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軍護駕壓不住粉紅風暴

桂宏誠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珍愛藻礁」公投連署引發的「粉紅風暴」方興未艾,行政部門究竟誰應是主管機關?迄今說法猶如不知該記在誰身上的一筆「混帳」。但護藻礁公投領銜連署人潘忠政的臉書帳號,日前疑遭網軍檢舉而在使用上受到多項限制。此外,重啟核四公投領銜人黃士修也表示,其因發表聲援護藻礁公投連署的文章,2月底臉書也被檢舉成「帳號警告」。

不難看出,網軍不僅能為民進黨得天下,更還是「制」天下的正規軍。

立法院15日安排到大潭藻礁現場考察,讓環保團體能與相關機關對話與溝通,而國民黨籍立委也企圖逼環保署對此問題表態。農委會主委陳吉仲在3月7日時,曾邀請護藻礁團體到農委會溝通但破局,當時就讓人質疑,護藻礁,難道是農委會的主管事項?

民國107年時任環保署副署長的詹順貴,在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開發案環境評估審查會前幾個小時提出辭呈,原因之一也與藻礁保護團體不支持該案有關。若說藻礁涉及環境保護,卻與環保署全然無關,也難以讓人信服。只不過,陳吉仲和詹順貴同為社運人士出身,和過去站在同一戰線的社運人士溝通,可能較具有「同理心」。何況,假若溝通不成,相信彼此也清楚就是「網軍出征」之時。

事實上,環保署表示藻礁過去是農委會主管業務,現在已經移轉到海委會,環評監督則是環保署的責任。然而,護藻礁爭議發展出另個值得探索的問題是,107年4月在高雄成立的「海洋委員會」,到底對保護藻礁扮演了什麼角色和有何功能?

進到海洋委員會的網站首頁,我們就可看到「藻礁專區」,而在其所屬機關海洋保育署的網站上,也指出依據《野生動物保育法》畫設了5個由該署主管的「野生動物保護區」,其中之一為「桃園觀新藻礁生態系野生動物保護區」。由此可證明環保署稱藻礁現在是海洋委員會主管,當為真實。

然而,海洋委員會既是保育藻礁的主管機關,過去是否曾有召開委員會議對此進行跨部會的溝通與討論?該會的網站上雖有「政府資訊公開」欄目,但卻查無委員會議的紀錄。再者,依《海洋委員會組織法》第3條第2項規定,該會「置委員17人至19人,由行政院院長派兼或聘兼之」,照理說「委員會」的組織型態表示決策應屬合議制,主管事項的決策可由派兼相關部會代表及學者專家的委員共同決定。但在網站上卻查尋不到派兼或聘兼了哪些委員?也無從得知主管機關對於保育藻礁有何專業或政策性的見解。

為了反制藻礁公投,民進黨已推出各項教戰守則,發動網軍全力出征,試圖壓制「粉紅風暴」的擴大。其實,執政無能要靠網軍護駕,這不正是民選獨裁的一個面向?

(作者為世新大學兼任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