線民風波加深社會裂痕 黨國監控受害者張廖萬堅嘆:促轉會短期難化解紛爭

·4 分鐘 (閱讀時間)

民進黨立委張廖萬堅曾是野百合學運要角,當時被黨國特務嚴密監控,檔案解密後則接受促轉會深入訪談。(圖片來源/信傳媒資料庫)

繼立委黃國書之後,故民進黨創黨主席江鵬堅遭爆料是「調查局臥底」,還引發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與謝長廷隔空互槓。曾為黨國監控受害者的民進黨立委張廖萬堅不禁感嘆,在未有真確史料的情況下,施謝雙方只是各說各話,而促轉會短期內也難提出完整可信的史料,紛爭恐怕一時難以化解。

張廖萬堅曾遭黨國監控,促轉會找他深度訪談

民進黨立委張廖萬堅1965年出生,是台中市5連霸市議員及2連霸立委。他在學生時期積極參與學生運動,參加輔大新聞社、創立輔大創造社、主筆編纂輔大地下刊物《野聲》,亦參與「台灣民主學生運動聯盟」(民學聯)從事野百合學運,因而遭情治單位盯上,派員監視一舉一動。

促轉會成立之後,張廖萬堅曾接受該會委託學者專家進行深度訪談,協助還原歷史真相,以促進轉型正義。張廖萬堅表示,那場深度訪談是因為促轉會整理出一批關於自己被黨國監控的史料,但當中可能存有完整度、真實度的問題,所以才找學者專家來做深度訪談,希望藉此釐清真相。

張廖萬堅說,藉著這場深度訪談,自己也終於看到那些史料,當中有些很鉅細靡遺,包括當時的會議記錄、唸了什麼書、有哪些人參加;但當中也有錯誤,例如線民一開始就寫錯,後來調查局人員又再謄寫錯,所以整體而言參差不齊,因此需要深度訪談來交叉比對。

施謝互槓加深社會裂痕,促轉會短期難化解

對於目前施明德與謝長廷的隔空互槓,張廖萬堅認為關鍵在於雙方都欠缺完整可信的史料,導致都各說各話;而且就算促轉會請來專家學者找他們深度訪談,在欠缺史料的情況下,也依然會各說各話,無助釐清真相。

張廖萬堅也說,促轉會雖然擁有很多史料,且威權時代已經有建制化的機制,如果真的是線民,理應有相關的領錢單據,只不過要促轉會馬上找出有關江鵬堅的部份其實不容易;而且就算找出來,一樣也會有完整度、真實度的問題,依然需要專家學者以及各方協助比對。

民進黨創黨主席江鵬堅(右)死後遭爆是調查局臥底,他妻子江彭豐美(左)呼籲「還活著的朋友能替他澄清」。(圖片來源/邱萬興臉書)

此外,張廖萬堅認為不能只去追究末端誰是線民,否則這對促轉會的真正目的,亦即達成轉型正義、發現真相、促進受害者與加害者彼此的諒解,是沒有幫助的。

追究末端無助轉型正義,線民也可能是受害者

張廖萬堅特別指出,黨國威權體制處心積慮對民主運動人士進行分化,採用「各個擊破」,因此當時末端的監控者與被監控者,很多也是「各個擊破」的對象。他從自己的檔案中,就發現當時身邊很多學弟妹也被情治人員接觸過,「但被接觸不一定就是線民」。

張廖萬堅解釋,當時黨國體制為了分化民主運動,會去學校找學生的資料和聯絡方式,所以很多學生跟情治人員的接觸,其實是被對方恐嚇、騷擾,「一些參加讀書會的優秀學弟妹,就是家長被情治人員找上,然後嚇得退出」。

父母被情治人員恐嚇,黃國書慘遭軟硬兼施

張廖萬堅並舉黃國書為例,聽聞黃出身公教家庭,當時黨國體制要吸收他的時候,便先從他的父母下手,情治人員甚至直接上門找他父母,透過父母來讓黃就範;而黃國書當時只是學生而已,一方面情治人員讓他很害怕,一方面父母都被盯上,後來情治人員又看他是窮學生,便給他一些津貼,軟硬兼施之下,很難不乖乖就範。

至於江鵬堅的案子,張廖萬堅認為促轉會仍有必要花時間去釐清真相,儘管史料很多,但如果確實沒有江鵬堅是線民的史料,也該對外說明,「如果沒有就是沒有,就只是坊間傳聞,而且當時那些情治人員也常放出不正確的傳聞,以此挑撥分化。」

更多信傳媒報導
當年律師如今多成綠營大老 施明德妻再爆「美麗島律師團誰不是蔣派任的?」
兩岸CPTPP之戰》新加坡、智利未證實支持中國加入 大馬力挺但無投票權
最新》黃國書「忍不住落淚」 退綠委群組懺悔留言「會對歷史負起全責」