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科技突破傳統藩籬》以色列力推數位外交 建立與阿拉伯人溝通橋梁

簡恒宇

在網路科技時代,數位外交已是國家對外拓展關係的重要模式,而位於中東的以色列,因為宗教、歷史因素,與大多數伊斯蘭信仰國家均無正式外交關係,儘管和相鄰的約旦、埃及建交,但雙邊民眾互動情況少之又少,不過以色列外交部阿拉伯語數位外交司透過社群平台,向阿拉伯世界宣傳以色列文化及生活,藉由展現共享價值和相似之處,拉近以色列與阿拉伯各國的距離。

成立專門單位 力推阿語數位外交

1970年代從伊拉克首都巴格達逃至以色列耶路撒冷的門努辛(Linda Menuhin)有猶太血統,她的父親原是伊拉克知名猶太律師,1972年遭伊拉克特務綁走後,自此人間蒸發。門努辛擁有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伊斯蘭文化、阿拉伯文和英文學士文憑,之後取得同校大眾傳播碩士,以及美國哈佛大學甘迺迪公共行政學院的碩士學位,從難民變成阿拉伯、希伯來雙語知名評論員。

不過門努辛向《華盛頓郵報》坦言,沒想過移居以色列40多年後,竟成為主導以色列數位外交的重要人士之一。以色列外交部2018年5月在社群平台「臉書」(Facebook)推出全新的阿拉伯語專頁,鎖定伊拉克民眾,以作為連結以色列人和阿拉伯世界民眾的數位橋梁,而門努辛現任以色列外交部內的阿拉伯語媒體顧問,據稱阿拉伯語數位外交司更是部內第2大單位。

阿拉伯年輕世代不忌諱談論以色列

除了臉書專頁,門努辛也管理推特(Twitter)、Instagram、YouTube等其他平台,每周定期為約1000萬名追蹤者更新內容,分享以色列的生活和文化,其中不少影片在網路上瘋傳。門努辛強調,這是展現「我們擁有的共享價值,以及雙方的相似之處」,此舉確實讓以色列有所突破,像是總理納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訪問阿曼,以色列也能參加阿拉伯國家主辦的商業和體育活動。

以色列外長卡茲(Israel Katz)強調:「這是以色列與阿拉伯、穆斯林世界連結的另種方式。」卡茲7月才訪問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阿布達比(Abu Dhabi),極力推動興建區域鐵路,連結海灣國家和以色列位於地中海的港口。以色列特拉維夫大學中東非洲研究中心主任拉比(Uzi Rabi)直言,該區域正處於「過渡期」,因為「一部分的阿拉伯年輕世代不畏懼談論以色列」。

社群平台成為阿拉伯、猶太人友誼橋梁

拉比指出,中東地區人口約有6成「年紀在30歲以下,他們比父母那一代對外界更具好奇心......多年來,中東國家的鐵腕統治者,讓以色列背上自己治理不善的黑鍋,但現今許多人都知道,以色列並不是問題所在」。另外,引起迴響的1支影片內容,是1位猶太裔與1位阿拉伯裔以色列人出遊,不僅談論希伯來語和阿拉伯語的相似詞,還聊到最想去的阿拉伯國家。

「阿拉伯世界幾乎遇不到猶太人,因此沒有猶太鄰居或朋友可以聊天」,米勒(Rabbi Elhanan Miller)負責用阿拉伯語在臉書粉專及YouTube解釋猶太主義,他告訴《華盛頓郵報》,「但這樣的友誼卻在社群平台上展開」。米勒也提出「有經者」(People of the Book)倡議,目前已有近10萬人追蹤,他先是介紹猶太人的安息日和清真食物,現在則推出來自阿拉伯國家的猶太人訪談內容。「有經者」是穆斯林對猶太教徒、基督徒的稱呼。

沙烏地部落客造訪以色列 還見到納坦雅胡

居住在伊拉克北部的哈茲姆(Hind Hazim)是粉絲之一,她接受《華盛頓郵報》電話訪問時說:「對我而言,這是很真實的資訊來源,中東國家的人在社群平台、主流媒體,甚至是書籍,都難以取得關於猶太人和以色列的清楚資訊。」此外,沙烏地阿拉伯知名部落客紹德(Mohammed Saud)8月成為媒體頭條人物,因為他公開造訪以色列的情況,還見到納坦雅胡。

紹德告訴《華盛頓郵報》:「多年來,對於以色列和猶太人的看法,我聽過完全不同的見解,由於沙烏地沒有猶太人,我無法去詢問求證,也沒有人能夠去找出猶太人與穆斯林之間關係如何。」他表示,去過美國以後,認知到猶太人「不是敵人」,「以色列與巴勒斯坦之間的衝突,是為了領土,不是因為宗教信仰,而猶太人與巴勒斯坦人必須達成協議」。

「我記得小時候在伊拉克,以色列被視為不合法的小國」,門努辛表示,「大家都是(以色列)會滅亡,所有猶太人會被丟進海裡,我很高興看到阿拉伯世界對以色列的認可增加。不過每天不要去算有多少收穫,而是要看撒了多少種子出去,我們正在栽培這些種子,我很確定會茁壯長大」。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如何用網路做外交?台灣數位外交協會:社群媒體讓人人都可以拉近、深化國家之間的關係
相關報導》 要能用當地模式與人溝通!外交人員應該「接地氣」 數位外交助建立人脈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