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委淪為民選獨裁的幫凶

·3 分鐘 (閱讀時間)
(本報系資料照片)
(本報系資料照片)

由於日前行政院3+11的專案報告既不願向人民道歉,更直接表示5月間國內疫情大爆發,造成800多位國人染疫死亡與放寬3+11並無關聯,引發社會爭議。在整份行政院的書面報告中,蘇貞昌院長面對疫情爆發以來,國內最大規模的群聚感染事件,不但不認為決策過程有疏失,還不忘吹噓行政院的防疫「政績」,彷彿整個3+11的影響僅僅止於機師及其家人,與少數諾富特飯店員工而已。

行政團隊的傲慢、和多數民意的脫節,正好給了國民黨團在立法院院會杯葛的理由。而民進黨面對反對黨發動抗爭,不但不思索透過協商解決,反而是選擇護航行政團隊,讓蘇院長在混亂中,既狼狽又不光彩地以22秒完成區區54字的口頭報告。本該監督行政院的民意代表卻選擇一昧護航;本該正式向國會報告施政方針的行政院長,卻選擇走個過場,拿麥克風隨意報告,踐踏民主莫此為甚!蘇院長與綠委徹底汙辱了民進黨「民主」、「進步」的創黨黨魂!

綠委護航行政院早有前例可循!以今年6月分甫結束的立院臨時會為例,民進黨在臨時會召開前,疾呼該次臨時會攸關紓困第3次追加預算、疫苗採購及疫苗施打計畫,有亟需召開的必要性。在當時國內疫情大爆發卻又大鬧疫苗荒之際,全民疫苗施打率極低、產業衝擊看不到盡頭的當下,立法院的確有召開臨時會的必要。但當朝野各政黨都順執政團隊意願召開臨時會後,綠委在25位質詢名額中,竟有15位改採書面質詢方式為之,比例高達6成。

此次極富爭議的施政質詢亦是如此,姑且不論會議召開是否有瑕疵,但已輪到質詢的綠委亦是以書面質詢代替與行政院長正面交鋒的口頭質詢,就可知道在民進黨一黨獨大下,憲法賦予立法院監督行政的功能,早已被民進黨自我閹割成背書而已。

綠委屢屢在院會「寬待」行政院長蘇貞昌,以書面質詢代替口頭質詢,其目的就是要避免陷入監督與不監督的兩難。監督恐得罪了蘇貞昌,不監督又恐無法向選民交代,所以乾脆做做樣子以書面代替口頭。但綠委此舉導致行政權獨大成為憲政怪獸,淪為民選獨裁的幫凶。事實上,書面質詢與口頭質詢的監督效果大不相同。書面質詢,國人除了無法即時知道質詢的內容外,亦無從得知行政院的態度。從監督者或被監督者的角度來看,也都正好可以避開媒體即時監督,大開民主倒車!

如今,執政團隊為了搶救每況愈下的支持度,防疫指揮官陳時中只能硬著頭皮說3+11不是破口,但卻又不敢定調諾富特與後續本土疫情沒有直接關聯。如果3+11不是破口,那民眾更想知道大爆發的本土疫情病毒究竟從何而來?為何部分案例的基因定序與諾富特相同?顯然行政院的專案報告只美化了3+11的決策,卻刻意迴避解釋本土疫情大爆發的主因。行政院的迴避給了在野黨抗爭的正當性,綠委應站在民意的一方,一起督促行政院給個交代,而不是自甘淪為橡皮圖章!(作者為立法委員國會辦公室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