客小費」——Amazon Flex的具體機制,有如Uber一樣允許私家司機接案為Amazon送貨宅配,其常態的時薪較編制內司機為低,但照理來講可以依靠收件消費者的「小費打賞」而賺得彈性收入——此一爭議,亦讓風頭上的Amazon,作實了「苛薄企業」的輿論譴責形象。

金融時報認為,貝佐斯此時的「交棒宣言」,雖然短期內不會影響集團的經營風格與獲利條件;但隨著歐美疫情的「期待降溫」,Amazon要如何維持2020年留下來的「瘟疫利多」?除此之外,美國國會的左右兩派,無論是民主黨與共和黨都對於「大得太過離譜的Amazon」磨刀霍霍,相關的反托拉斯調查、聽證、乃至於懲罰,亦不會因貝佐斯的表面退場而鬆手。種種難關與挑戰,也將成為新任CEO賈西,當家上任的頭痛問題。

「貝佐斯要卸任了——天啊!原來連他自己都受不了Amazon對待員工的苛刻壓力!」

迷因諷刺 輿論嘲弄對比魔王

面對貝佐斯的人事決定,美國的網路輿論與新聞卻是一片「迷因諷刺」,鮮少表達對於這一世界首富的經商肯定與下一步期待。與在網路鄉民圈中呼風喚雨、甚至被稱為「鋼鐵人」的世界第二富豪馬斯克(Elon Musk)相比,美國輿論反而以貝佐斯的光頭形象,嘲弄性地稱他是《超人》故事裡的經典魔王——雷克斯路瑟(Lex Luthor)——的現實再現,

「貝佐斯不要再當CEO啦!他大概接下來要忙著布局消滅超人吧。」

超人氣
世界On Air/三華裔女子橫死異鄉 悲劇背後的啟示
FBI 死傷最慘重一天!佛州執行突襲爆槍戰 探員2死3傷
嫖妓被嫌「有股臭味」 豬肉販狂捅她30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