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短評】藍營 「少康中興」或 黃旗「好康中飽」之計?

文/溫紳
·7 分鐘 (閱讀時間)

被藍營急統派封為「政治金童」的趙少康,在去年10月底突然南下探望「昔日對手」的阿扁,兩人憶往論今演出「世紀大和解」,並刻意安排這段畫面在趙主持的《觀點》節目亮相……當時扁還以其回憶錄《堅持》權充見面禮!彷彿盡釋前嫌?活像老友「相見恨晚」;殊不知趙卻從未「隱諱」對扁深不以為然,因前些年便曾付梓兩本書《我愛陳水扁》《我笑陳水扁》,將其在主持電視節目上或在報章雜誌中對扁的嬉笑怒罵,整理編冊上市,全書字裡行間「不以為然」的字句是一覽無遺!

其中,特別是1994年的台北市長選舉中,兩人不僅舌劍唇槍、還動輒號召十萬群眾上街頭遊行造勢,結果趙敗北飲恨後被迫「淡出江湖」,先轉任新黨秘書長、僅短短廿多天便請辭再宣佈轉往媒體發展,旋入主飛碟電台、與主持境外「衛視中文台」節目而受側目,期間還ㄧ度傳出拒絕「擔任國民黨秘書長」與副閣揆職位,對外宣稱與家庭有關?但這次與韓國瑜接觸後,先刻意訪扁、然後在「飛碟幫」接掌黨鞭後突宣佈復出。

首先,他利用在主持的《趙少康時間》公開宣佈申請恢復國民黨黨籍、並接受媒體專訪時表達「不排除參選黨主席」!與此同一時間,「側翼」韓國瑜也同步在臉書上寫道「關於趙少康…….說明已申請回復國民黨籍、且不排除參選國民黨主席一事,我在此表達強烈敬意,感謝他在國民黨最艱困的此刻願意挺身而出、擔起重任。作為國民黨一員在此表達強力支持,期盼能在良性競爭下,選出一位深獲大家肯定的領導者、帶領藍營團結士氣並提升在野監督力量,持續與民意站在一起」?堪稱「哥倆唱雙簧」。

趙少康何以挑在此時此刻和扁「和解」或與譭譽參半的韓某「套招」?外界普遍以為國民黨恐有「家變」視之⋯因其早在當新黨召集人時便曾猛批國民黨,後來,2016年「黨產會」在辦「中廣案」預備聽證會時,他基於維護自己利益竟公開嗆聲「我趙少康會聽國民黨的擺佈?」「去他的國民黨」!讓朝野見識到翻臉不認人的「厚黑」面相;隨後2020年在韓國瑜獲提名角逐大位後,亦打算擔任富商郭台銘插隊總統行列的操盤「影武者」,如今因「中廣案」即將於2月22日重新偵辦之際,還想直接操控黨機器「翻轉」案情升溫!真是「老而戒之在得」的反面敎材。

其實,真相只有一個,就是曾於政論電視上所指的與黨產「三中案」之中廣不無關聯!況且,藍營的前國代黃澎孝也於其臉書分析「假如趙少康真的選上了黨魁,那麼中廣之前被確認為國民黨附隨組織一案就解套了,因他屆時就能夠用黨主席的權力,下令由黨內代為支付中廣被追徵的七十七億餘元」⋯據其表示「馬英九當年將中廣出售,從會計師查核財務報告和十五年前中廣資料可估計出有形、無形總資產約在五十億元上下;但趙那時竟以十億元賤價購入」。而中廣在兩年前已被認定是「國民黨附隨組織」!故其名下「不當取得」的十三筆土地(十萬餘平方公尺)及地上建物應交付國有;至於已移轉賣他人的仁愛路豪宅「帝寶」等土地,更被追徵七十七億餘元。意味著趙少康想再介入黨務⋯從「事後諸葛」角度看,真像「黃鼠狼拜年」般的陽謀?

以趙少康經營電台多年,累積的財富雖不能小看,但想吞下五十七億元的中廣可能還「力有未逮」!縱然當時他和「飛碟」員工以新台幣數億元分別成立「好聽」「悅悅」「播音員」及「廣播人」四家公司,出面取得黨營華夏投資公司擁有的中廣九成六股份!豈料在擔任中廣董事長十一年後,被台北地檢署重新調查「賤賣中廣交易案」!導致趙被法庭以證人傳訊,坊間輿論也強烈質疑國民黨怎把中廣以兩億元賤賣⋯期間,趙堅稱當年只買下十億元的中廣「媒體」部分、並未買入價值四十七億中廣房地產,身為董事長的他還激動表示「該追徵的對象是國民黨而非中廣」?唯藍營擺明不肯背書,因此讓他想出了正本清源計劃,就是讓黨中央變天!唯有如此能以黨魁之尊讓國民黨支付這筆鉅款?

中廣是黨產指標性案例

事實上,據四年前的《鏡週刊》報導:北檢調查發現趙入主中廣後竟能「免費使用」松江大樓等房地,並還將林森大樓出租!使其十餘年來享受免租金及房租總收入達十五億以上,此與其所稱「沒買中廣房地」矛盾。而這,正也是馬英九在當黨主席時賤賣給趙是否涉及「背信罪」之關鍵!當年中廣已賣掉價值百億的「帝寶」土地,名下還剩餘約二十公頃土地價值還有四百七十一億元價值!堪稱是「黨產第一大戶」……回顧2006年底,經營飛碟與「全民」兩電台有成的他,能輕易再取得中廣經營權!這極其「曲折離奇」過程,當年已被外界質疑財力有限的趙是「憑什麼吃下中廣」?

據特偵組追查後的報告披露:原來當時國民黨是將出售中廣的五十七億分拆為十億的「廣播」與「資產」四十七億兩部分,趙只取得廣播部分,故只需負擔這筆已還清的錢⋯唯進一步實際了解,趙是透過貸款僅出資ㄧ億、其餘款項則是用中廣盈餘來逐年支付!至於資產部分,由國民黨成立獨立公司繼續掌控不要趙付錢,但為保障權益,趙與旗下相關公司共同簽下五十五億元本票,將中廣股票質押華夏或「該公司指定的第三人」,此即意味著:趙雖是「在自己幾乎沒花錢的情況下就取得中廣,但中廣的實權絕大多數仍握在國民黨手中」!中廣的縮影堪稱是黨產指標性案例。

除有交易疑雲外,備受側目者還有「接收日產變成國民黨私產」爭議⋯因在1945年終戰後,中廣以黨營名義接收日產遺留下的龐大土地,成為公產變政黨私產後,特別是自政黨輪替前的2000年出售「帝寶」土地給宏泰集團,直到最近將松江、林森兩大樓標售⋯交通部已銜命不惜與其興訟爭地,屆時,趙辛苦「聚斂」所得可能化為烏有?所以才一不作、二不休就乾脆宣佈角逐黨魁,迫使黨中央「退一步」識相讓步、放水?

明乎此,則「行年七十」卻染髮故扮中壯姿態之「政治金童」或「媒體寵兒」的盤算,並非胸懷「少康中興」大志、儼然只是絞盡腦汁想中飽私囊?不知國民黨袞袞諸公是否能看穿新黨企圖?是否管窺「黃鼠狼」似的得寸進尺如意盤算?


趙少康(左)在去年10月底突然南下探望「昔日對手」的阿扁,兩人憶往論今演出「世紀大和解」,並刻意安排這段畫面在趙主持的《觀點》節目亮相。圖/擷自趙少康觀點YouTube頻道
(本文轉載自綠色和平廣播電台)

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